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幸福触手可及,却又转瞬即逝,以死明志是她最好的结局

《红楼梦》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一部鸿篇巨著,书中刻画了一群性格各异,出身不同的青春美少女的形象,并通过她们各自的悲惨遭遇揭露了封建社会的罪恶。

尤三姐游离于宝黛爱情和大观园女儿国之外,她是《红楼梦》中一个重要的人物形象。她出场的次数很少,但是她的表现惊艳了世人。别人是为爱而生,她却可以为爱而死,她如同夜空中的流星,稍纵即逝又格闪耀夺目。她的故事扣人心弦、催人泪下、发人深省。

在小说的第六十三回尤三姐才真正登场,在第六十五回和第六十六回中曹雪芹浓墨重彩对尤三姐进行了塑造,她美丽、刚强、有主见、有决断、有反抗性、对爱情执着追求,她的形象具有独特的魅力,让人叹为观止又扼腕痛惜。

尤三姐是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漂亮女人,为了生存她寄人篱下,苟全于世,在权贵的逼迫下沉沦,但是她不甘于受凌辱,她借助于放荡不羁的外表进行反抗。在没有遇到柳湘莲之前她是个“使人家丧伦败行”的“淫奔女”,钟情于柳湘莲后她痛改前非,“非礼不动,非礼不言”,为心上人守身如玉。得到定情信物时她欣喜如狂,柳湘莲悔婚后她又以死明志,她的悲惨结局不仅使读者心存怜悯,同时给读者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一、身份卑微,寄人篱下,为了苟活委曲求全,在清醒中沉沦。

尤三姐是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她们家道中落,无依无靠,常年仰仗贾府的资助维持生活,贾敬去世时她们母女三人暂居到贾府,从此过上了寄人篱下的日子。

尤三姐偏偏又是个绝世美人,她长得极为标致,“柳眉笼翠雾,檀口点朱砂,一双秋水眼”,让贾珍、贾琏等好色之徒垂涎不已,她出现后立刻成为贾府里那群酒色子弟的猎物。

贾珍、贾蓉之流声名狼藉,他们素有“聚麀之诮”,贾珍更与儿媳秦可卿有染,被焦大骂做“爬灰”,他们这些人把宁国府搅得乌烟瘴气,成了“除了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只怕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的淫乐场。

尤三姐明明知道贾家污浊不堪,是个乌黑的大染缸,但是她们孤儿寡母没有经济来源,如果失去贾家的资助她们将寸步难行,为了生存她只能仰人鼻息,委曲求全,在贾家兄弟的逼迫下一步一步沉沦。

但是她的沉沦是清醒的,是暂时的,这是她人生规划中的权宜之计。当她看到软弱糊涂的姐姐备受欺负时她说出这样的话:“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玷污了去,也算无能……这如何便当做安身立业的去处?”她清楚地意识到贾家兄弟只不过将她们姐妹当做玩物,他们绝对不是可以依靠的对象。

尤三姐在清醒中沉沦,她了解自己的处境,并想法设法去解决,同时她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希望和憧憬,对自己的人生有很高的期许,虽然她身陷囹圄,但是她聪明智慧,胆识过人,不安于现状,她的这些优点难能可贵。也正是因为她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处境,她的身上便多出了许多悲情色彩,她努力自我保全,但是仍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二、豪爽刚烈、轻狂泼辣,用另类的方式反抗权贵,以求自保。

尤三姐不甘于被人玩弄,面对贾珍和贾琏的调戏她轻狂泼辣,以攻为守,有时还会戏弄他们一番,吓得他们不敢恣意妄为。尤三姐正式向权贵发起反抗是在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后进行的。

贾琏娶了尤二姐后将她藏到小花枝巷的一处房子里,尤三姐和尤老娘一同前往。在此期间贾珍常来凑热闹,贾琏干脆从中牵线搭桥,无耻地撮合贾珍和尤三姐,提议“叫三姨儿也和大哥成了好事”,“索性大家吃个杂烩汤”,他借着酒劲让贾珍和尤三姐“吃过双钟儿”,这些不知廉耻的话让尤三姐彻底爆发了。

她跳起来站在炕上,指着贾琏冷笑道:“你别糊涂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她斟了一杯酒,自己先喝了半杯,揪过贾琏的脖子就灌,“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贾琏吓得酒醒了大半。弟兄俩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尤三姐话却将他们镇住了。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低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二人已酥麻如醉,不禁去招他一招,他那淫态风情,反将二人禁住……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洒落一阵,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瞟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这部分情节就是《红楼梦》中著名的“三姐闹宴”。这段文字精彩绝伦,酣畅淋漓,尤三姐叛逆的性格和泼辣的形象跃然纸上,一览无余,她真是个豪爽刚烈、轻狂泼辣、不容轻侮的奇女子,她的表演让读者荡气回肠,拍案叫绝,看呆了贾珍、贾琏两个现世宝,也看呆了无数《红楼梦》的读者。

