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东泪崩:当“新人”唱起我们的“旧歌”

在最新播出的一期《乐队的夏天》中,著名制作人张亚东听了盘尼西林翻唱改编朴树的《New Boy》后,点评的时候,禁不住哽咽流泪,节目一度中止。

张亚东在节目中谈及感动落泪的原因说:“那时候做的专辑名字叫做《我要去2000年》,大家对2000年充满期待,觉得一切都会变很好,结果好吧,就是我们老了。”

这句话听起来语气稀松平常,可是里面是整整二十年的时光,承载了多少过往

回想起2000年到来的前夕,大人们用着BB机,手机在三线城市还没有普及,我在学校门口小卖部的戳戳乐上面戳中了一份1999年的年历,当时还很高兴,只觉得这东西那么大又有用,想要拿回去挂在家里,后来才知道1999年就要过去,这幅挂历马上就要被代替

那时候人们都在期待跨越新千年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年轻人们翘首盼望着,觉得好像只要写年份的数字,从1变成2,一切就都会是新的,所有的烦恼痛苦也会留在旧千年里。2000年的时候,大家会用上奔腾电脑,windows98,生活会过得特别酷。于是大家穿上了新衣,换了新发型,携手开开心心,向着新千年大步迈进。

可谁曾想,新的千年其实与普通的一年没什么不同,人们本质的烦恼和痛苦并不会随着一切终止。当时间向着你之前寄予厚望的坐标走去时,你发现一切如你想象如期而至,可是你的生活依旧还是如此,并没有变很酷,你所烦心的,厌倦的,苦恼的事情,一件都没有消失。

这20年里,歌曲的原唱者兼词曲作者朴树,经历过拍电影,出专辑,《生如夏花》获奖无数,又在事业巅峰的时候身患抑郁症,选择隐退,逃离公众视野,安心养病。之后为韩寒的电影制作主题曲《平凡之路》,又复沉寂。直到2017年,才携带自己的新专辑《猎户星座》,重回大家的视野。

而这一切的亲历者,一直担当朴树专辑制作人的张亚东,在这20年里制作出无数炙手可热的专辑,经历过高圆圆,瞿颖等前女友,头发花白,一直未娶。

可是,谁又能想到,当时一个听着cd卡带里传出来的音乐的小学生,也已经长大,玩起了乐队。在一档节目里又唱起了昨日的歌。

曾经在歌曲《New Boy》的网易云乐评上看到这么一句话,说歌词不要写上具体的科技产品,因为更新迭代快,以前憧憬的操作系统个人电脑现在听起来就像一句笑话。

的确,windows98已经淘汰,长在新千年的人可能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奔腾电脑。可是想到旧人看这今时月,也许有朝一日,我们现在用的苹果电脑,windows10系统也会被成为过去,成为历史的尘埃。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那么希望有一首歌,能把他们写下,一段旋律能帮我们记住。

我们知道未来总是要来的,不管我们是否憧憬或者抗拒,时间就是这样在每个人身上公平地溜走。

高晓松看了节目之后,发微博说,“如今晚风还新,人却旧了。”

只是人虽旧,回忆和音乐却永不褪色。

张亚东说他看到盘尼西林主唱在上面唱,恍惚间以为他就是小朴,时光好像没有改变一样,永远都有人是年轻的,永远都有人是New Boy。

音乐的魅力就在于此,当台上的手风琴被拉动,金色的舞台,年轻的乐队,干净的嗓音,仿佛带我们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个年代,尽管所有人都将老去,但音乐会让那时的我们永远年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