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婆婆对她百般刁难,她为了报复,出轨别人

坐到我面前的李娜虽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但是也掩盖不了她疲惫憔悴的面容。

李娜是我的发小,两个人是同一个村的,再加上年龄相当,自然而然就成为最好的朋友。只是,时间转眼即逝,我高中那年回外地求学,毕业之后并跟随老公去了他所在的城市结婚、买房子、生孩子,日子安顿了下来。而李娜,仅仅初中毕业就辍了学,跟着父亲赶集成天东奔西走的。

好多年都没见李娜了,每年回家,无非就是从母亲口中得知:“李娜结婚了、她未婚怀孕、她出轨了、抛家弃丈夫。”母亲每次说完,再朝地上吐一口吐沫,“呸”,然后不解恨似的再补上一句:“真不要脸啊。”

今年国庆节,我带着儿子回了娘家,第三天,百无聊赖的我给母亲说要回县城逛一逛,母亲同意了,我于是像个脱缰的野马骑着电动车直奔县城。

来到了一家大型超市里,正在看服装的我突然感觉到身后被谁拍了一巴掌。等回过头去,“咦,”这是谁?看着眼前打扮时尚且笑眯眯的而且有点发福的中年女人,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对方问。

“面熟,就是想不起来。”我说。

“那是,你是城里人了,你可一点都没变,不像我,你刚进超市里,我就跟着了你,”她说。

忽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儿时的李娜,对,看着眼前的轮廓就是她,我激动的抱起了她,两个人大呼小叫的在超市里兴奋着。

后来,我和李娜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快二十年没见了,可得好好叙叙旧。

我们两个简单的寒暄过后,我就问她过的好不好?她挺顿了一下,盯着杯子里的咖啡说:“就那样。”说完,她又反过来问我:“我听三娘说你过得还不错?我可没你有福气。”“哪呀,我过得也很一般。”我连忙并且实事求是的说。

李娜叹了一口气,娓娓得给我道来她的生活琐事。

初中毕业时,我爸说供不起我了,于是我就辍学跟着我爸东奔西走的赶集卖东西,赶了三年的集,苦中作乐的生活使我比别的女孩子早熟。就这样,我一天天一年年的慢慢长大,像村庄里每一个跳不出农活的女孩子一样,长大成人,嫁人、生娃娃,再经历做母亲、做奶奶的漫长人生。

这时候,有个亲戚给我说了门亲事,本来我是千般不同意的,可是,父亲阴阳怪气,尖酸刻薄地嘲讽我,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甚至带些侮辱的话。而母亲则说“闺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再加上家里弟弟妹妹玩上学,开销大,靠我父亲赶集挣钱有点吃力。于是,在我19岁那年经人介绍嫁给了比我小一岁的邻村的刘亮,因为我和刘亮都没有到法定结婚的年龄,所以没有领结婚证。

由于是未婚先孕,等我出嫁的时候,孩子已经在我肚子里六个月了,因为肚子太大太明显,所以我和刘亮也没有办婚礼,刘亮家出了八千元的彩礼,就这样我到了他们家生活。

刘亮的家庭条件在农村来说算是一般靠上的人家,由于公婆还年轻,也都一直在外面打工,在我生下孩子后因为公婆忙,所以没有人照顾,我就自己在家里面照顾小孩。

而刘亮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从小娇生惯养,公公婆婆不舍得儿子回外面打工吃苦,于是就要求儿子待在家里,婆婆会留一些生活费给刘亮,一开始,我需要钱就给刘亮要,刘亮还一声不吭的给我些,后来日子长了,刘亮给的就不那么顺了,更何况,刘亮花钱也大手大脚惯了,就这样,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婆婆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觉得我在家带孩子没有赚钱,还一天到晚伸手给她儿子要钱,对我特别有意见。

有一次,婆婆趁刘亮去县城的时候,对我阴阳怪气地说,:“好多女人带着孩子都能上班,你也可以的,不要事事都靠我儿子。”我知道这话是说给我听得,那时候我真天真啊,总觉得自己不挣钱真的很理亏似的,虽然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当初和刘亮在一起未婚先孕,是刘亮主动向我表白,并对我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我一开始没有答应他,可是他却很真诚的向我承诺,对我说他会照顾我一生一世,让我放心嫁给他。于是,我才会和他发生关系,才有了我们的孩子。

