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路 (散文诗)

文/闲云

村路直爽,健康运营生活,不栓不塞。除却农忙或红白喜事,很少闻到车马喧,车若避让,总有一轮踏在路肩,亲吻一下泥土。

过去不分四季,路是贪玩孩子的战场,争讨远去。哭笑追逐,人稀屋冷,渐行落寞。两侧高杨和遒榆的年轮荡着顽皮记忆,攀爬的嗽叭夸大细节,炊烟的慈爱呼唤着迟迟不肯回家。

故事被打断,被规矩的青松垂柳花草粘连。淳朴气息睡进岁月底片,严实地压在坚硬的石板下。魂来魄去,日月的脚步亦不留痕。打着响鼻儿和哞哞声,被尾气淹灭。

2017.12.2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