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爱上了“火车”

今天应该是最倒霉的一天了吧,我的火车晚点了125分钟,在车站候车的时候往往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了,又要注意着火车检票,又要打发这原来原来好的却又多余出来的时间,还要重新开始思考规划,接下来的事情要延后还是pass掉。但就是这样的不如意,让我爱上了火车,准确的说是爱上了在火车上的时光。

火车上的时间往往是最放松的时间,铁皮火车呜呜的驶来,新空调硬座其实也挺软的,虽然车厢里人声嘈杂,还伴随着烟味、泡面味、臭脚丫子的味道。但正是这漫长的车厢时间,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生活在这么平易近人的社会阶层中。在高铁、动车的车厢里,每个人的单独座位,配备着小桌子,身边的人拿着kindle阅读,谈话的声音少之又少。这在我看来有些装逼的生活格调,我不懂。我这种小市民感受到的,绝非是舒适,而是不自在,内心生出的虚荣与自卑。也许是生活差距,富人们永远也不懂铁皮车里的人生百态,我也不愿意体会“上流生活”的骄傲。

火车上的时间是了解生活最好的时间,“我想知道这趟车为什么晚点这么长时间呐?”这是我在车厢上说的第一句话,打破了和邻座之间的沉默,知道了我想了解的答案,“从四川那边过来的火车都晚点了,这还是少的,有的还晚点20个小时呢。”看,我又了解到了我所不知道的社会新闻,武汉那边发大水了,怪不得微博上流传着发大水的视频。看来以后,微博更应该成为一个让我了解中国,看到世界的窗口,有时候,透过表面挖掘本质,多了解一下社会的生活,也许就不会显得那么白痴,那么脑袋空空了。

火车上的时间是观察现实生活的最优时间。各地的朋友,各处的方言,都在一个个闭塞臃肿的小座位上聚集开来。我右边的大叔坐了很长时间,是个长途,我进来的时候他双腿盘坐着,面朝窗户轻声打电话。泛着黄色的白色工装背心和卡其色的五分短裤透露出长期穿着所显露出的褶皱。本以为他只是一位农民或者工人,但交谈是流利的普通话和温柔的嗓音又着实让我吃了一惊。看来这个叔叔有很丰富的内在美,年轻时一定非常有魅力,漂亮的阿姨才会嫁给他。

斜对面的两个男生应该是一起出去旅游回来,操着一口方言,听他们谈话时的内容是要比我大上一两岁的。男生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很自在,说话很风趣很有意思。呆愣着的时候也会不经意的听到一两句,笑的眉眼都弯了。

对面的女孩也紧随着到来,一说话才了解,原来他们都是校友。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女孩开学读高三,看来我比她大了两岁。经典的短发、卡上去的刘海、稚嫩的脸庞、白白的肌肤,想当初我在校园里也是青涩的存在。可是已经烫完染完头发的我绝对不会让人猜出是刚刚毕业的高三党啊。不过,我的心态可是永远16岁呦。

我猜左边四个座位上的人都是一起的,嘿嘿。标准现代人的基础形态——玩手机。瘦瘦的黄色头发的哥哥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玩;穿黑色短袖的稍胖一点的哥哥用手肘撑着身子玩手机;靠窗的两个当然倚着火车玩手机。唉,四个人几乎全程都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不过也是,火车旅途中,手机是最消磨时间的利器了。

你们问我在干什么?手机没电的我在候车的两个半小时里看腻了一本书,正在火车上码字。也许正是这次手机没电使我体验了一下文艺青年时常做的事情。这近四个小时的旅程并没有被辜负,不然,我仍就是那个在火车上戴着耳机看《火星情报局》的芸芸众生里的一员。

PS:这次绝对是印象深刻,记忆犹新。候车125分钟里拿着《亲爱的安德烈》朗读了n页几乎没停歇。车站里的人看我的眼神绝对奇怪。火车上拿着笔和本“刷刷”地飞快的写字,也绝对会惊到周围的人。不过,不管怎样,感谢这次旅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天晚上,她用手指轻轻揉着我额头,眉眼都是笑意,看着我的眼睛,微微勾起嘴角,说:“要不,我们试试吧” 心里的某处突...
    night_H阅读 132评论 0 0
  • 尝试开始写点字。
    加纳大阅读 107评论 0 0
  • 迅奴阅读 1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