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真相!尧、舜、禹,是举贤禅让,还是残酷政变?

西晋咸宁5年(公元279年),汲郡(今河南汲县)一个叫不准的人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魏国墓葬,这是上天给的发财机会,不准欣喜若狂。

当他挖开墓室,漆黑一片,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奇珍异宝,不准满心期待。随手一抓,好像是竹简,不管它,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宝物。随即抓起一把竹简点燃,顺着火光,满眼都是散落的竹简,不准有些失望。在翻找了几件他认为值钱的物品后,扬长而去。

很快,附近村民发现了不准盗掘后的古墓,马上向官府报告,这一次,官府效率惊人,很快就将盗墓者不准逮捕归案,同时立即安排清理墓室,出土了大量的竹简。

很快消息传到了长安,晋武帝司马炎下令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翻译竹简。

这是一部战国时期魏国所著史书,记载了从夏至战国长达1800多年历史,属于编年体史书。整理完成后命名为《竹书纪年》。

这是一部完全不同于传统儒家历史价值体系的史书,在传统儒家历史典籍里,尧、舜、禹都是有德之君,伊尹则是古之圣贤,在这部书里,则为我们讲述了不一样的禅让故事!

尧舜禅让

《竹书纪年》中关于尧舜禅让记载是这样的:尧之末年,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复偃丹朱,使不与父相见。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

大意是:尧晚年,失去了周围人拥戴(这里“德衰”二字笔者认为应该理解为失去周围人支持),舜将尧囚禁起来(或软禁),并阻止尧与自己儿子丹朱联系、见面。舜将尧囚禁在平阳,然后取代尧的帝位。

从《竹书纪年》这段记载来看,就不是尧自愿禅让于舜,分明就是舜发动政变,夺取了尧的帝位,完全是一场权利变更的阴谋。这与我们熟知的正史记载大相径庭!

再看看正史《史记》(《史记》在西汉并不是国家承认之正史,是后世将其作为正史)中记载: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舜。

《史记》的记载是:尧知道自己的儿子丹朱不够贤明,不足以统治天下,于是将自己的帝位传给了舜。从《史记》的记载来看,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尧舜禅让,让更贤德的人来做接班人。

现存最早的关于尧舜禅让的记载是《尚书》,在在《尚书》的《尧典》、《舜典》和《大禹谟》等的篇幅中都有类似记载,而《史记》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是采用《尚书》的说法。那司马迁为何会采用《尚书》的记载呢?我们都知道《尚书》只是一部儒家经典,并不是一部史书。

其实在《竹书纪年》成书的春秋战国时代,关于尧舜禅让的历史本就有多重说法。儒家另一位大师荀子在其《正论》中就说过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子在其《说疑》中也曾写到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众说纷纭,究竟哪一家才更符合历史事实呢,从残存历史记载和出土文物考古中我们还是可以发现一丝端倪。

黄帝、颛顼、帝喾、尧、舜被奉为上古圣贤,合称五帝。根据《史记》记载,黄帝之后传位给其孙颛顼,颛顼之后传给其侄帝喾,帝喾之后传给其子挚,挚不仁,诸候立挚的弟弟尧为帝。可见从黄帝开始,已经是父死子继,但到了尧这里,突然来了个禅让,这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

当然,舜本生也是尧女婿,尧将自己两个女儿娥皇、女英都嫁给了舜,可见对舜的喜爱,看到自己儿子丹朱不成器,将位子传给自己喜爱的女婿舜,这也解释得通呀。

这里就涉及到古代中国家族传承制度,从夏朝开始,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就已经成为基本传承制度,夏朝采用父死子继,殷商采用兄终弟及,到了西周,周公制定宗法制度,进一步规范这种家族传承制度,一直延续至今,女婿只能作为外戚,并不属于本家族成员,不具备家族继承权。

那夏之前的五帝时代,是否也是这种传承制度呢?从尧之前的传承来看,没有外戚继承,从尧之后一直到今天,非特殊情况也没有外戚继承。单单尧这里出现禅让女婿,很难让人信服。

