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灵狩猎者

图片源自网络

01

灰蒙蒙的上空中央被撕裂出一个洞,从上而下倾泻着飘渺的迷雾。这里没有声息,只有经年流淌的迷雾,就连迷雾的流淌也被永恒的寂寂吞噬。这里是阴墟——摆脱沉重肉身的魂灵飘零的地方——黑白无常将魂灵引领进阴界前魂灵的暂居地(倘若有幸被黑白无常引领)。

三两个慵懒的影团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卷不起丝毫的迷雾波澜,甚至被迷雾推搡着飘摇。那是刚进入阴墟不久的魂灵,只有新来者才这么大胆,才会如此猖狂的在阴墟里晃悠。那些老手绝不会在阴墟里游荡,那连迷雾重量都不及的自身是很难在迷雾里安身的,更何况,但凡见过半壶的绞魂索链的魂灵都在心里暗暗乞求,下一个被黑白无常引领的,是自己。

02

刹那间,蜗居在迷雾庇护下的影团四处逃窜,跌落了看客的嘲弄和悠闲,也慌乱了逃窜的心惊胆寒。

一声声沉重、凝滞的步调惊颤着整个阴墟,那被迷雾紧紧挟裹的身躯凝满了湿气——凝重得如一渠迷雾凝结的海洋,那脸庞被迷雾遮掩的恰到好处——无喜无悲、无惧无念。

他是半壶,一个不属于阴墟,也不属于阴界,更不属于阳世的存在。一个被魂灵惧怕的恶魔,被黑白无常面儿上畏惧背地里唾弃的魂灵猎手。

绞魂索链泛着清冷的红光,撕裂迷雾,装点着半壶一身凝重的黑——绞魂索链得到供养之血祭奠后鼎盛的形态,准确接收主人的讯息,在第一时间猎捕到主人心仪的猎物。魂灵一旦被绞魂索链沾染,便会被其自动捆缚,被吸食进索链,进而受供养索链之血的浸食。

在阴墟,飘荡的魂灵不知道那些可怜者的最后结局;在阴界,就连黑白无常也不知晓那些魂灵的最终归宿。谁也没有再见过被绞魂索链摄取的魂灵。

03

影影绰绰的魂灵早已逃窜得毫无踪影,而那沉重律动的步调丝毫没有慌乱。半壶从不慌乱,他始终知道哪个才是最饱满的魂灵,而最饱满的魂灵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嘉奖。

一小团阴影在慌乱中瑟瑟发抖,那颤抖的双眼清晰地倒映着渐近的厚重身躯。

一双清而冷峻的眼眸直直地凝视着那汪清而稚嫩的眼波,没有犹豫,没有动容。

当索链攀向那团小魂灵时,那清而稚嫩的眼睛在眼眶里拼命挣扎,那还来不及乞求的眼泪被迷雾吞噬,无声无息。

04

半壶当然看到了男孩儿眼里淌着的泪——在索链碰触男孩儿的那一刻——半壶当然知道,男孩儿在等他那有着彩虹一样笑容的妹妹,承诺等她,不让独自一人的妹妹在下一个开始的路上迷失。

半壶不在乎这些,这不关他的事儿,他关心的是狩猎魂灵的质量。毕竟,一个品质上佳的魂灵——当然,魂灵纯净是最佳的——可以让他不受任何打扰休息三天,绝对空闲的时间。

半壶渴望着有绝对空闲的时间,可以想想,为何自己会被束缚在这个自己不属于的地方,想想自己在乎的是什么。半壶也恐惧着绝对空闲的时间,他唯一能想起来是——被狩猎的魂灵的最后面容,在梦里被狩猎魂灵的前生吞噬,一遍遍经受自己亲手扼杀的魂灵的痛苦与挣扎。

半壶想离开这个地方,想抛开折磨自己的枷锁。可他无法抛弃自己的过往与在乎。可那飘渺的过往与在乎,半壶自己却不知道。

05

黑白无常始终跟半壶保持着一尺的距离,即使绞魂索链已经恢复了铁青色,正躺在半壶身上安然入睡。毕竟,绞魂索链是可以猎取任何冥界的魂灵的,当然,也包括冥王。

冥王府两侧经久不息地燃着冥火,冥火的原料是那些所谓的万恶不赦的魂灵,这是其所谓的救赎方式。引渡魂灵向上为恒,褫夺轮回兴艾为堕——两侧的大字在冥火的照耀下影影绰绰。

冥王见到半壶脸上立刻堆起了褶子,暗无神采的眼神也放射着光芒。

半壶最厌恶的就是那张脸,最惧怕的也是这张脸——拥有这张脸的冥王掌握着半壶的记忆和过往,是唯一能解救半壶,让半壶重获自由的存在。半壶拿到记忆和过往的筹码就是魂灵,99个魂灵,上善的魂灵。

06

半壶以血为引将绞魂索链吸食的魂灵引渡了出来:清澈的眼眸被呆滞取代,一切的执念都化成了空白——对一个魂灵来说,最可怕的就是失去记忆和对过往的执念吧——这个魂灵也将成为冥火的原料之一;而被绞魂索链吸食的魂灵的前生记忆,将成为独立的灵源交由冥王留存。

半壶不知道冥王的用意,冥王也从不对此透漏丝毫。这就是二者的交易——半壶为了记忆和过往向冥王提供魂灵,冥王在获取足够的灵源后将记忆和过往送还给半壶。至于交易的等价性,怕是是由强者独裁而定的吧。

这是半壶向冥王提供的第98个灵源,再有一个,半壶就自由了。半壶一直数着这天的到来。

07

再有一个灵源,冥王就解脱了。

而半壶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将永远无法获取心心念念的记忆和过往。半壶所在意所执着的过往本就是虚无,是空白。

半壶原来只是游荡在阴墟里的魂灵,在失了灵源后被选为魂灵狩猎者——以冥火灰烬塑身,以忘川水为血——只有极少数才会被绞魂索链选中。而这个极少数却是冥王离开阴界进入轮回的燎原火光——冥王原是十恶不赦的终极魂灵,被褫夺了轮回看管阴界,而唯一能换取轮回的便是吸食99个上善魂灵的灵源。

而再次被消除记忆的半壶,将是下一任冥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