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一种遵循符号化的动物

我的营销培训课程中,有一个小测试:

把一起客观事件的描述分发给两组学员,内容完全一至,仅仅是字体的颜色不一样。

一组字体是绿色的;另一组字体是红色的。

然后让他们回答,事件中的主人公要不要做这件事?

你猜两组的答案会不会一样?

结果是差别很大,如果你聪明一点应该能想到,绿色字体组更现倾向于去做,而红色字体组更倾向于不做。

是什么决定了他们选择的不同?其实仅仅是颜色而已。

我们见到红灯会停止,见到绿灯会通行,多年来就成为我们认知底层的一种共识,已经刻画在我们的潜意识中。

因此,看到不同的颜色,就会有不同的心智,你如果不是刻意回避,一般都会中招。

这就是符号化最重要的一个作用:让人避免思考,遵循一种简单模式。

仅此一个小案例你就会明白,颜色其实就是一种符号,人在不自觉中遵守,不仅如此,这世界到处都有操纵你的符号,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


有一本经典书籍叫《格调》,书中说列举了大量的“阶层符号”。

书中就举了一个穿衣服的例子,说,越是社会等级高的人,越喜欢穿多层服饰,里面是衬衫、外面是马甲、然而再是西服、再外是大衣,还要加个围巾......

而等级较低的人呢,就是毛衣加羽绒服。

而且社会等级越高,穿得越低调,身上看不到什么字,贫民阶层就爱穿那种印着广告文字的 T 恤。

这种说法,确实挺符合常识,你可以想想那些精英人士,是不是都是多层打扮?

而且,他们一般会把西服袖口的商标剪掉,衬衫的口袋也一般没有LOGO。

我们不是讨论阶层本身,而是想谈人们都在无意识中遵循符号化,以标榜是自己是哪一类人,或者自己不是哪一类人。

这就是符号的另一种功能,提供一种潜台词,以标榜自己,区别他人。


我们来深入一层,你是否想过,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受到符号的控制?

比如,我们见到红灯会有停止的动作,而见到绿灯会有通行的动作,这难道只是红绿灯对我们的长期驯服吗?

当然不是这样,红绿灯的设计是遵循人之本能的。

你想想红字代表什么?代表鲜血,是一种警醒,给人一种恐惧,因此你见红色,就会有让自己停顿下来的感觉。

而绿色则代表枝繁叶茂,代表绿意盎然,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见到绿色,人的心情会更通畅,也会更想行动。

我知道,你可能会提出“中国红”和“绿帽子”来反正我上面对两种色彩的含义。

那么你需要理解的是,“中国红”确实代表喜庆,那是多年来人为化了的符号定义,因为红也可以代表火,于是红红火火的寓意被赋予。

与此同时,过年、结婚等各种民间习俗都与“红”关联了起来,因此“红”这个符号也被冠以更丰富的内含。

而“绿帽子”则来源于汉朝的典故,依靠妻女卖淫收入为生的男子,需要裹绿头巾作为识别。这也是人为赋予的概念。

正如,白色在西方代表纯洁,广为出现在婚礼上,而在中国则意味着死亡,常常出现在葬礼上。

你看,单单是颜色就能挖掘出这么多的信息,因此,符号的第三个作用就是:能承载巨量的信息。


当我说“人是一种遵循符号化的动物”时,并非是一种危言耸听的观点,而是一种客观的表达。

因此,你要理性对待。

对内,你可以留意身边的事物,避免掉入符号化的陷阱。

对外,你要学会利用符号化,必将受益匪浅。

一次吴晓波见江南春,问如何打响自己的品牌。

江南春说,你的符号化太不明显,标签太多,又是企业家,又是出版人,又EMBA教授,又是财经作家......

而受众,对于一个人只能对应一个符号,你必须只留一个。

至那以后,吴晓波只留下一个财经作家的符号。

至于良叔,貌似也有不少符号,主要有这三个:原平安高管、作家、培训顾问。

如果让你们选,你们会选哪个呢?

欢迎留言给我。

良叔小随天天见,再坚持55天。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