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 | 和美的本草干红

96
吴新芳
2017.03.12 08:12* 字数 2100

文/高岭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符合想象。有些时候,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有些时候,星不是夜的故事,情不是爱的故事。

在这喧闹的凡尘,我们需要找到一种东西,来安放自己的灵魂。

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也许,是一款醇厚老酒。

让我们来听一个故事,一个北大人和他的本草红酒的“荒诞”故事,一个安放自己灵魂的故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离经不叛道

在干红葡萄酒中添加植物提取物的做法,在多数人看来是一种“离经叛道”的“荒诞”之举,尤其是那些热爱葡萄酒、捍卫葡萄酒的纯粹的人。然而,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的吴新芳却这样干了,而且,醉心近十年。

尽管在西方葡萄酒史中,很早就有在白兰地(葡萄蒸馏酒)中添加草药的做法,被称为“加香葡萄酒”一族,并且迁延数百年,甚至某些品牌俨然是当地葡萄酒文化的一张名片,诸如法国廊酒、法国修道院酒、意大利威末酒、捷克的国酒等等,但是,当代葡萄酒界确是没有人冒大不韪而在干红中添加本草植物。

然而,吴新芳却认为,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语境中,本草红酒自有它的合理性,既不同于西方的加香葡萄酒,也不同于东方的药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新芳说,他在《雍正起居注》中,找到了洋御医在葡萄酒里边添加中草药的记录。被奉为“扈从医师”的天主教传教士罗怀中,在1733年七月初六日为雍正皇帝进献了三款“西洋葡萄药酒”以及说贴。意大利传教士罗怀中所奏西洋葡萄药酒是为皇上进补,他的作品口感如何?雍正是否喜欢?御药房是不是加大定购从而风靡一时?遍查后来的《起居注》并没有后文,然而,有一点毋庸置疑,罗怀中是个爱探究的人。

西方人对红酒的理解是快乐、愉悦,中国人接受红酒主要是欣赏它的快乐,也有人是接受了医学界对红酒健康价值的研究成果,认为红酒是健康利生,喝红酒利身心;

老外有评价

那么,吴新芳添加本草植物的红酒,就是单纯强化红酒的健康功效吗?在西方同行看来,本草红酒也是离经叛道的荒诞行为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4年,在北京TOP WINE国际红酒展上,西班牙阿尔孔德(Bodegas Alconde)葡萄酒业的代表鲁本•埃切维里亚说,里面有中草药成分,我认为那是一种有益于健康的做法。他说,当然能接受葡萄酒里添加草药。西班牙也有很多草药和健康食品,它们是好东西。

阿尔孔德(Bodegas Alconde)葡萄酒业坐落于西班牙南部著名的纳瓦拉(Navarra)产区。它出产的桃红酒是西班牙最好的,在世界同类酒中也赫赫有名,多次获得国际葡萄酒挑战赛大奖。

范凯奇先生是法国奥堡睿世家的创始人,在品味过百利生本草干红之后,他说,“我觉得这款酒很合我的口味,有一种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我感觉到了大地的味道。还有其他什么味道吗?没有吧?要不是你告诉我里边有草药成分,我真的没有尝出来。”

范凯奇说,在葡萄酒里添加草药的做法,“应该是一个好主意吧,从健康角度出发这也是一个方向。就像我们所做的,试图了解中国人的特殊偏好,试图满足他们的要求。”

范凯奇先生提到的“中国消费者的特殊偏好”,无疑是指健康养生,那么,本草红酒的创新,只是借助于传统中医药文化“治未病”的优势、对接中国消费者的养生情结、形成自己的产品优势吗?

吴新芳则更愿意说,快乐才是本草干红的护身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比如我们的茶叶,起于唐,兴于宋,明代之后,才渐入西方,但是,西方人还是用他们更为适应的香料,对东方茶叶做了改良,研碎香料和茶叶,制成袋泡茶,解决他们的口感认同。”吴新芳认为,口感认知中潜藏了太多的本土积淀,口感认同是最基础的,然后才可能上升到心理认知和文化认知,本草与红酒的圆融,首先要解决好消费者的感官享受,才可以唤醒中国消费者的中医药文化认同,也才可能形成中国的、民族的、特色的产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美,才能喝美

吴新芳有了配制植物配方干红的想法后,即大胆付诸了实施,目前已经出品了杞红葡萄酒、参花本草红酒、龙玫本草红酒和山佛苓本草红酒四款,吴自嘲地说自己是北大培养了一个另类。在没有干这件事之前,他并不喜欢红酒,对于红酒文化更是四顾茫然。今天,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成为本草红酒最坚定的传播者,他认为,正是因为怀有对红酒和红酒文化深深的敬畏,才让他确定了本草红酒“圆融”的产品理念,圆融与世界顶级红酒的丰满境界说到根源如出一辙,就是能在这个产品中感受到的更多、更复杂的存在,香气、不同的变化的口味,酿酒师将这些“丰富、复杂”融为一体。

那么,创造本草红酒荒诞吗?

吴新芳说,“健康又好喝,就是本草红酒的想法,它是一种东方特色的红酒,西方红酒文化值得尊重,中国的本草文化也可以大胆走出自己的路,走进生活,更加时尚。中国的本草红酒刚刚起步,它是葡萄酒家族的植物配制酒,无非这样的配制,深深的嫁接了中国的本草传统文化。”

西方人说:快乐的人,才能酿出好酒。吴新芳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变得从容淡定了,他在本草红酒中贪婪地体验着人生之乐。"我欣赏‘圆融美善’的生命哲学,我希望把自己人生的感悟反映在我的产品里,我的人生也因此得到了糅合和醇化。"灵魂妥妥的安放,才能见的如此的光鲜。

本草红酒是不是荒诞,尽管还远没有结论,但已经变得沒那么重要了。

或许,“荒诞”本来就是一些创新者的通病,不疯魔、不成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简介

高岭,1977年生于山西,工科出生,曾从事杂志编辑、广告文案、企划等工作,幼教品牌“卡卡联萌”创始人,大学时期开始诗歌与小说写作,现居北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