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打车

字数 5239阅读 26

乘客:喂,司机师傅吗?我现在在红领巾公园里面,我差不多5点钟能到公园南门。

司机:对,是我。那咱们十分钟后在公园门口见面,我在朝平这加个油。

乘客:行,师傅您快点哈,这个点朝阳北路有点堵。

司机:您放心吧,没有问题,这道我熟的很。

十五分钟后……

乘客:喂?

司机:哎,郭先生您好,实在不好意思,这太堵了

乘客:嗯,那您多会过来?

司机:快了,快了,您别着急,我马上过十里堡这个红绿灯路口,估计下个灯就能过去。

乘客:那好,您稍微快点,我怕6点赶不到三里屯。

司机:好叻,您放心吧,绝对能到

乘客:那行,就这样,咱们待会见

司机:好叻、好叻

司机:唉,什么情况……

司机:我好像被追尾了,你等一下

乘客:好,那您快点处……

司机下车,声音变小了。

司机:美女,会不会开车啊,这都能追我尾?

美女:对不起,师傅,我光看右边这骑自行车的了

司机:别光看右边啊,前面也是车啊

美女:不好意思,那骑车的也太猛了,那么点缝也敢窜

司机:你也够猛的,看我车被你撞的。行了,行了,赶快拍个照回头处理吧,还有人等我呢

美女;行吧,这也够堵的

司机:等我拿手机

司机回车上,取下安在支架上手机

司机:唉,这电话咋还没挂

司机:喂,郭先生,我这处理完了,马上过去了

五分钟后,车停在红领巾公园南门

司机:帅哥,是您要去三里屯吗?

乘客:对,走吧。

司机:好,那咱们前面右转走朝阳公园南路吧,您系下安全带

乘客:行,您看着走吧。

司机:您这是去红领巾公园干嘛去了?

乘客:没啥事,就逛逛。

司机:这有啥好逛的,现在哪有年轻人去公园逛啊?

乘客:嗯……红领巾公园年轻人也不少

司机:这个公园啊,真是有年头了,和朝阳区成立是同一年,我算算到现在,嗯59年了得,老公园啊。

乘客:哦哦,这还真不知道。

司机:知道这公园为啥叫红领巾公园吗?

乘客:不知道。

司机:1958年以前,这就是个破窑坑,八里庄的街道办牵头说把这整成公园吧,当年附近学校成千上万的少年队伍来这挖湖、种树、种花,这就跟着叫红领巾公园了。

乘客:哦哦。

司机:不过后来啊,这改名叫朝阳公园了,叫了能有二十年,一直到83年名字改回红领巾公园。现在这个朝阳公园,是1984年才建的。

乘客:哦。

司机:你可是不知道,这朝阳公园啊,也是个大窑坑,之前这边水好、土质好,所以一串窑,烧砖、烧罐的,后来窑废了又有人养鱼,84年啊,开始建公园,这才成了网红公园。

乘客:嗯?

司机:这地前几年不是兴约架吗?12年那雷军和周鸿祎,还有那个吴法天,全在这约架,没一个打的。这帮人啊,就是吸引眼球,真约架的谁发网上啊,就是炒作。

乘客:嗯嗯。

司机:您说说这雷军和周鸿祎,俩人多爱炒作,一个说自己是新国货,一个从国外退市回A股圈钱,说是为了国家安全。现在都标榜自己的中国成分,真是边炒作边赚钱,不服不行。

乘客:嗯?

司机:我那群里都说是雷军把智能手机的价格降下来的,这才引发了移动互联网浪潮,我看未必。小米不降价还有大米,小辣椒什么的,这手机是肯定会降下来的,您说对不对?

乘客:嗯?

司机:您看现在这电脑的价格,早些年多贵啊,现在这价格多便宜啊,跟电脑比,手机的价格降的还是不够,还得降。

乘客:一分钱一分货,太便宜的不好。

司机:便宜也有好货,您看您怎么不叫专车,叫我一个快车,不就是便宜吗,而且我还陪您聊天,多超值对不对?

