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毫不留恋地退出了所有亲戚群

01 这不是亲戚群,这里是揭伤疤式催婚群

老公家的家族群有五十多人吧,每天群里都有些人异常活跃,就专盯着谁遇到点倒霉事,必定揪住他不放,而且是专往伤口上撒盐,一层层地撒,就怕你不疼。

堂弟找对象一直不顺利,先是他工作时处了一个上学的女朋友,那几年他挣得钱都给这女孩了,不光学费生活费,就连微整形的钱都是堂弟支付,什么割双眼皮,去泪沟,填充脂肪,所有女朋友提出的要求堂弟都一一满足。堂弟不光是对女朋友好,更是全心全意地对她们一家人,逢年过节都是大包小裹地往未来老丈人家里送。

那时刚毕业没几年的堂弟,收入不多,所有的挣的钱全都奉献出去了。唯一的想法是等着对象一毕业两人就结婚,可谁想真等毕业了,对方父母不同意了,嫌弃堂弟工资低,家里穷等等。很快给女儿就攀了高枝,把堂弟彻彻底底地甩了。

可谁想倒霉的事情还在后头,大概两年过去了,堂弟走出了情伤,以为解脱了,以为要快乐了,可没多久,堂弟又进入了法庭。当时堂弟的舅舅又给他介绍了个对象,结果那人是专业骗婚的,订婚钱10万元拿走后就和堂弟断了联系。多次索要无果,最后无奈只能起诉了。原本堂弟一家人是不太想被外人知道的,但是上法庭接传票毕竟是大事情,最后还是闹得尽人皆知了,成了街坊邻居茶余饭后的话柄。

按理说这是堂弟一家人的伤疤,街坊邻居笑话已经够了,亲戚们能不提就别提。可就有那么些人,天天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不是自家事情。每次只要是堂弟家中的任何一个人在群里冒头,必催婚,反正是什么话伤人就说什么。

“你们家小子还找不找对象了?”

“下次找对象可得擦亮眼睛了,别再让人骗了。”

“都被人骗两次了,这次得找个知根知底的了。”

“听说供上学那女娃都生孩子了,你们家倒是慢悠悠不着急啊,都多大岁数了,还不结婚。”

“找对象这事可急不来,要是遇上骗子可就惨了。”

看这话说的,每句话都像小刀子一样,一刀刀地往要害处捅,捅完了还要问人家痛不痛,不痛接着捅。现在堂弟一家人在群里没人敢说话,也没人敢搭话茬,即使是被@了,也没人回应。原本就老实的一家人,这下子彻底被他们收拾得老实了。

02 这不是亲戚群,这里是发请帖的集中地

每年的中考高考和国庆春节期间,是我们亲戚办各种酒宴的集中时期。他们发请帖的原则是,是人就发,不管你是否欠他们的礼钱,更不管自己办的是什么酒席,哪管是乔迁新居还是新店开业,只有办就通知。办酒席的热情,即使是疫情期间也毫无减弱的趋势,反而是成就了他们,可以用很少的酒席数收到同样多的礼钱,何乐而不为呢。

而最让我失望的是去年冬天疫情反弹期间,一个表姐家孩子结婚,当时请了很多人,美其名曰你来啊,但大家谁敢冒着被隔离的风险去呢,多数都是把钱转给他们就了事了。但当时我那个患了半身不遂,走路不太利索的舅舅,也同样是表姐的舅舅,让自己儿子带着他驱车前往了,这是舅舅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来到表姐他们所在的城市。舅舅的意思是自己年头不多了,看一看这些外甥外甥女的。表哥开了一夜的车到了,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了办酒席的酒店。

席间有人和舅舅他们说,我们这边有个景点很好看的,明天让你外甥女他们领着你去看一看,好不容易来一次。表姐他们连忙说有啥好看的,一点也不值当去。而等酒席结束后,表姐他们就忙着让大家各回各家了。舅舅连他们家门都没进,当晚表哥又开夜车回家了,这一路有多辛苦,有多危险,舅舅就这么寒心地回去了。

后来就听表姐说:“家里刚装修的怕弄脏了,没地方招待他们,就都撵走了。”

这话说得就好像谁没家,非得去她们家一样,如果不是你请酒席谁愿意千里迢迢地去啊,一切的源头不还是你三天两头办酒席吗。

03 这不是亲戚群,这里高调的炫耀群

中考成绩出来了,我们的亲戚群似乎缺少了点生气。那个爱晒娃爱炫娃的表姐沉迷了,直到我们主动问成绩,大家三番五次的催促和@的情况下,表姐才冒头,她无奈地才说孩子没考上高中。

中考前表姐还在群里炫耀孩子成绩呢,那时只要她说话,只要别人说话,她都能把话茬拉到她孩子身上。

比如每年暑假期间,大家都在商量着怎么安排神兽,好让自己更轻松。

表姐会说:“真羡慕你们家孩子的性格啊,我们家的孩子就是太自律,寒暑假就算是你给她安排出去玩,她都不肯去的,她要么让我给报补习班,要么在家里读书学习。”

如果有人说犯愁给过生日和六一孩子买什么礼物,表姐又会说了。

“你们这是幸福的烦恼好不好,不像我们家的,每次只要书,多无聊多无趣。我们家一面墙的书柜摆的都是我女儿的书,还要买,我看着都烦了。”

如果有人说自家孩子成绩不好,表姐更要上线了。

“我们家最近语文也没考好,才考了90分,要么就考全班第一了。不过老师说了这次语文难,还说我女儿有点太骄傲了,要么肯定考第一名了。”

而这一切的炫耀终于是在中考结束后尘埃落定了,不过这可能是表姐的一厢情愿,那些曾经看着她炫耀的亲戚们可不会放过她的,被爱揭伤疤式的亲戚抓住了把柄,新一轮的冷嘲热讽又开始了。现在没事就有人在群里明里暗里地讽刺她,什么谁家孩子说考清华,结果连大专都没考上。再不就是揪出表姐她们家女儿在技校过得怎么样,谁谁谁的孩子又考上重点高中了。

到这里我也算是把亲戚群看清楚了,这里没亲戚间的温情,只有想揭伤口的刺激,哪天哪个亲戚碰上个倒霉事,第一个来嘲笑讽刺的就是这群人,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呢。

终于是在经历了亲戚间的凡尔赛,经历了被催婚,经历了被势利眼嘲讽,让我看清楚了亲戚群的真相,这里不是亲戚群,就是一个小职场一个小社会,这里有的是溜须拍马的,这里有的是打压弱势群体的,这里有的是给人伤口上撒盐的,但唯独这里亲情太少,终于让我明白早退早轻松,早退早解脱,余生不长,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交往。

苒藜:记录日常生活所见所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