历史记载,尧在位70余年,应该不可能只有丹朱一子,丹朱不肖,也可择其贤者立之,纵然诸子皆不济,也还有兄弟子侄,断然不会有禅位女婿之理。

另外从近年来考古发掘表明,尧、舜、禹时代很可能贫富分化已非常严重,已经迈入阶级社会,从墓葬规制和陪葬品的多寡可以清晰看出不同等级。比尧、舜、禹时代还早3000多年的西水坡和城头山遗址,都发现了人殉,而人殉是人类迈入阶级社会的重要标志。有了阶级,就意味着不平等,家族观念也会开始产生。

尧舜禅让,太过于理想化,更多的是儒家为后世所树立的一个道德楷模,其实就算是儒家大师孟子在谈到尧舜禹禅让,都是含糊其辞: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只是说道大家都拥戴舜,而舜就顺应天命,登位为帝。这与后世的曹丕篡汉、赵匡胤黄袍加身何其相似。

历史真相已无可考据,对于笔者来说,更合理的推论是:尧发现舜是一个很有能力之人,将其招之帐下,并将女儿嫁给他,加以笼络。舜利用为尧所用之机,逐步发展培植自己势力,将尧隔离软禁,切断他与其子以及外界联系,最终尧不得不禅位与舜。

史载,尧禅位八年后死于平阳。可以想象,尧最后的岁月一定非常痛苦,被舜所软禁,与外界断了联系,又见不到自己的亲人,最终只能孤独的死去。

那么对于已经登上权利顶峰的舜呢?他最终也是禅让与禹,那他的结局又会如何呢?

舜禹禅让


如果说尧舜的禅让还算是温柔的政变,那舜禹的禅让则是充满仇恨的复仇!这一切从舜登基之初所发生的一件事就已经注定。

根据《尚书》记载:尧使舜嗣位,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於羽山,四罪而天下服。

舜即位后,马上将共工、欢兜、三苗流放,并在羽山杀掉了鲧,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天下开始臣服于舜。

很显然,他们都是尧的重臣,他们对尧忠心耿耿,对舜受禅于尧颇有微词,舜知道,不除掉他们,自己的地位将会很难稳固。

很奇怪,其他都是流放偏远蛮荒之地,却单单杀了鲧?

也许舜感觉,单单是流放还不足以让那些不服从自己的人感到害怕,必须采用更残酷的手段使他们感到恐惧,再也不敢反抗我的统治。鲧,就只有借您人头一用了。

也许是鲧反抗最为激烈,甚至要造反,舜感觉不杀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

也许,两者兼而有之!

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知道当时舜是如何决断的,但是鲧终究是被他杀了,罪名是治水不力。

这时的舜,应该正沉浸在天下宾服的满足之中,他或许在想着如何建立自己的千秋伟业,但他不知道,这时他也种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

因为他杀掉的鲧,有一个儿子,名字叫禹。

当知道自己的父亲被舜所杀,禹的内心一定悲痛万分。作为尧的治水大臣,父亲的死,不但是亲人的离去,也许还意味着自己的家族可能从此落寞,自己的后代或许会沦为奴隶,自己该何去何从?痛苦、愤怒,他只有将满心的悲愤记在舜的账上,为父报仇,仇恨从此种下。但舜已经是最高统治者,自己作为罪臣之子,地位悬殊,拿什么报仇?

机会很快就来了,因为水患又来了。

舜命禹接替其父鲧的职位继续治水。

关于舜为何任命禹来治水,一般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舜知道水患是治不好的,让禹治水,可以再次以治水不力的罪名除掉禹,斩草除根,免留后患。另一种解释是禹一直跟随父亲鲧治水,有一定的经验,舜身边又没有其他可以治水的人选,最后不得不用禹。

不管哪一种解释,禹接替了父亲的职位,成为舜的治水大臣。

禹知道,这是他最后机会。

禹重新研究了父亲治水的思路,发现采用围堵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水患问题,一时堵住了洪水,下次再来就不一定堵得住了。他逆流而上,来到上游查看,经过实地勘探、仔细分析,终于想出了疏通分流之法来解决水患问题。

历时十三年,禹终于将水患问题彻底解决,十三年来,禹自己都记不起是如何度过一道道艰难困苦的,他三过家门而不入。因为他知道,水患问题不解决,对自己、对自己家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在,他成功了,不但保住了自己和家族的未来,也为自己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民心和支持。

