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结束也是开始

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匆忙,彻骨的寒意也随着夜色的加深让人感觉刺骨的冰凉,这是一个多么了无生趣的季节,又是一个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夜晚。周遭的一切显得那么安静,只有不畏寒冬的冬灵鼠在冻僵的大地上搜索着所有可吃的食物。

突然,远处人声鼎沸起来,咒骂声、议论声此起彼伏,冬灵鼠好奇的抬起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着人影越来越近,赶忙转头隐藏在夜色中,它们的眼睛在月光下随着人影的密集,迎着火把的临近,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这夜突然明亮热闹起来,无数的火把映红了无数张人脸,也映红了这冬夜的星空。

“父亲,我说过我不会反抗,你又何必劳烦这么多叔伯兄弟呢?”说话的是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身穿淡青色长袍,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缎带随意系着,苍白的脸色在月色的映衬下更显凄凉,只有那一双夺人心魄的眼睛,若含星辰,在夜色中熠熠生辉。而此时这位少年正被两个壮汉押送着,一步步走上前方的高台,不,是处刑台。他的背后一位与这位少年眉目七八分相像的中年人沉默不语,目光闪烁,背在身后的双手拳头紧握,隐约间似有鲜血流出。

“贤侄,你身负青龙血脉,说你是九州大陆最强的少年修士也不为过,我们不得不防啊”眼看着少年被押赴刑台,戴上沉重的捆仙锁,人群前列的一位目光阴翳,面露得色的中年人略带讥讽的说。

少年疲惫的抬起头,自嘲式的笑了一下:“二叔,你对我的实力这么了解,是不是你躺在床上的残废儿子告诉你的!”“你个混蛋小子,我。。。”被少年称作二叔的人听到这番话瞬间青筋暴起,他家中卧床不起的独子就是被他的“贤侄”重伤致残的,只是想想,他就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喷薄而出的怒火,刚要发作,却被一只突然伸出的手拦住了。

“大哥,你干什么!”

“老二,那场比武是楚浩挑衅而起,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何况煜儿就要被处决,这样的口舌之争还有什么意义呢?”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人叹了口气说。他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疲惫,目含坚毅却心中不忍,因为在处刑台上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儿子,他最喜欢的儿子-楚煜!可他不只是一个父亲,更是一族的族长,有些事儿对他来讲,必须做出决定,哪怕是要处决自己这个才华横溢的儿子。

“煜儿,你平日再怎么骄纵,为父都可以容你,但是“九龙簪”乃是宗族禁宝,老祖将来有大用,盗取此宝犯的是祖训,我不得不将你,形!神!俱!灭!”

“父要子亡,子,焉能苟且”

“你不辩解?”

“有谁会信呢?多说无益,动手吧!”楚煜目露决绝,在这冬夜中他已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煜儿。。”一声呼唤让楚煜寒冷的心瞬间有了温度,他猛地抬头,情难自抑地喊了一声:“母亲!”众人的目光也注意到了这个满目泪痕,面容憔悴的妇人,她正是楚煜的母亲--孙如雪。

在众人的注视中她一步步蹒跚到处刑高台之上,却被把守的卫兵拦下,“楚无锋,事到如今,既然你执意要处决我们的儿子,难道还不允许我送儿子最后一程么!”孙如雪头也不回的说道。

“夫人。。。”楚无锋在心中叹道。

“都给我让开!”

“是,族长!”

“煜儿,母亲没用,救不了你,只能熬一碗你小时候最爱喝的鱼汤,为你送行了”孙如雪眼中含泪,声音沙哑的对楚煜说道。

“母亲。。。”

“来,母亲喂你”

这突如其来的画面如冬日里的一把火,温暖了楚煜,也温暖着围观的族人,众人眼中或复杂,或不舍。而这美好的画面随着一声脆响,不复存在了。

“老二,你干什么!”眼看着汤碗被打翻,楚无锋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对老二楚无心吼道。

“我干什么,你仔细看一下那鱼汤!”楚无心冷笑道:“大嫂,众人都知晓你是楚州城最好的炼丹师,但你能嫁入楚家已属不易,理应恪守本分。今日居然想用这举世罕见的保魂汤护住楚煜的魂魄,你这可是违!背!祖!训!啊”

