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不懂爱情的时光(8)

夜晚十一点多的夜,伸手不见五指。

英雄联盟中寡妇的口头禅非常不错,“黑夜就是我的面纱。”

一行人鬼鬼祟祟的来到了篮球场,陈书桓打头阵,跟之前的顺序一样。

篮球场的墙头很高,铁丝网纵横交错,也是个硬茬子。

不过这地方离保卫室较远,比较让人放心,重点是没有摄像头。

“我先上”陈书桓首当其冲,栅栏与栅栏之间的装饰物“花”成为了帮凶,正好是一个很好的作用点。

左脚踩着栅栏,身体慢慢的往上生,终于到了顶端,接下来就简单了。

二米多的高度,根本就不算事,直接往下跳就行了。

这一次倒是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没有一个人失误。

六人开心的笑了。

张一凡脱掉外套,满脸兴奋,“真刺激”。

“我也这么觉得”,周风逸与周启良异口同声的说。

方世杰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激动,狠狠地深吸一口气,仿佛那才是自由的空气。

赵宇低头摆弄着手机。

…………

同一时刻,女生宿舍的美女们同样因为“热”而夜不能寐。

鲍南西趴在窗口吹着风,这样并不能使她赶到非常的凉爽。

丁香脸上已经敷上了凉毛巾。

就连平时话最多的刘婵娟也懒得说一句话了。

林轩擦了擦额头的汗,翻了个身子,试图再次入睡。

冯程程与刘晓芳身体紧靠着墙壁,想通过“热传递”让冰冷的墙壁把身体的热“吸走”。

可惜夏天的热让你“无路可逃”。

…………

网吧里充斥着键盘的敲击声。

“网管,来十块钱的。”

那一年,一款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大火。

“张一凡,快来下路,对面ADC没闪。”

“周风逸,你倒是Q他啊!套虚弱呀!”

“上呀赵宇,我已经绕后了。”

“哎呀,你早放治疗呀!”

网吧里的游戏与空调的冷气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东西了。

…………

青春里总有一些美好的回忆,让人回味无穷。

军训还需要继续,宿舍还是要回的。

让我不禁的想起一首歌的歌词:

很多次走在凌晨三点半的大街,也曾为了找到紫霞仙子踏破铁鞋。

而众人凌晨三点半需要爬回宿舍,道不同不相为谋。

大家也想原路返回,可惜篮球场是个出来容易进去难的地方。

因为路与围墙之间有沟,吃力点太小,容易出事。

“从女生宿舍那进去。”赵宇想了想说。

张一凡接着道:“我看从后山走吧。”

都让陈书桓pass掉了。

一群人来到了周风逸第一次下车的地方,就是那个有“安全套”箱子的地方。

安全套在墙壁上,是用追尾丝打过去,离地面大概一米三的位置,是个很好的支撑点。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由赵宇先来,因为赵宇是众人中最重的,如果他没有问题,剩下的人也就可以放心大胆的上去了。

抬腿踩在安全套的箱子,赵宇并没有做出接下来的动作。

他头的正上方就是人见人怕的“摄像头”,传说360度云端无死角高清摄像头,连你脸上的雀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在赵宇看来这个摄像头好像是固定的,都说“灯下黑”正下方正是它的死角。

一方面需要注意头不能抬,一方面下体要用力,这的确不容易。

好在上方的空间较大,有足够的余地完成动作。

六人依次爬进来后,接下来从教学楼那绕回宿舍,那里有亭子与花园,一旦遇到保安的话还可以躲一下。

在周风逸看来,张一凡在这种环境下极具优势,他的肤色与黑夜近乎完美的融合。

黑夜就是他的保护色。

陈书桓带头,赵宇其次,周风逸最后。在教学楼的拐角处,陈书桓低声道:“等一等,有人。”

这可要了命了,不需要指挥,众人直接陆陆续续的躲到了花丛后面。

刚躲好,一竖强有力的白光扫过,一伙人屏住呼吸,周围安静的可怕,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一路走来,都是迎着风,保安的出现倒是把众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为了不再次遇到保安,绕道从机房走。

机房这段路是有俩大段阶梯组成,周围没有任何的掩体与遮挡物,所以要快速通过。

黑,是人类都害怕的颜色,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时,张一凡突然道:“我好像听见一个女孩在唱歌。”

“我好像也听到了。”

周风逸的语气非常认真,一点也不像装的样子。

“各位大哥可不要骗我啊!”陈书桓有些害怕,急忙握住胸口的玉观音,请求菩萨的保佑。

“不要挺他俩瞎说,那有什么女孩唱歌。”方世杰向来不相信鬼神之说。

“真的有,你仔细听。”

周风逸也点头表示他也听到了。

“卧槽”,赵宇突然惊呼,“墙……壁……是……粉红……色的。”

几人抬眼一看,果不其然左边的的教室确实呈现出粉红色的光,还一闪一闪的在黑暗中狠是明显。

一闪一闪的粉红色教室,张一凡和周风逸口中那神秘的歌声与诡异的女孩,击溃了陈书桓的心理防线。

如果说现在让陈书桓去参加百米跨栏,我觉得成绩不会比飞人刘翔差多少。

这也为他以后的系运动会打下了基础。

众人回到宿舍,没有多余的话语,倒头就睡觉,也不嫌热。

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从网吧回来的凉气没有散去。

粉红色的墙壁后来得到了解释,那间教室是机房,里面的电脑开关显示灯就是粉红色的,一闪一闪的也就形成了他们当时看到的粉红色墙壁。

而那诡异的歌声与神秘的女孩就没法解释了,张一凡与周风逸事后曾聊起这件事确实不是为了吓唬陈书桓,而是确实听到了歌声。

要说是幻听,哪有可能二人同时幻听,听到的还是同一个声音,同一个内容。

二人猜测,那个地方靠近女生宿舍,会不会是女生在唱歌。

可是当时是凌晨三点多,怎么可能会有女生大半夜的唱歌,根本就说不通啊!

从声音判断是非常悠远的地方传来的,二人觉得声音的来源根本就不是校园里的。

这也就成了未解之谜,没法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