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拜师学艺|误入月牙谷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哪?蔺雪儿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好像是一个山洞,缕缕药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引起她一阵清咳,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动不了,累得她只好闭目遐想。

她是怎么到这儿来了?对了,她想起来了,她是掉进悬崖的。

之前,她随楚墨非到出云山庄,回来的路上经过春风林,不料魔教叛徒人称笑面虎的上官阳突然寻仇而来,执意要楚墨非交出魔教绝情蛊的解药。素闻魔教绝情蛊的厉害,中蛊之人一生受魔教控制,绝情狠厉,备受蛊毒的煎熬。

她看了一眼楚墨非棱角分明的侧脸,心想他会不会也……

楚墨非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薄唇轻启道,“怎么?绝情蛊这么厉害的毒你以为我会有解药?你也是魔教的元老了这种事你会不知道?”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你没解药。”上官阳一改狠厉哈哈大笑道,“不过,要是以你为交换就不一定了,你说呢?少主。”以楚墨非威胁楚霸天他就不信楚霸天不会交出解药。

楚墨非冷然一笑,“你想威胁教主?叛徒还想拿到解药?今天我就为魔教清理门户。”说完祭出玄铁,炫光映着他幽深的眼眸,清冷决然。

“难道少主不想拿到解药,甘愿一生受教主的控制?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他不信楚墨非没有动摇过。

她的顾虑原来是真的,楚墨非也中了蛊毒,他可是魔教少主啊,看过出云山庄时落寞的背影,此时内心多了一丝心疼。

料他曾是魔教的神算子,此时也算不出楚墨非内心在想什么,也是,他们父子俩一向心思难测。他笑意浅浅的等,等楚墨非动摇,这样就少了一个对手,有何不可?

“我不跟叛徒合作。”

上官阳脸色瞬间阴沉,看来非得使用武力不可了。一阵刀光剑影,狂风呼啸,楚墨非的玄铁剑在风中刹刹而响,上官阳脸色变得铁青,刚才的过招,楚墨非招招狠厉,内功也是极强,琅琊榜上天下第一剑玄铁果然名不虚传。自知武功不及楚墨非,此番下去定会丢了性命,于是上官阳看到了不远处的蔺雪儿。

趁楚墨非不妨之际,一把掳走蔺雪儿,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武功也使不出来。

惊得蔺雪儿大喊,“啊!楚墨非,救我!”,楚墨非手持玄铁一路追上去,追到了悬崖边。

上官阳把剑架在蔺雪儿雪白的脖颈处,瞥了一眼旁边的万丈深渊,吓得她花容失色。“等等,上官阳,这是你和楚墨非还有魔教的恩怨,与小女子何干?何不大仁大义放了我。”

上官阳用手指轻薄的刮了一下蔺雪儿清丽的面容,眼睛微眯笑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小美人,我还真舍不得你死呢?如果楚墨非替我拿到了解药,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蔺雪儿面红耳赤的生气道,“我和楚墨非毫无关系,你劫持我也没用。”上官阳在贴近她耳边道,“真是只小辣椒,你以为我会信吗?”

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楚墨非看到,楚墨非的左膀右臂雷鹰也赶过来了,“你以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可以威胁我?”眼底深沉,看不清情绪。

冰冷的剑贴近肌肤,让她恐惧的屏住了呼吸定定看着楚墨非。这样的楚墨非让她不敢确定,是否她真的威胁不到他?

“只要你帮我拿到解药,我可以饶她不死。”上官阳笃定的说,他相信他手上的砝码。

但是他料错了,楚墨非是何等的绝情,眼里毫无波澜,“那就看你有没有命活着回去了。”说罢,楚墨非一掌快速袭来,雷鹰也迅速的飞奔上来。见势不妙,上官阳转身一掌把蔺雪儿推下悬崖,几乎同时,上官阳也被一掌打到吐血而亡。

“楚墨非!我恨你!”掉下的同时,蔺雪儿气得大喊出声,原来他真的无情。

万幸她还没死,想着他日出去非得找楚墨非算账不可,细眉不禁微蹙。

“小丫头,你醒了?感觉如何?”一道低沉的笑声响起。

蔺雪儿再次睁开眼,一个花白头发,面容沧桑,粗衣布履,略微驼背的糟老头子映入眼帘,这老头子内功定不凡,刚才她在冥想时竟察觉不到他靠近的气息。

见她睁开了眼说道,“醒了就好,来,把药喝了。”说罢,扶她起来,一碗青褐色的汤药就端到她面前。忍着难闻的味道,闭眼一口气把药喝完了。

感觉苦到心里去了,“蛇胆和灵芝草,还有红莲。”蔺雪儿想行礼,奈何使不上力气,“是老人家救了我?大恩大德雪儿没齿难忘。”

“你还挺聪明的,大恩不言谢,你从山上摔了下来,又被封了武功经脉,还是好生调息吧。”老人拒绝了她的行礼。

蔺雪儿环顾四周,洞中宽阔,阳光从洞外照进来一片亮堂,药材零散的摆放,药炉冒着水汽,书卷堆满书架落了灰尘。“这里是什么地方?老人家是何方高人?不知雪儿能否知道。”

老人目光炯炯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平静多年的月牙谷是否再起波澜?“这里是月牙谷,我的名字嘛?”转而笑道,“我倒忘了,山人一个,姑娘何必执着知道呢。”

见她疑惑,转而问道,“姑娘是怎么从山上摔下来的?莫非是仇家追杀?老夫采药时正好发现姑娘挂在树桠上,真是福大命大。”

