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合隼雄《孩子与学校》读书笔记

P6 所谓“问题儿童”,其实是在向我们提出“问题”。不再上学的孩子,向家长和教师提出了很重大的“问题”。这问题甚至关系到“学校的现状是否需要改变”、“父亲对于和母亲结婚这件事怎么想”、“现代社会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等问题。他们在要求我们作出“解答”。教师向学生提出“问题”,学生如果回答不出就会被责骂。而面对学生提出的“问题”,大人不仅不解答,反而非难学生,这样也未免太自私了。无论是家长还是教师,都有必要采取解决“问题”的姿态。而且这不仅仅是采取什么“对策”的问题,甚至关系到对自己的生活方式重新进行深入的思考。

P27 教育这件事,有教育的一方,也有受教育的一方,从教育的一方来考虑,还是把重点放在自己去“教导”上面,其次才考虑“培育”,至于“成长”,因为这是本人的自发性行为,往往被认为与教育无关,甚至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木村素卫在战前就已经指出:“所谓教育,就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完成精神上的自觉性自我发展。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矛盾的概念。”

P42 当所谓的“市民讲座”。“终生教育讲座”被推出的时候,说得难听一点,很多情况下所提供的东西,不过给人以学者的业余兴趣乃至残羹剩饭的感觉。的确,走上社会之后,或者退休之后学点东西,是有意义的。但就在作为“某某讲座”提供的这些东西中,随便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去学就可以了,未免太过被动了。终生教育不应该光是这样,而是必需更为积极地去“学习”,不单单是得到新的知识,最理想的情况是通过学习开拓新的领域。(解决一直以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或是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原有的问题,得到更好的解决)

P43 大学真正的开放,不仅仅是向市民开放一些教养性的讲座,只有从外部接收愿意自主学习的人,才是大学真正的开放。

P71 游戏中往往混杂着“学习”或“工作”,这是孩子游戏的好处,但如果大人忘记了游戏本来的好处在于自由的表现,而把游戏这种“学习”强加到孩子头上,游戏的重要性也就不复存在了。大人们总是喜欢“教导”,哪怕是在游戏中,也会忍不住想要教给孩子一些什么。

P72 有些人误解了自由的含义,认为只要对孩子放任不管就可以了。但是这样是不行的,有人待在孩子身边,并带着关心去守护,是孩子的自我实现能力表现出来的必要条件。在不出手地守护孩子的过程中,常常会发生让你不由得点头赞叹的情况,或者向你完全意想不到的方面发展,令我们对孩子的了不起油然产生感佩之情。比起大人一般所认为的,孩子拥有更为强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P107 孩子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是需要在家长、教师等注入相当的心力的情况下才有效的。也许他想要的不是自行车,而是父亲,对抗现实的父亲,告诉孩子现实的严酷,并相信孩子也能对抗严酷现实的父亲。这对于即将逐渐进入大人的世界的中学生儿子来说是必要的。他通过想要自行车并向父亲提出这种要求的方法,安排了一个对自己和父亲而言都正合适的舞台。

P108 对人类而言,从孩子成长为大人是非常了不起的过程,就像毛虫化为蝴蝶的过程中必须有一个“蛹”的阶段一样,人在某种程度上也需要“闭门不出”的时期。这个阶段在大部分人身上以某种形式出现在青春期到青年期之间。有时表现为什么也不想做,有时表现为面朝书桌却根本没有进入学习状态。或者还表现为热衷于看那些本来不屑一顾的小说,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干。这是最重要的事尊重并“等待”这种状态的结束。时机成熟了孩子就一定会出来,这时期的耽搁一定会追回来的。不过,在此期间不丧失希望地等待,确实很艰难,却是最好的“处方笺”。

但是认为既然会出来,所以不必理睬也是不行的。焦躁地捅来捅去也是错误的,采取难以做到的“不干涉、不放弃”的态度无疑是最好的,温暖地 等待,在“蛹”的外壳中,正发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变化。

P171 根据生物学知识,某个个体要作为个体成长,往往需要适当的抑制剂。人类卵子在受精发育为胎儿之际,补进细胞反复进行分裂,而且还需要适当的抑制因素使其分化为手、脚及头等身体各部位。如果没有抑制因素,就不会出现分化,也就是真正的生长发育。在青春期,孩子内部涌现出的力量相当强大,但如果不断反复爆发出来,就只会是力量的浪费。不懂这一点的人,有时会被尊重孩子的自由所蒙蔽,放任自流,其实并不是真正理解孩子的心灵,而是为自己逃避作为教育者的的职责而找借口。这就是家长、教师,作为“屏障”而存在的重要性。

教师在孩子犯错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毫不动摇的严厉姿态,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青春期的孩子内心有很多蠢蠢欲动的东西爆发出来,自己也没法控制,在大人强制性的制止下,一面拼死反抗,一面却露出放下心来的表情。正是在这两种矛盾感情中,孩子才会变得狂暴。

P142 大人必须要有成为屏障挡在前面的心理准备,只有撞上了这样的屏障,破坏性的能量才能转变为建设性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