楚无锋听后身形一震,身体因为愤怒不停颤抖,他沉默不语,他恨啊,恨自己无能,恨自己保护不了爱的人,他的胸膛不停起伏,而他的好二弟却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切。他什么也做不了。。

“无锋。。。”孙如雪哀求般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多希望他能出手救儿子一命。可等来的却是长久的沉默。孙如雪的心渐渐凉下去了。“楚无锋,你不肯救煜儿,我救,暗的不行,我就明抢!”

“如雪,别冲动,你知道我做不到,你先下来,有话好说!”楚无锋慌忙喊道。

话音未落,只见斜刺里冲出一人,正是他二弟楚无心,“大哥,你不忍心,那我们来!”说话间,楚无心已突进到孙如雪身前,这次出其不意的攻击让孙如雪瞬间慌了阵脚,试想她一个炼丹师,武力能有多少呢。

“母亲小心!”被捆仙锁锁住的楚煜心中怒火中烧,可他真元被封,无法挣脱捆仙锁的束缚,只能不停的挣扎,不停的嘶吼。

“楚无心,你要敢伤我母亲,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做鬼!你有这个机会吗!炎龙掌!!”楚无心狰狞的喊着,双手被火焰缠绕,正是他的绝技炎龙掌!在楚煜的惊呼中瞬间印向孙如雪胸口。

“尔敢!”“不!”两声惊呼分别从楚煜和楚无锋口中喊出,但还是迟了一步。筑基修士终究挡不住金丹初期的蕴力一击,何况孙如雪只是一个肉体孱弱的炼丹师。孙如雪口喷鲜血,向后退去,瘫坐在地奄奄一息,她的目光涣散却始终不离楚煜。

“母亲!”楚煜声嘶力竭的喊着,哭喊声中伴随着楚无心的冷笑声。

“无心,你这是要我家破人亡么!”楚无锋一把抓过冷笑中的楚无心的衣领,金丹中期的气势喷薄而发,他万万没想到楚无心敢当着他的面这么做!

而此时楚无心内心颤抖,慌忙喊道“大哥,你忘了老祖的恩旨了吗!楚煜盗取九龙簪,拒不归还。而这九龙簪是老祖晋升大乘乃至从圣的关键,不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你以为他们还能活着吗!”

楚无锋听完脑海中有无数念头疯狂闪过,老祖的可怕历历在目,那是他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想着想着,他紧握的双手慢慢松开。楚无心如释重负,面对金丹中期,他还是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楚煜此时已经停止了挣扎,他默默看着场中的一切,看到他的母亲倒地不起,看到他的父亲懦弱不堪,忽然仰天长啸,后身散发青紫色的光芒,整个山谷为之震动。

“楚煜,你干什么!”

“他。。他在燃烧血脉之力!”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楚煜已冲开筑基期难以破开的捆仙锁,瞬间直冲向孙如雪。此刻他七窍流血,浑身也有鲜血涓涓流出,他这样不顾一切燃烧血脉之力,即使有幸不死也会沦为废人,可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母亲。。。”楚煜眼中泪光闪烁,但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决绝。孙如雪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个流光溢彩的盒子,仿佛用尽了自己生平的气力:“煜儿,谢谢你为母亲偷来的九龙簪,不过这个我现在没用了,这样的家族也不必还了,还是你留着吧。”

“九龙簪!原来一直在你手上!”楚无心难以置信的喊道:

“如雪,你。。。”楚无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原来三年前孙如雪在为楚煜冒险越级炼制四阶丹药:蕴龙丹时遭丹药反噬,丹药虽成,也成功激发楚煜的青龙血脉,但同时此丹吸收了孙如雪大半生机,使本来就身体孱弱的孙如雪一只脚踏入鬼门关。楚煜爱母心切,在得知家族至宝九龙簪蕴有意思天地生机本源后,哀求父亲向老祖借用,但遭到老祖拒绝。眼看孙如雪气息一天天的低落,自从激发血脉修炼小成的楚煜下定决心瞒着父母盗取九龙簪!眼看着母亲一点点好起来,楚煜打心眼里高兴。可无奈东窗事发,被一直别有居心的二叔楚无心发现,并报告老祖,才有了现在的遭遇。

“大哥,原来大嫂一直私藏,我看你如何向老祖交代!族人听令,无论谁抢到九龙簪,赏筑基丹一枚,黄金千两!”

