■暮色苍然□汤世杰

              暮色苍然

行走于江边。星星點點,那些在暮色中

行走于江边的一群,无名无姓

江流浩荡,离愁白日斜。他们

三三两两洒落在河岸,那些颜色与体态

都难于确定的斑点,越来越模糊

渐渐,被湮没于暮色的浓稠与不可理喻

江水的腥涩之气早已经不再

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欧阳修都来过

在这条江边,再伟大的存在也只是些斑点

现实的江流浩浩荡荡,留不住他们的踪影

千万年,在文字的长河里拼命泅渡,一个个

被湮没,最后都没能上岸,好在能与鱼为伍

武昌鱼早已被批量驯化,白鱀豚比诗人更为珍稀

鱼是沉默的,伏尔塔瓦河边,城堡里的卡夫卡说

“尽管人群拥挤,每个人都是沉默的,孤独的”

巴黎塞纳河边的雨果,说过些什么?

波德莱尔是这样说的,“夜色逐渐变浓,凝成一道厚墙。

我有追叙那欢乐时刻的才能,

我的过去蜷伏在你的双膝前”

历史的暮色张着大口,吞没一切

存在总是短如夜晚的梦幻,炫目耀眼

而又短暂。暮色苍茫。回头时总能

听他们在暮色里长吟短叹嘟嘟囔囔——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只有柳子厚说得别具一格,淡然——

“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

                          202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