乘客:嗯……咱也可以不聊……

司机:别介啊,您看您就当我是相声大师郭德纲行不行?咱聊一聊……

乘客:这个真不行……

司机:唉,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爱交流。

乘客不说话,两分钟后,司机继续接话茬

司机:您看看这街上这些自行车,骑得真够猛地,红灯也不停,还骑那么快,你说撞上他算谁的?

乘客:师傅,咱们现在在自行车道吧……

司机:这不是主路堵车吗?您这赶时间,我这没办法啊

乘客:额……

司机:您说这路啊,还是不够宽,要我修啊,我就修上下两层,上面全跑车,下面这层一半跑车、一半电动车、自行车、行人,肯定就没这么堵

乘客:这不好弄吧?

司机:咋不好弄,去年那个秦皇岛不是有车实验了吗?上面大巴,下面走车,不一样嘛,这事啊,就看政府愿不愿意干。

乘客:那个怪胎大巴不是被扒皮,现在已经没有了吧?

司机:唉,事是好事,人瞎整也不行。

乘客:……

司机:别的不说,咱就说北京这些杨柳絮,您看看有多愁人,一到春天满天飞的全是这些玩意。咱开车还好点,您看那些走路的、骑车的,被烦的都不行不行的了。

乘客:是,杨柳絮确实挺烦人的,这玩意一点就着,还有火灾隐患,不是经常有新闻说杨柳絮引发火灾么?

司机:是啊,前几天蟹岛那些大巴车,莫名其妙就全着了,不知道是不是杨柳絮引得。你说这些经济类树木,干嘛种北京啊,北京就种些观赏类的树木不玩了嘛,法国梧桐、银杏……别的槐树也不错啊,您说对不对。

乘客:是,没错,但这么多树不好都砍了吧。

司机:怎么不好砍,咱们中国人想干成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全砍了换成别的树,没几年就没这么多烦人的杨柳絮了。

乘客:额……

司机:我说小伙子,你这是去哪里啊,这个点去三里屯早点了吧。

乘客:我在那附近上班

司机:在那上班,您不想啊?在酒吧调酒?

乘客:不是……

司机:我感觉也不是,你没有那个范啊,没那个感觉。

乘客:嗯,我可干不了那个,师傅您别说我了,说说您吧。

司机:我就是一司机,有什么好说的,年轻时候去部队,给首长开了几年车,再后来退伍给老板开车,这不前几年网约车火了,就辞职自己开车了,现在一个月挣不了几个钱,没事拉着玩。

乘客:您这自由啊

司机:那是相当自由,想拉就拉,不想拉就回家睡觉,反正也不缺这个钱。

乘客:您是还有别的工作?

司机:没有,家里拆迁分了几套房子,每个月收房租呗。开车就图一乐。

乘客:哦。

司机:看看,马路南边这小区,这小区住不少明星呢。

乘客:哦。

司机:我就接过明星的单,穿的那叫一个少啊,您想想,11月的天,她穿一短裙,我看着都冷。

乘客:哦。

司机:我都不好意思瞅她,穿那么一点多看两眼感觉咱心怀不轨一样。

乘客:恩恩,也不知道她干嘛去。

司机:干嘛去?到一酒店,九成是为了试戏,唉,你说这当明星也不容易是不是?

乘客:嗯。

司机:咱别说明星了,就说当官也不容易啊,你看那《人民的名义》里边,那一个个的贪官,活得也挺累。就说北京那个处长,受贿那么多钱,整整一墙,他妈一张都没花过。还有那个叫祁同伟的,活得人模人样的,最后落个什么下场,太不容易了都。

乘客:但是电视剧里他们住的还不错。

司机:这倒是,不过那也不是自己的啊,退了休了也得搬走,你看那陈岩石最后住的那院,真够简陋的。

乘客:嗯。

司机:您有信仰吗?

