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逸丰姿 立骨传神——著名书画家、文化大师骆飚独创画马秘籍

画马而拥有秘籍者,古时有李公麟,后来有徐悲鸿,当下则有骆飚。李氏画马,工笔超能,以作生态而成秘籍,墨彩互用。徐氏画马,寓意精神,以笔墨当随时代而成秘籍,水墨以苍润为特点。骆氏画马,兼而有之,是继作前人之奇观,并且可以新铸自我之主旨的融会贯通。焦质用墨,实为极难!


水墨富水,可以增强流动性,容易让笔性、墨性、纸性融合在一起,方便表现马的形神,这是通识、通法。如果骆飚画马,仍旧是依遂旧法,不作创新,那么他也就不会成为与李公麒、徐悲鸿一样,成为画马卓越的“三驾马车”了!骆飚画马之所以功显于当下,标证于画史,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创新出了焦墨画马的新法度,让不可以为之的艺术固念,转化成了大有可为的艺术精彩!


焦墨画马,亘古未有!为什么唯有骆飚可以创作的游刃有余?究其原因,这与法由师授有关系,也与画性超人有关系。说到师传,骆飚是当代艺术大师夏与参的入室弟子,师生情同父子,口诀手授,让骆飚拥有了琢磨画道的天机。夏与参大师的焦墨技法与黄宾虹的焦墨技法又有证见关系,焦墨的铺陈机理,袭承于师门,并且经过自我运化觉悟,到现在已经成为骆飚的独家秘籍。看他用焦墨画的山水作品,便可以折服:当代焦墨运作者,除了骆飚,别无能家!


骆飚用焦墨奇画山水,大有造诣,这是师门之授!有机有缘焦墨画马,又因画性超人。骆飚的脑海里最初生成这样的思维:可不可以用焦墨画马!若是常人,想都想不到。稍有能耐者,想得到,但绝然又会摇头否定自我,认为焦墨画马,断不可为,因为前人无人可为。骆飚显然非常人,而是善作高维度思考和实践的大手笔。所以他想到焦墨画马的思路,立即无所畏惧地开始了焦墨画马的实践行动!


相信,在焦墨画马的起初,也未尽得法,画得一塌糊涂也必然存在。但是失败是成功之母,越挫越勇是骆飚的精气神!经过无数的失败,让他找到了唯一可以走进秘籍的秘道!他用焦墨画山水的体验,去画焦墨飞马的形神,不但成功了,并且成为马画创作的新奇观!飞马焦墨成,立骨传神,毫不呆板,有沉着的精神,有飞逸的姿态,映入眼帘,闯进心怀!令人不觉感叹:大师门下出大师,焦墨作歌逸飞天!现在,跟随骆飚学画、学字、学文的弟子涌涌为众,所形成的骆派学风,除了在技法磨砺上有突出表现之外,在艺术创新层面也有天下闻名的表达!


著名书画评论家史峰 2021年5月18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