闹过这次后贾珍和贾琏对她望而却步,尤三姐乘胜追击,越发任性起来。

“天天挑拣吃穿,打的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了肥鹅,又宰肥鸭;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子剪碎,撕一条,骂一句。究竟贾珍等何曾随意了一日。反花了许多昧心钱。”

任性撒野、轻狂泼辣是尤三姐独有的另类反抗方式,这是她对现状的一种抗争,也是她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手段,她这种变态取乐的手段只是权宜之计,她希望贾珍和贾琏知难而退,主动远离她,让她过上平静正常的生活。

尤三姐身陷囹圄,受人摆布,但是她没有向命运低头,她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尊严,她向往美好的生活,并为之付出不懈努力。她顽强地反抗权贵,虽然她采取的反抗形式过于偏激,甚至坏了自己的名声,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反抗很有效果,她为此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她的行为注定被世人唾弃,她也注定无法在那个看重女性贞洁的社会上立足。

三、幸福触手可及,却又转瞬即逝,以死明志是她最好的结局。

尤三姐深陷贾府的泥沼中,然而她对未来始终抱有希望,她崇尚自由恋爱和婚姻自主,她想自主择夫,嫁给一个自己中意的人,有一段美满如意的婚姻,在那个年代她的这些观念无疑非常超前。

尤三姐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她从被作践的生活中摆脱出来,她坏了名声,这是她的劣势,嫁给一个正经人家是不可能的。可是漂亮是她最大的资本,这让她可以有很多选择,她不甘于给富贵人家做妾,也不想嫁给穷困人家一生受苦,她认定柳湘莲是最好的人选。

柳湘莲出身世家子弟,他长相出类拔萃,性格非常叛逆,喜欢舞枪弄棒,经常和一群公子哥混在一起,后来他成为一名业余戏剧演员,靠串戏讨生活。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和尤三姐刚好能凑成一对,尤三姐在心里早就中意于他。

认定柳湘莲后尤三姐表达了非他不嫁的决心,“这人一年不来等他一年;十年不来等他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也不来了,我情愿自己剃了头去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此生。”此后她收起了放浪形骸,和那些与她有过关系的男人断得干干净净,她真的做到了“非礼不动,非礼不言”。她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柳湘莲,她奢望柳湘莲能够早日将她拉出泥潭,救出苦海,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

尤三姐的举动闹得贾珍和贾琏不得安宁,为了早日摆脱尤三姐贾琏不得不把她介绍给柳湘莲,柳湘莲对尤三姐的事情知之甚少,他只想找个“绝色女子”为妻,尤三姐无疑能够满足他的要求,柳湘莲爽快的答应了这门婚事,他将家传宝剑鸳鸯剑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了尤三姐。

收到定情信物后尤三姐喜出望外,她以为柳湘莲不介意她的过往,真心实意地想要和她白头到老,她被眼前的假象蒙蔽了,她以为自己终于等来了久违的幸福。她把鸳鸯剑挂在绣房床上,每天一边看着剑一边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她朝思暮想,翘首以盼,盼着拨云见日,心上人早日到来。毋庸置疑那段时间是尤三姐一生中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光。

让尤三姐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日盼夜盼,等来的却是柳湘莲悔婚的消息。柳湘莲知道尤三姐在贾家东府住过一段时间后他大惊失色,他断定尤三姐不干净,他执意要悔婚,不想做“王八”。

他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贾琏,那些话被躲在屋里的尤三姐听得真真切切,她从床上摘下鸳鸯剑走了出来,坦然地对柳湘莲说:“你们也不必再说了,还给你的定礼。”说完她泪如雨下,拔剑自刎,“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尤三姐以死明志,整个故事就此达到高潮。

尤三姐对柳湘莲用情至深,她可以无视世俗的鄙夷,无视所有人对她的冷言冷语,可是当她最爱的人嫌弃她、抛弃她时她万念俱灰,芳心尽碎,世间的一切此时都没有意义了。对于尤三姐来说幸福曾经触手可及,却又转瞬即逝,以死明志是她最好的结局。

尤三姐并不是无路可退,她完全可以选择去做别人的小妾,过衣食无忧,潇洒快活的日子,但是她不愿意回头,她也不愿意没有尊严的活下去,她刚烈决绝的性格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她只有一死才能表达自己对柳湘莲的绝望和对这个世界的无奈。

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尤三姐出身卑微,在历经磨难后她终于等到了意中人,她和柳湘莲本来可以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但是他们的故事却以悲剧收场,更具讽刺意味的是那把定情信物鸳鸯剑成了结束她生命的凶器。

如果尤三姐没有遇到真爱,那个污秽不堪的世界根本杀不死她,可是她偏偏遇到了真爱,爱她的人又残忍地将她抛弃,这个风情万种却又伤痕累累的女人在绝望之下只有一死了之。尤三姐的悲剧故事极具艺术感染力,读者在为她扼腕痛惜的同时不免会黯然泪下,这正是《红楼梦》这部作品伟大和深刻的一个具体体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