乘客:额,社会主义算不算……

司机:您别开玩笑了,您知道嘛,有次我拉单,遇到一大姐,看着年龄也不大,上车就问我幸不幸福,这把我给吓得,我还以为遇到央视采访呢,我一看也没摄像机啊。一路上就和我念叨她的信仰了,临下车后丢我一百块现金,我说您不是软件支付过了吗?您猜人说啥?人家说,这些小册子放你车上吧,有乘客愿意要你就给发一下。我说那哪成啊,钱我可不能要啊,人家二话不说就下车关门走了。

乘客:真有意思。

司机:您对这个感兴趣?来来,腿往后收收,我给您看下储物盒里还有没有。

乘客:别别别,您好好开车,别影响开车。

司机:不影响、不影响,堵成这样能出什么事啊。

乘客:那也别找了,我真不感兴趣。

司机:好吧,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自己找找,里面没别的乱码七糟的东西。

乘客:不用了……

司机:好吧,好吧。

路继续堵,两分钟后。

司机:给您放首歌?

乘客:不用,您要听您就听。

司机:那来段相声吧。

乘客:别,太贫了,烦的慌。

司机:哪烦了,来听一段岳云鹏的五环之歌。

乘客:破五环之歌有什么好听的,堵成这样也有心情听这玩意。

司机:多带劲啊

乘客:说不听就不听,我给关了啊。您要听带耳机自己听吧。

司机:你说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气急败坏呢?得,咱不聊了。

路继续堵,一分钟后

司机:喂,老王,喂~

司机:是啊,你这会拉哪去了?待会去小院喝点去啊

司机:怎么跑那么远,去昌平干嘛去了?你这回来都几点了?今可是周五,你那堵不堵啊?

司机:好吧,慢慢开吧,我这从红领巾公园到三里屯,二十多分钟了才过朝阳公园,这堵的堵完了。

司机:是啊,周五就不该拉活,下周不出来了,真没意思。

司机:没错,晚上出来也行,车上活还远。我这拉一小伙,不爱聊天,唉,把我给憋的啊。

司机:对了,你听说没,老李找的那女的,是不是又吹了?你说他这一天天的有没有点正事。

司机:都小四十了,换来换去的也没个谱,改天你叫他一起出来,咱们一起喝点。

司机:对了,你那个表妹也一起叫上呗,我还欠她半斤酒呢

司机:行行,还是你老王靠谱,对了,你表妹后来跟那个海归怎么着了?

司机:靠,海归找一二十岁出头小姑娘,真的假的,真够作的啊他。那行,这次喝酒我请客,说好了啊,哥几个都喝好了。

司机:行行,那就后天下午。没问题,我明儿去我爸那拿瓶茅台,他现在是真不能喝了。

司机:是啊,戒了半年了,医生说再喝酒就过不了下个春节了,把老头给吓得。

司机:现在好多了,自己会遛弯了,在我姐那住着呢,我一周看一趟,买点水果啥的。

司机:哈哈哈, 你扯什么淡呢,什么我去他那就为了拿酒啊,别瞎说啊。

司机:行行,你先开车。

司机:对了,明天去不去钓鱼啊?去的话当面再聊。

司机:哦,行,那晚点我给你打电话。

路上的车稍微少了一点,车继续等红灯

司机:看现在这样,6点到三里屯应该没大问题。

乘客:不好说啊,三环底下也够慢的。

司机:没事,肯定能让您到。

乘客:行吧。

司机:帅哥待会您到三里屯哪啊?

乘客:把我放雅秀那边那个天桥就行。

司机:行,那绝对能到了。

乘客:好。

司机:您去那是干啥?在商场里上班?这也不是上班的点啊。

乘客:您就别问了……

司机:您看今天这天,是真好啊,今天这天没有雾霾吧。

乘客:嗯,蓝天很宝贵。

司机:您说要是一天天的吸着雾霾,得少活多少天啊。真希望年年办奥运会,那治理起来是真下功夫,空气好多了,还有APEC峰会,那也是真下功夫治理。咱老百姓也能跟着沾点光啊。

乘客:那不得限行啊?

