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

很久没有相见的朋友来信息问我头发现在多长了照片看不清楚,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微叹了口气,自从上次剪过一次齐耳短发,一直不肯生长。齐腰的长发,从此差了一截。

幼时家人总是说女孩子长发好看,便一直留着。有的朋友回忆起与我的初见,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齐腰的长发,于我,却未曾有多大的情怀。只是,在当时剪掉的那一刻,心,有些莫名的遗憾。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矫情,有些东西存在的时候,觉得就该如此,自自然然,理所当然。一旦失去,慌乱、心疼,这些无端端地情绪忽然而来,不知所措。

后来直到现在特意地去蓄长发,不再轻易提及剪发,也不曾染发,可是头发她真的就闹了脾气,不肯长,虽然只是留了那一次短发两年而已,但长发齐腰却难了。现在却对于“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青丝为谁绾”这样的情怀开始心动,有时候,失去一样东西,反而会特别偏爱。

最初对绾青丝这个词组有深刻印象的是在一篇小说里,女主命运波折,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一个避风港,一个每日清晨能为她青丝轻绾的丈夫,而她愿意为他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后来开始偏爱这种情怀,很多的时候,喜欢一件事,一件物,不过是因为所赋予的寓意美好而又令人向往,此种念想,一直扎根在心里,美好的情愫欣欣然徘徊在脑海。

最是欢喜古代佳人的一缕缕青丝轻绾,精致的步摇映衬着女子的娇颜更加明艳动人,你若不小心,看得入了迷,女子娇羞地低下头,只见“斜溜钗心只凤翘”。那代表着,此女已为人妇。那被绾起的青丝底下蕴藏着少女婉约柔美的心事,只有陪她一生的良人方有机会去拆开它,读懂它。而呈现在他人眼中的是妥帖的发髻,岁月沉淀下来的娴静与贤惠。如今这样的习俗已被岁月洗涤干净,却依然忍不住去期待这一缕缕青丝会为谁而绾起,谁又会为我挽情思。

这个年纪的我们,当身边的几个年长结婚得早的朋友步入婚姻的殿堂之后,似乎爱情的话题成为了生活的主旋律,有时候我也会静坐一隅,也觉得也许某天云儿去远游的时候,遇见了你,将这些童话说与你听,然后你会踏尘而来我的城市,与我遇见,也只愿是遇见。

       今天收拾课桌翻到以前买的雪小禅的书,喜爱一些东西,会很偏执的爱到底,没有什么缘由,更谈不上什么深意。就像喜欢雪小禅的文字,常常舍不得一口气把它读完。或许都知道的,真正爱上一些东西,往往是舍不得,小心翼翼又宝贝似的藏着。一直觉得,雪小禅的文字,是有灵魂的,有香气的。不论是小说,还是散文,都有它独特的美,犹如那盛满光阴的碗,有生活味,有薄荷凉。素雅明媚,干净如始,不做作,不浮夸,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失去写作我可以活得很好,但肯定少了味道和气质。”一篇《我为什么而写作》敲醒文字中的我,我开始学会思考,对我而言,文字意味的是什么。是忧伤背后的调理剂,还是记录点滴真善美的一支笔。回头翻看曾经的文字,有伤感的,有快乐的,有矫情的有公开的有设置了权限的。稚嫩的文笔,零零散散落下一些关于自己的心事还有乱七糟八的小事。还是多庆幸,当孤独的心,无处安家时,文字没有嫌弃它。

       有人说过,把日子过的好的人,她身边的事物也是美好的。如果放在几年前,这话我是不信的,在我的认知里,青春本就该轰轰烈烈,不然何以叫青春,何以为流年。现在,我是很认同的,一个把生活过的乱七八糟的人,浑浑噩噩中,或许到头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瞎忙些什么。害怕成为这样的人,却也许就是这样的人。可不管过得怎样至少坚持吧,哪怕是一点点。

坚持,是在我们看来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

它让一个人的外在变得越来越柔软

同时让他的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

不信你试试,

每天坚持看十页的书

坚持每天练字

坚持喝牛奶

坚持去爱身边的一些人

坚持每天多笑笑

哦呵呵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