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青绿:我们对世界最大的误解:以为努力就能过上好日子

0.561字數 1996閱讀 70

我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很相信努力的人。

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学习,我就能考第一。

我相信,只要我保持善意,我会用很多好朋友。

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工作,我就会让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我现在变得不那么相信了!

因为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太多负能量,我相信不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我是很相信努力就会有好结果的孩子。

小时候妈妈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因为父母不能陪你一辈子,但是朋友可能就是陪伴你一生的人。

我相信了,我保持对人和善,不与人交恶。

然后我遇见了一群可以聊八卦谈心事,相互促进的好朋友。

我相信朋友,相信善良,我认为只要你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世界也会以歌回报。

曾经我写过一篇文章《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共同成长》

我说:友情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珍贵的东西。

我的野蛮成长也是多感谢遇见了各个阶段的朋友。

因此无论相离多远,我都知道你们都在,我就勇敢。

可是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朋友叫:

你为我挡刀而死,我弃你家人于不顾。

江歌为保护好朋友刘鑫,被刘鑫前男友残忍杀害。

而刘鑫一家人却逍遥自在,不仅弃江妈妈与不顾,更是辱骂二次伤害。

以至于凶手至今还未得到审判。他们不是杀人凶手却比杀人更可怕。

江歌守护了朋友,守护了善良,可世界惩罚了她。

如果善良得不到尊重与保护,那么与人为善还有什么意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我相信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努力做好自己份内事

做不到达则兼济天下,但至少可以独善其身。

我们为了梦想离开了父母,离开了老家。

我们抛弃了小城市安逸的生活,选择在北上广深独自打拼。

一个人住着合租房,搭乘地铁上下班。

一个人吃饭睡觉看电影,好像没人陪伴也没关系。

一个人活成千军万马的模样,透支着青春和热情。

有梦想、有值得打拼的未来就够了。

我们努力向上,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们热爱生活,周末约朋友耍一波。

我们遵纪守法,红灯停绿灯行黄灯来了等一等。

我们以为只要自己认真努力,忍受孤独与辛苦,真的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在这个城市站住脚跟。

可是有时候受害者往往就是那些认真生活的无辜者。

去年,贸大校友丁莹在一场车祸中无辜遇难,那天,她只是正常下班回家无休,那边她遵守交规,绿灯时缓缓走向马路对面。那天,她却并不知道她永远走不到对面的家了。

一辆奥迪车超速造成7车相撞,最后一辆面包车翻到压在正在过马路的丁莹身上。

一场交通事故,一个星期过去依旧扑朔迷离,与此同时,微博、公众号删帖行为继续。有关丁莹事件的文章不断被删。

又是坏掉的摄像头,又是模棱两可无任何实质内容的公告。

背后的势力,肯定有,但是我怂,我不敢细说。

如果遵纪守法仍旧得不到法律的保护,那么法律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我出生在中国最普通的家庭,没有大富大贵,没有一夜暴富。

可爸妈依旧在他们的能力范围给我最好的。

中考时,我考上县里有名的中学,可学费太贵,我放弃了。

我告诉爸妈:只要我努力学习,在哪都一样考重点高中。

后来,我真的成为学校里唯一去一中的人。

研究生时,我信誓旦旦告诉爸爸:我的学费你们不用给我交了。

然后我就去申请了助学贷款,工作之后再自己还。

工作后,妈妈给我说,是我们没本事,以后你结婚买房子也帮不到你。

那一刻,我很心酸。我说:我不买房,反正租房也一样住,不喜欢了还能换地方。

很多时候看到父母,我觉得努力就有动力,努力让他们安享晚年。

我知道他们不会跟我来我的城市,家里那方天地是最让他们舒服的地方。

我想给他们建一所大大的房子,有花有草相伴。

妈妈说:你一定要好好工作,给你孩子更好的生活。我们给不了你的,你可以给她们。

我笑着说:那还是很远的事情。

我想一定要在自己有能力给孩子更好的选择时,才生宝宝。

我想一定要努力赚钱,给她更好的选择,选择喜欢的学校喜欢的事情而不被生活选择。

可是这个时候三色幼儿园出现了,扎针、喂白色药片、“检查身体”。

在小孩最单纯最美好的世界里,却存在最肮脏、最恐怖的事情。

我给叨叨说:我想写三色幼儿园事件。

她说:写吧,反正你的号小,封号再开一个呗。

我怂,我只敢写“橙青绿幼儿园”,我怕,他们不让我发出去。

朋友说:以前觉得这些事情只是在美国、韩国存在。现在,没想到中国人竟然也会下劣凶残到这种地步。

看了《熔炉》,我觉得中国肯定也有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有曝光。

看到“橙青绿幼儿园”,我知道了即使曝光,恶魔依旧在逍遥。

如果恶行得不到审判,谁来守护我们的孩子。

如果努力的结果是将自己的孩子送去恶魔的手中,那我们努力的意义又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北京的朋友最近疯狂转发一篇文章《北京终于折叠》

最后一段这样写:《北京折叠》小说最后,第三空间的垃圾工老刀冒着生命危险跑到第一空间送信,终于凑足了择校费,把女儿糖糖送进了更好的幼儿园。

老刀一定不知道,第二空间的标配幼儿园就是橙青绿。

我们拼命守护的东西,我们视若珍宝的事情。

却被别人无情地摧毁、碾碎。

突然那些“我们只要好好努力就会有好结果”的信念崩塌了。

创伤可以愈合,疼痛可以治愈,但信念一旦崩塌又怎么去建立。

或许真的没有人可以轻盈地过一生吧,每个人都要负重前行。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