可是现在在婆婆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刘亮,让他这么早就当了爸爸,是我不守妇道,想要嫁给她的独子。刚结婚没几天,婆婆就话里话外讽刺我未婚先孕的事情。由于是新媳妇,我小心翼翼的在婆家过着日子,三个多月后,生下了儿子,原以为生下来他们刘家的后代,婆婆对我的态度会有所转变,但是即便我生了儿子,婆婆对我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在加上孩子体质弱,经常生病,婆婆更是看我不顺眼心烦。我给刘亮说了几次,每次刘亮都说他妈就是这种人,让我不要一般见识,慢慢就好了。

你也知道,我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都是重男轻女的典型农村人,所以自从我嫁给刘亮后,娘家就再也没有管过我,即使结婚时的嫁妆都没有给我准备,后来生了孩子,我的父母也没有过来看看我,这些都成了婆婆瞧不起我的理由,这日子啊,越过越对我挑剔。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由于手头不宽裕,孩子一岁多时,我就和刘亮商量,他在家照顾孩子,我出去打工,结果,婆婆知道了,指着鼻子在院子里骂我,说我是野女人,就想回外面勾引人。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发了疯似的给婆婆吵了起来,后来婆婆动手了,我就和她撕打在了一起,刘亮看见我和他娘扭在了一起,居然抱着孩子回外面躲去了。我真没有见过这么窝囊的男人,打架后的结果就是,我和婆婆分了家,从此一个院子住着,彼此看见都不说话,临走过去还不忘吐口水,成了真正的仇人,你在我面前泼妇,我比你还泼妇,我像一只天天斗争的公鸡一样整天怨气冲天。

我靠着分家时分到的三亩地,带着孩子慢慢的过着日子,我也曾给娘家父母说过不想和刘亮过日子的话,但是,往往没有说完,母亲就用眼睛斜着歪我骂道:“不知丢人的死妞子,你以为离婚了日子就好过啊,娘家你可别回,这日子就算是黄莲,你也的吞下。”就这样,母亲的几句话把我逼的走投无路了。

由于分家时,分给了我三亩薄田,吃好吃瘪最起码能吃饱,只是每次农忙时,怎么使唤刘亮,都不肯上地。我只能带着孩子一起下地干活。

那天,拉着一车花生,孩子在上面坐着,结果,刚出田地头,架子车轱辘就爆胎了,看着一车的花生,再看看即将要下雨的天气,我急得快哭了。

这时,沟那边的一个正在种地的男的走了过来,帮我把车上的花生卸下来,并再次装上了他的架子车上,说让我赶快拉回家去,眼看天快要下雨了。

由于这场有缘分的邂逅,从那以后,我和他就好上了,沟那边是李洼村的生产地,他也是李洼村的人,大多数田地里忙的时候,他都会和我一起收拾着田地,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生活。他媳妇早年死了,家里留下了两个闺女,为了孩子,他没有再娶,再后来我和他就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很快就传到了婆婆和刘亮的耳朵里,在得知消息的那个夜里,婆婆和刘亮摁着我朝死里打,越打他们娘俩的心越恨,而我的心也越凉。

后来,刘亮的娘俩说,不过日子可以,但是呢,把当初拿他们家娶我的八千元钱还给他们,我同意了。后来手无分文的我给这个男人要了八千元钱给了他们母子俩。但是到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时候,他们母子俩和我一拼高低,法院念在孩子还小的份上,抚养权归了我。

李娜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问她:“那李洼村这个男人对你好不?”

“还不错,吃的,花的,都是紧着我娘俩和他两个闺女来,只是她家两个闺女老爱欺负我家儿子,不过也无所谓了,小孩子嘛,一会就好了。”李娜面无表情的说到。

“那你还知道前夫刘亮的事情吗?”“知道,后来又娶了一个媳妇,也是天天鸡飞狗跳的,没法,人的性格是改变不了的。”李娜慢慢的说到。

临分手时,李娜对我说:“咱们村里的人特瞧不起我,我才不管呢,人这辈子长也长,说短也短,无心计较别的。”看着李娜远去的背影,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季节的更替,候鸟的来去,万物的复苏,都是很美好的,一年又一年,我只能从心里默默的祝福李娜一切安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