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贤皇后二十八

二十八 归来

说是劝慰开解若颜,其实又何尝不是再安慰自己,君后自嘲的笑笑。

在那日除夕,吴容华新宠上位,她就更加躲在未央殿内,不想卷入纷争之中。

从那日之后,苏妃便日日如此,都那么久了,还不见好转。

她今日实在不忍看苏妃伤心那么久,才会出言劝慰。微微回神,像西北方向遥望。她每日只是在等待,等待着他回来。如今已经三月十一了,快要回来了吧。已经过了这么久,你还不回来吗?你回来之后,还会离开这里去西北吗?

“娘娘,将军快要回来了。”倾情从殿外跑来,很是兴奋。

“什么?”君后微愣。“你说什么?”

倾情俏皮一笑,“听陛下身边的姑姑告诉奴婢说,将军已经写了奏章,说如今边关以定,他不日就会回京述职。”

“真的吗?”君后喜极而泣。

“娘娘,将军回来是大喜之事,您怎么哭了呢?让别人看见了不好。”

君后止了哭,微微笑道,“快派人让管家打扫府邸。”

“是。”倾情一曲膝。

君后合掌为十,感谢菩萨,佛祖保佑!

君征于三月十五日交待好军中各项事宜,从朔方启程,回京述职。

到了三月二十日,君征回京,君王派兵部尚书程义亲往京郊迎接。

君后在宫中十分高兴,一改前些日子的颓然和慵懒。

笑意吟吟的与众人说笑,连吴容华今日来得很迟,都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笑道,“日后可是要罚你了。”

吴容华笑笑,十分得意,“陛下昨日歇在嫔妾宫中,所以嫔妾今日来迟了。”如愿看到众人脸上的羡慕和嫉妒。

是啊,吴容华已经专宠了三个多月,照这情况,恐怕不久就会晋封。

日后更是会稳压她们这些同日入宫的妃嫔一头。

苏妃只是温婉的笑着,没有了往日的伤怀。

君后有些无奈,“好了,都散了吧。”

众妃虽心有不甘,可皇后发了话,只好道,“嫔妾告退。”

见殿中众人走得只剩苏妃一人,微露笑意,“怎么不走?”

苏妃一笑,“是因为君将军要回来了,你才如此高兴的吧。”

君后柔柔的说,“你也放下了,不是吗?我刚才还在担心,吴容华的那番话,会让你又伤心呢。”

“其实,我早就明白以陛下的身份,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妻子的。他的妻妾都与朝政有莫大的关系,我也只希望陛下心中有我,他能信我这就足够了。”笑容苦涩,“谁让我爱的人是君王呢!独孤皇后如斯手腕,隋文帝还不是偷偷的宠幸了许多妃嫔,我又能怎么办呢?”

“求自在不自在,得自在自然自在。历来如此。”君后眸中带笑。

珊瑚进来,曲膝,“娘娘,苏妃娘娘,陛下有旨,君将军击退赫然大军,立下大功,今夜特于景春殿为君将军设宴,以示嘉奖。”

君后微楞,许久,才反应过来,“好,你派人去诏告诸妃。”

“是,奴婢这就去。”一曲膝,退了出去。

苏妃强忍笑意,“刚才楞了那么久,可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他,这次可以见到他,高兴坏了。”

君后红了脸,下了逐客令,“你快些回去准备今晚的夜宴。”

苏妃笑着摇头,走出未央殿。

景春殿

君王高坐在首坐,君征坐在左边首座,远离众妃的座位。

君后将长发绾成朝云近香髻,髻上正中簪展翅衔珠凤凰纹赤金步摇,髻左侧斜挂一支玳瑁镶珠石珊瑚松葡萄扁簪,右侧插丹砂点翠朝阳挂珠钗。零星的几点碎钻珠花,穿着蝴蝶紫百花穿蝶襦锦长衣,弹花暗纹襦裙,身披贡缎对襟外裳。

轻移莲步,袅娜而来。盈盈拜下,“臣妾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君王微微笑道,“起来吧,坐。”

“谢陛下。”坐到皇帝身边。

诸妃起身行礼,“嫔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长乐安康。”

君后点头,“起来吧。”

“谢娘娘。”众妃落坐。

君征起身行叩拜大礼,“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长乐安康。”

君后神色如常,矜持一笑,“大人请起。”

君征起身,“谢娘娘。”

君后神色平静,看着殿内的舞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长裙曳地,广袖舒展,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步一步,摇曳生姿。

舞姬的舞姿曼妙无比,远比当日吴容华的舞美多了,只是她没有吴容华的好家世,没有一个礼部尚书的父亲。

人生各有命,命不同啊。

吴容华突然捂嘴笑道,“陛下,皇后娘娘,君将军少年英雄,嫔妾家中有个小妹,年方十四,十分的可人。不光长得漂亮,而且聪明,跟将军很是般配。陛下跟娘娘不如给他们二人赐婚。”

孝敬夫人不动生色的看了君后一眼,苏妃则很是紧张担忧。

皇帝一楞,不知该如何回答。依他这个表妹的脾气,他要是敢赐婚,估计就会下场凄惨了。

君后心中苦涩,早就应该想到,他迟早会娶妻生子,会有另一个女子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照顾他,生下他的孩子。

可是如今,亲耳听到,却是心痛难当。一如苏妃当日难过又难堪的样子,如今她自己也如苏妃一般肝肠寸断啊。

吴容华脸上略有得色,如今她虽然得宠,可是皇后之位没有人可以动摇。只有牢牢的依附于皇后,才能保她一世的安稳荣华。可同为皇帝的妻妾,她势必要与皇后争宠,倒不如将自己的妹妹嫁给皇后的兄长,两家成了姻亲,皇后看在她兄长的面上,想来也不会太过苛责于她。

君征起身,一拜,“谢容华娘娘的美意,臣愚钝,配不上娘娘的妹妹。”

吴容华的脸瞬间难看,言语凌厉起来,“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认为本宫的妹妹配不上你。”

君征低下头,“娘娘息怒,现在边关不宁,臣实在无心于儿女情长。”

孝敬夫人笑道,“汉朝骠骑大将军霍去病曾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将军有如此心志,实乃南汉之福。”

皇帝道,“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散了吧。”

“是。”众人行礼。

吴容华此时十分后悔,她一时气糊涂了,竟然如此质问皇后的兄长,日后应该怎么办?

看见皇后那淡然的面孔,又想起她的手段,有些恐惧。可事已至此,只能日后小心谨慎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 大胜 长乐宫 未央殿 众妃早早来了,没有了乍一听闻右相一族覆灭的震惊。 一夜时间,沉淀了种种情绪,唯剩对皇后...
    君清兮阅读 143评论 0 1
  • 三十八 请安 新晋宫嫔入宫。 未央殿 因是新人入宫后的第一次晋见,君后为了显示郑重,穿一身水样红的蹙金银线繁绣妆花...
    君清兮阅读 53评论 0 0
  • 三十一 赵嫔 君后失神的坐在殿中,看着窗外的,觉得恍若隔世,没想到先帝无嗣的原因竟会是那样的不堪。也难怪,姨母听到...
    君清兮阅读 51评论 0 0
  • 三十五 大封 长乐宫 未央殿 君后正在翻一本《左传》,忽听传报,“皇上驾到!” 君后一震,自大婚之日与那日后,帝王...
    君清兮阅读 100评论 0 1
  • 是谁说的造化弄人呢。 大学四年甄韵之不仅要写作文,还要深入学习作文怎么写,因为选择了一个不用上高数课的专业,真是有...
    Zarvero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