司机:限呗,钓鱼、喝酒干啥不行。还能有蓝天白云,好空气,总比天天的吸雾霾好吧。

乘客:嗯。

司机:你说也奇了怪了,这好空气成了宝贝了。老祖宗这么多年就没发现空气是个宝贝,这历史上也没有歌颂空气的,到了现在,空气成好东西了。

乘客:嗯。

司机:唉,要不是老爷子还有这么多哥们在这,真想卖套房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去生活啊,我是不能诗和远方,但是可以烧烤、钓鱼、喝大酒啊。

乘客:那是真不错。

司机:不过这生活啊,也就想想,真这么过,不一定能坚持那么久。

乘客:嗯,偶尔住一个月呗,多自在啊。

司机:你也这么想过?

乘客:没有,没有。我也没有几套房啊,得工作。

司机:也是,你这年龄正适合奋斗。

乘客:啥奋斗,就是为了生活,我要有几套房肯定收着房租满地球玩去了。

司机: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您看马路上这些滑板的小伙子,骑个自行车不比这块,就是爱滑板,这块滑这个的还挺多的。

乘客:是,这玩意看着挺不错。

司机:我看着就没啥劲,在这马路上滑,多危险啊,你看看这一个个电动车,这都是肉包铁啊,骑的这个速度太快了。

乘客:都是些送外卖和送快递的。

司机:不是,快递还好一些,快递骑的是三轮,这些骑两轮的都是送外卖的,唉,骑这么猛整天街全怕他,骑自行车的怕、走路的怕、我开车的也怕。

乘客:可不是,为了热饭热菜,拿命送餐啊。

司机:你看你看,这个逆行还骑这么快,我靠真猛啊。不该送外卖啊,拍电影去吧。

乘客:是挺吓人的。

司机:唉,过了这个路口就快了,前面没灯了。

乘客:嗯,原来有一个灯,好像拆了。

司机:拆的好,行人都去走天桥,车不就走的快了么,有关部门也算办个聪明事。

乘客:拆了现在还是堵,这条道上的车,太多了。

司机:知足吧,能好一点就好一点,有一个什么词,叫日拱一卒,对不对,一点一点变好,我就知足了。

乘客:嗯。

司机:您看,这会不是挺顺畅,前面就是优衣库了。对了,之前那优衣库视频看没看,我天,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奔放啊,大白天在公共场合这么干真怀疑是真的假的。

乘客:嗯。

司机:您觉得是不是炒作?

乘客:不知道。

司机:我觉得啊,也有可能是炒作,这下全国都知道三里屯有个优衣库了,成知名景点了。您看,这会还有人在那拍照。

乘客:这本来拍照的就不少。

司机:是啊,您看那一个个的老家伙,拿着那大相机、那大镜头,冲着姑娘的大腿就是拍,真是奇葩。您说他家里的老太太不管嘛,这一天天的在这,广场就是广场,这整得像个T台了,一个个花枝招展的,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啊。

乘客:嗯……唉,这怎么又堵了。

司机:要不您就在这下?走两步就到天桥了。

乘客:还有好几分钟到6点呢,咱慢慢挪吧,我听您聊天。

司机:听我聊天,你这一路说得最多的就是嗯,你还听我聊天呐?

乘客:不是,我说话都是钱,一个小时不少钱呢,我得省着点说。

司机:你是干陪聊的?现在还有这个工作呢?

乘客:不是,您看天桥南边那是啥?

司机:是啥,那不就是楼么?

乘客:您看哪个招牌。

司机:那不是德云社么?

乘客:对唠。

司机:你摘了墨镜我看看,唉,原来你是啊。怪不得不听五环之歌,原来我今天拉了个德云一哥啊。

乘客:回见了您呐。

本文为#对话体脑洞故事#参赛作品,故事纯属虚构,如果雷同那就太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