蔺雪儿脑海浮现出悬崖边上楚墨非决然的表情,迟疑了会儿,“仇家追杀那倒不是,以后是不是仇家就不一定了。”

老人笑然,一来二去这丫头反将了自己一军。

此时春风林,一袭红黑色长衫的身影伫立在悬崖上,楚墨非看着不见底的悬崖,只差一点,他就抓到她的手了。

灼心的疼痛感袭来,他顿时大惊,莫非他动了情,怎么会?他当初立誓为魔教事业绝情一生。从不允许自己受威胁,他讨厌不受掌控的感觉。

他痛苦地俊眉紧皱,努力平复身上很久没发作的蛊毒。雷鹰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感叹雪儿姑娘真是少主的情劫。他已按少主吩咐派人到悬崖下方寻找,却了无人迹,或许死了更好,少主就减少了威胁。

“少主,属下不力,没能及时救下雪儿姑娘。悬崖下方也找了没有找到人,只找到了雪儿姑娘的发带,请少主责罚!”雷鹰下跪请罚。

拿过雷鹰手里通透的白绫,想起她飘逸的黑发和清丽的容颜。脸上风轻云淡,眼里的波澜却出卖他的情绪。

“走吧。”他还要去蜀山,容不得他再停留。

喝过药后,蔺雪儿感觉身体好多了,被封闭的武功经脉也一并打通,通过调息已无大碍。肚子饿得咕咕叫,只好寻着捣药声走近药炉旁,老人正一门心思的捣药。

“老人家,我饿了,可有吃的?”

老人抬起头看她,“没有”又指了旁边的果子,“有几个果子。”然后继续低头捣药。

蔺雪儿一脸泄气,果子也好,先吃饱再说,拣起一个稍熟点的果子在衣服上擦擦便吃了。“老人家,你在做什么?”深更半夜的捣药。

“做解药。”低头捣药不看她。

“解药?何人中毒要解药?”她百思不得其解,这里就他们两人。

“我们都中毒了,就是刚才你吃的果子。”他淡淡说道。

“什么?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却不告诉我果子有毒。”蔺雪儿看着手里只剩一半的果子,气打一处来。“老头,救人又毒人然后又救人很好玩是吗?”

看她阴冷的表情,想到山下那个女人他竟有一丝恐惧,天下女人都不好惹,连忙解释,“只是轻微的中毒,我以为你会察觉出来,看来你只会识药,却不懂毒。这是一种叫蓼的毒药,无色无味,可让人提不起内力,下毒之人可轻而易举把人杀了。”

蔺雪儿单手试着运功,竟真的提不上内力。他也吃了果子,“毒不是你下的,既然你可识毒又怎么会吃了这果子?”

他一句话差点没让她背过气,“因为我饿了。”

“这果子哪来的?你不是说这月牙谷常年无人居住吗?”

“山下送过来的。”

“山下还有人?是你的仇人吗?不然怎么会下毒害你。”这月牙谷真是越来越让她好奇了。

“你话真多,赶紧帮我把那边的肠百叶拿来,不然明天我们都得死这儿了。”

“还不是你害的!”雪儿嗔怪他,一边乖乖的拿药,这老头能识毒能制解药,不知是何方高人,想想琅琊榜上的神医皆是赫赫有名的再世华佗,实在想不出眼前的老头是谁,回去后一定问爹爹。

“老头,我问你,你知道绝情蛊吗?”蔺雪儿想或许他知道绝情蛊,这样楚墨非或许就有救了。

“据我所知你并未中蛊毒,你想救人?”他一看就猜出她的心思。“用蛊之人向来是西域的外族或南蛮的土族,蛊也神秘难解甚至无解。”

难道楚墨非真的就……

“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就像毒药既能杀人也能救人,蛊毒也不是没有解决之法,但是我这辈子都不会踏出月牙谷,你那位友人想来也没救了。”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雪儿下跪道。

本想逗她,却未料到她竟如此认真,她冰雪聪明,他一生所学也算有人继承了。欣然一笑,“不叫老头了?起来吧,往后的日子你先从识毒,用毒开始吧!外加打扫做饭。”

蔺雪儿讪笑着起身,这老头真是较真。“是,师父。”

在月牙谷的日子倒过得恬静安然,每天除了打扫做饭,就是阅览医书,采药,熬药,制毒,解毒,还有防山下之人送来的各种东西,如此反复,日子竟一晃而过半月。不知山外的情况如何,爹娘和宋哥哥是不是在焦急的找她?还有楚墨非,他会心怀愧疚吗?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同路人而已。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五期:拜师学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愿逆着河流而上 爬上三门,越过壶口 游到那座陪伴了你三年的铁桥 远远地望着 渴望有一刻会看到你的身影 亦或望见你...
    AF_EIE阅读 71评论 0 0
  • 1. What am I the proud of this semester ? According to th...
    舰长_饶济安阅读 118评论 0 0
  • 原作者:Nick Babich 翻译者:Puddinnng 本教程为翻译教程,原文地址为: http://babi...
    Puddinnng阅读 988评论 1 15
  • 今天,把房间里里外外翻整打扫了一遍,整个人也都舒畅了。 心情莫名愉悦,利用下午的时间进行了冥想,也是为了完成这次的...
    爱吃鱼的小白羊阅读 80评论 0 0
  • 高考毕业了,在接受到录取的信息后,便立刻与爷爷联系,应从爷爷的心愿回到这个我十几年没有回到过的老家。在坐火车的路...
    思芳啦啦啦阅读 18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