这声呼喊过后,人群传来按捺不住的骚动。筑基丹,那是无数族人梦寐以求的丹药,足以让他们失去理智,“为了筑基丹拼了!”无数人在心中默喊,每个人的眼中散发的贪婪光芒映红了整个峡谷。

楚煜沉默的抱着母亲,青色的长袍上染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还有她深爱的母亲的。而就在刚才孙如雪已经说完了她人生中最后一个字“逃!”。她微笑着躺在楚煜的怀里,脸上有楚煜不停掉落的眼泪。楚煜的世界安静了,他眼里只有怀中的母亲,他嘶吼着、喊叫着,不顾一切。。。这个夜晚不再安静了,这个冬夜突然下起了雪,雪花一片一片,一片一片的飘落在楚煜的身上,还有他怀中那个美丽的妇人,楚煜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轻轻将母亲放在地上,这是他的母亲孙如雪,如雪一般温润的人,也该这样随雪消散。

“抓住他!”不知是谁的一声呼喊,已经被贪婪蒙蔽双眼的族人冲向楚煜,而最前面的赫然是金丹初期的楚无心,在他眼里,楚煜就是待宰的羔羊,一想到拿到九龙簪以后,老祖对自己的封赏,他就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

“去死!”眼看楚无心的炎龙掌就要这么生生印在楚煜的胸膛上,一个身影却好似突然觉醒一般闪现在楚煜的身前。他的胸膛就这么被楚无心的全力一击而贯穿,鲜血散在身后的楚煜的脸上,冰凉又滚烫。

“父亲!你。。。”楚煜难以置信的说道,他怎么会相信替他挡下致命一击的人会是这个把他送上处刑台的人。

“煜儿,计划失败了,我终究是老了,百密一疏,但你要活下去。。。还有,对不起。。煜儿。。。”楚无锋的话如针刺一般深深嵌入楚煜的心里,他突然明白用九龙簪给母亲疗伤的事儿父亲肯定是知道了,但是并没有阻止,他是爱这个家的。直到东窗事发作为族长的父亲也不断哀求高高在上的老祖,但换来的是无情打击。他总是错怪父亲。

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楚无锋大喊一声:“无锋剑!”一柄厚重仙剑凭空出现、光芒大作。“疾!”楚心锋剑指一抬,名曰无锋的仙剑刺破虚空奔向楚煜,“煜儿,走!我替你拦下这些人!”

“父亲!!!”无锋剑上的楚煜嘶吼着,在这冬日的夜晚,在这斩龙谷的上空。远处人马沸腾,杀声四起,隐约间有一个老人模样的幻影显现---楚家老祖,而无锋剑越飞越远。

“你跑得了吗!”楚家老祖楚宏烈森然说道,右手作势欲指。

“老祖小心!他要自爆!”楚无心一声呼喊,楚家老祖心中一惊,多年的战斗经验使他形成了防御的本能,扬手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东皇钟”,这才发现状若疯狂的楚无锋,“想杀我儿,先杀了我!”楚无锋不顾一切的冲向老祖,轰隆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峡谷尘土飞扬,金丹的自爆即使是元婴期的楚宏烈也感觉钟身震颤,浑身发麻。楚宏烈冷哼一声,抬手间一股大风吹过,露出峡谷的面貌。地面上只有哀嚎的受伤族人和一个巨大的深坑。

楚无心灰头土脸的爬起来,胆战心惊地飞向楚宏烈,

“老祖,九龙簪被楚煜带走了!”

楚宏烈沉默不语,额头青筋爆出,身上的衣裳无风自动,望着楚煜消失的方向,目中仿佛有精光闪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