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96
京南孟公子
2016.08.24 17:19* 字数 1943

大学时,有一个很漂亮的同班女生,我们都替她想象她会遇到怎样的爱情,王子与公主?贾宝玉与林黛玉?罗密欧与朱丽叶?想象的开始,一定都美好得跟童话似的,绝不会想到西门庆跟潘金莲那种路子,因为漂亮比平凡拥有更多靠近童话的机会,而童话,是爱情最动人的一件外衣。

但是后来,她遇到的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学长,那位学长一心想做编剧,擅长跳交谊舞,看起来蛮有童话的潜质,不过,他们之间的爱情很短暂也很残酷,在一起不久,漂亮女生就被分手了。

再后来,她遇到另外一个男生,在我们宿舍管理相当严苛的年代还外出同居了,这样的大胆也没有换来另外一种结局,她依旧被分手了。

我们在一边看得着急,替被爱情命中的人着急,也替跃跃欲试一心想被爱情命中的自己着急,难道漂亮不应该更多被珍视吗?难道爱情大多时候就是短命鬼吗?难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都是骗骗无知的三岁小孩子吗?难道将来的自己也会是这般命运?

好像也没什么道理可讲,爱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蛮横得很,看多了在丘比特箭下伤痕累累的身影,也就知道,爱情和性别、外貌、付出多少、时间长度都没有必然的联系,爱情有太多的偶然性又有极大的破坏性,爱上一个人,会因为你可能想到的全部理由,不爱一个人,也会因为你可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我爱你,跟我走吧,这真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我不爱你了,别再来找我,对于依然不能放手的人,这真是语言学史上最伤人的话语。

不过,宇宙都会经历大爆炸,地球也会经历版块漂移,城镇会在地震的顷刻间坍塌毁坏,一个人走路的时候会被车撞到,一个准生命会在孕育的过程中戛然终止,一切皆多变幻,更何况是一段亲密关系,至亲,至疏,都是自然不过的生物现象。

可以想象那种黑暗,但最终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把黑暗熬成黎明的曙光,渡过劫难,重新上岸。

等到到了婚姻里,形势比恋爱时还要复杂千万倍。因为婚姻不等同于爱情,纳入了更多家庭、社会、名誉、利益、后代的因素,总之就是很可能痛痛快快地结了,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分开。

就像王宝强,大明星啊,有钱有名,婚姻怎么会闹到这么不堪的地步。吃瓜群众们怎么捯饬都捯饬不明白,没有感情了,过不下去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不就行了,反正他们有钱。女的若是另寻有情郎,早点从婚姻里抽身,难道王宝强还会整死她不成?王宝强若早发现妻子有异,又何苦步步为营,早点划清界限、撇清关系岂不省时省感情,把痛苦和仇怨放大无数倍,被千夫所指万夫笑骂,难道爱情还会回来吗,难道婚姻还会有花好月圆吗?难道就不会伤心难过疯狂了吗?正如精明人所言,不过落得个两败俱伤。何苦上演这一番口水大战。

不在其中,当然说得轻松。明星也是人,不是圣人和超人的凡人,明星也有想不明白、控制不了的局面吧。

学会接受,学会主动打破现有的秩序重建另一种秩序,学会宽容和放手,学会在情感之外的关系里也能照顾到他人的感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谁不是一边活着一边学习,才能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更风平浪静一些。

平静都是一时的,风暴也是一时的,都会翻篇,这就是必须要坦然接受的真实。其实这样想,所有的理由也就没有了执着的意义,若陷入僵局,就得学会放自己一条生路。

那时,听说我曾认识的一个女孩因为单恋一个男孩而精神分裂了,我就觉得特别难过,即便是单恋他一辈子,你依然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把感情之外的其他部分都过得风生水起,也不枉在尘世走这么一遭。当你的意识全部沦陷不为自己所控制了,还有什么是你能真正拥有的呢?你连认真清楚地看他一眼都不能了。

这次回家,听我的旧日恩师说到她多年来的婚姻生活,家暴,外遇,婆媳纷争,婚姻中那些杀人不见影的暗黑部分,她都经历了。曾经美貌、风情、骄傲的一个人,因为过度抑郁,身体落下很多病症,没有安全感,也没有真正透亮的一丝欢愉。我替她特别不值。为什么不离婚呢?世俗观念算个屁啊,家人的面子算个屁,自己的幸福不是头等大事吗,自己自由幸福了,难道孩子不会更多享受到自由幸福的照顾吗?一个人无拘无束,总好过两个人怒目相向咬牙切齿吧。

所以,昨日在我的生日大趴上,听说领导的某个学姐中年离婚,彼此都是大学的老师,没有外遇,没有硝烟,不过就是因为过得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滋味了而又不想凑合下去,就果断地离了。拍手称快,真是明智干脆的人。

“不就是个心碎吗?有人在跳楼,有人在挨饿,有人得癌症,有人被砍死,有人不幸生存在了伊拉克,那么多心碎的声音,那么多蚂蚁的哈欠。就当上帝是一个小男孩,喜欢没事就切蚯蚓。没有什么理由,就是下了一场雨,屋檐下冒出无数的蚯蚓,而他手里正好有一把小刀而已。”

不就是个结束再重新开始吗?人的一生经历几十个春夏秋冬,难道还经历不起几个分分合合吗?

不就像是一次蹦极吗(虽然我真的恐高,至今没有尝试过),再狠一点,就像是无人区的历险?眼一黑,心一横,一切很快或很慢都会过去的。而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