对于舜来说,他可能没有想到禹治水会成功,他当年的计划也落空了,禹已经不是从前的禹,他现在已经有了庞大的粉丝团,不再是当初那个禹了。不过他一直在外治水,并未在朝中,天下还在我掌控之中,舜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治水成功回到朝中的禹,将不得不面对舜。可以想象,每一次见到舜,看到舜凌厉的眼神,禹内心的恐惧、痛苦都在煎熬着他。

民望已经有了,接下来还需要获得一些重要大臣支持才行,禹开始谋划。

禹将目光瞄准了两个人——皋陶、伯益

为了获取这两个人的支持,禹甚至答应将来自己之后推举皋陶即位。司马迁的《史记》记录了这次政治交易。

《史记·夏本纪》记载:“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而后举益,任之政。

大概意思是:禹将皋陶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但是皋陶没有等到即位就已经死了,于是分封了皋陶的后代,然后又将伯益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不明白皋陶、伯益怎么会相信这种政治交易,但是从历史走向来看,皋陶、伯益是相信了,并帮助禹夺取最高政权。

经过精心谋划,禹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大戏即将开始!

在《尚书》中《大禹谟》、《皋陶谟》、《益稷》有一次舜、禹、皋陶、伯益参加的御前会议记载,这三篇都属于古文《尚书》,被后世视为不太可靠,不过司马迁在《史记·夏本纪》之中收录了这次会议。

会议具体内容笔者不在这里详细讲述,在这次会议上,皋陶肯定了禹治水的功劳,高度赞扬了禹的德行,将禹奉为不世出之君,并表态不听从禹的人,将大刑伺候。《史记·夏本纪》原文记载是“皋陶於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

具体舜如何“禅让”于禹的过程史书并没有记载,但从舜最终结局来看,过程应该是惊心动魄,甚至是刀光剑影。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舜死于南巡途中,(舜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

从《史记》记载中不难发现,舜近百岁高龄亲自南巡,而且还南巡到今天湖南郴州地界,远离中原,不合情理。

综合先今所有史料发现,舜南巡即没有重臣跟随,比如禹、益、皋陶、伯夷、垂、弃、契、龙、夔等等。舜的南巡更像是政变失败的逃难或者流放。

根据《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南海之中,有氾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

在舜死后,商均并没有北返,而是留在南方直到死,最后与父亲舜同样安葬在南方。

再说舜的妃子和其它亲属,根据刘向《古列女传》、张恒《思玄赋》记载:舜既嗣位,升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封象于有庳,事瞽叟犹若初焉。天下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于苍梧,号曰重华。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舜两个妃子最终死于湘江边上(据史学家考证在今天洞庭湖一带),甚至都没能跟舜死在一起。

还有舜异母弟象,根据史学家考证也死于南方,大致在今天湖南道县,至今哪里还有一座象庙。

这是一个悲惨的结局,从这个悲惨的结局中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个悲惨的故事:舜晚年在与禹的最高权力争夺中失败了,于是带着儿子商均、弟弟以及少数亲信仓皇南逃,最终死在了南方,而两个妃子也随后南逃,死在洞庭湖边,她们或许至死都没有能再见到丈夫舜!

这就是五帝之一的舜帝,最终的结局,让人唏嘘!

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

而对于禹,他终于打败了那个杀死自己父亲的人,报了杀父之仇,压抑在心里几十年的心结终于了了。

大殿之上,禹端坐于象征最高权力的宝座之上,接受着四方臣民的欢呼和膜拜,享受着登上权力顶峰的快感。

禹发现,在欢呼之人中,伯益正在用期羡的目光看着他,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扭过头,看了看自己儿子启,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笔者言:历史本就没有真相,只能从浩繁历史典籍之中搜寻只言片语,加以合理推断,亦或想象,得到一个自认合理之结论。每人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都存不同认知,此文仅代表笔者一家之言。写作为求故事性略强,加入些许小说之笔法,意会之言,只为博君一乐。余重要历史事件皆尊历史,有据可查!

本文作者:历史笔者

转载请联系微信号:lenowanglia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