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91)

先祝祖国母亲生快,再愿大家都能同乐!

今天楼主参加婚礼,所以更得比较少,抱歉哈各位亲,晚上或许还有一更,说不准,大家别等了,早点休息,明天看一样的~

最后祝大家开心快乐尽情浪每一天!

————————

翌日,东华、承吞、凤九一行人便先至九重天,待得登泯到来,方才一同前往凌霄宫。

一阵寒暄过后,登泯便先关心凤九所中的毒,听凤九说他身上的毒已解,登泯很是开心,便道:“帝君果然神通广大,连太医说相当难治的毒,帝君你也有办法,登泯佩服佩服。”

因登泯并不知帝君是缘何解了凤九所中的毒,只听承吞大略说过,凤九失踪那几日是与帝君在一起,既然现在凤九的毒已解,那多半是帝君的功劳。如此看来,东华帝君倒真是自有他的厉害之处,绝对不能小觑。是以他刚才所言皆是发自肺腑的称赞。岂料他话音还未落地,剩余三人却突然不说话了,登泯也颇有些意外,不知他方才所言有何不妥。

不过登泯向来善于识人颜色,他瞧帝君面色不好,便又转了个话题:“帝君,你的伤还未好吗,怎么脸色仍是不善?这应该有不少时日了吧。”

然后四周更静了。登泯瞧着承吞与凤九脸色都有些复杂,反而是帝君自若答道:“恢复得较慢罢了。”

登泯便转了个话题:“帝君您抱恙在身,还特地陪登泯前来凌霄宫,这份恩德登泯终身没齿不忘。”说罢长身一揖。

帝君也不多说,只道了一声“走吧”就率先朝前走去。数人便齐齐前往凌霄宫。

到得凌霄宫处,略微候了一阵,天君方才姗姗来迟。

登泯瞧见天君驾临不由得恭下身子,心悦诚服的叩拜,而后方才自报名姓:“赤兔族登泯见过天君。”

天君颔首道:“免礼。早听兔帝夸过他的长子,如今一见,确实风度翩翩。”说罢话音一转,语带哀思:“兔帝与你二弟的事,本君也已听说,确实是令人痛心,你需得尽快振作,重振赤兔族的雄威才是。”

登泯恭敬答道:“多谢天君关心,登泯自知肩上责任重大,始终不敢有丝毫懈怠。此次前来面见天君,也是想征求天君同意,请允许登泯尽快承袭兔帝之位,好尽快安定连合二荒的局势与民心,更好的为百姓鞠躬尽瘁。”

天君赞道:“登泯果然是有大志,本君又岂会不允?”

登泯喜道:“多谢天君。”

天君又道:“不知你想取个如何的封号?”一般而言,皆是天君直接赐封号,倒没成想,此次天君竟然会主动允登泯自主决定。虽然未知是否看在兔帝、帝君及蚌王的面子上,但这倒确实是一份殊荣无疑。

登泯自然明白天君的厚待,也不推却,微一思忖方答道:“多谢天君厚爱,登泯倒还真有一二想法。因父君不慎被奸人所害,丧命于武力,故登泯想引以为戒,在连合二荒大力倡文来抵制武力、暴力,是以取一个“文”字;而我连合二荒的衰荣,一直是父君的心头大事,未来也将是登泯的心头大事,登泯自当竭尽全力,开创连荒的长治久昌,是以取一个“昌”字,也算是登泯告慰父君的在天之灵。”

“文昌帝君?”天君口里念道:“好一个文昌帝君。寓意深远又寄托了对亡父的忧思,不错,不错!”

登泯续道:“登泯还有一事恳请天君恩准,而这件事也算是亡父的一个心愿。他生前,登泯不能替他完成,已是尤为抱憾。如今,登泯无论如何也想替父君完成这个心愿,是以大胆冒昧的提出来,恳请天君能够恩准。”

天君见登泯说的诚恳,眼中似乎强忍悲痛,料想他心里必定有许多伤痛,而现在他又口口声声是为了亡父,那么必定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要让自己答应。

天君便道:“你不妨直言,若是本君能够办到,自然会不遗余力。”

听到天君允诺,登泯方道:“天君您必定可以办到。早先父君还在时,就一直希望赤兔族能与青丘联姻,希望登泯能与青丘女君缔结婚约。”

“这……”天君倒没想到登泯提出的会是此事。此等嫁娶之事多半是由双方父母长辈定夺商议,自己既不是登泯的父母,也算不上凤九的亲缘长辈,若贸贸然决定此事,未必会合了大家的心意。

见天君犹疑,登泯解释道:“前番登泯前往青丘住了月余,凤九殿下一直热情招待,是以登泯对殿下颇有好感。后来殿下也来了连荒,登泯与殿下接触更多,也发觉出殿下更多的优点。此番父君突然逝世,多得有殿下从旁陪伴、一路开解,是以登泯才能如此快的走出阴霾。就连此次前来九重天,殿下也主动一同前来,令登泯感动非常。因此登泯与殿下可以说共过不少患难,相处也甚好,故登泯此番才会在天君面前冒昧的提出这件事,还请天君赐婚于我俩。”

“是吗?如此便甚好。”天君便舒了一口气,又想现下连合二荒并不安定,登泯初登地位,也不知会否引起不少风波,若九尾狐族能与赤兔族联姻,自然会有助于连合二荒局势的稳定,而且自己还卖了一个人情于登泯,日后他应该会感激在心,想着要找个合适时机还自己这个人情,更加会励精图治,对天族忠心耿耿,这也有利于这四海八荒的太平。如此看来,若能成全登泯,那这个提议背后的意义倒远比两个人情投意合来得更为重要与深远。因此天君心里自然觉得如此甚好,于是又看向凤九,想听听她的意见。

而凤九,此刻却在神游。刚刚凤九乍听到“文昌帝君”心里面就是一抖,如若没有记错,当初她割去一条狐狸尾巴化为一柄匕首时,曾经想在三生石上重新刻上帝君的名字,奈何每当自己刻下一笔,那三生石便会自动融去那一笔,任是凤九如何努力也不能刻下帝君的名字。当时帝君还劝她放弃,凤九却怎么也不肯相信,直到那刻下的无数个字迹无数遍消融……

无助的靠在三生石上时,凤九才发现自己的名字是与文昌帝君紧挨着,按照三生石的惯例,这就是说她命中的姻缘应是文昌帝君。当时凤九并未太在意,直到此刻,眼前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文昌帝君……真的是所有人都逃不过天命,而天命也终不可逆吗?凤九突然觉得这未知的一切都很可怕……

正在她恍恍惚惚的其间,她似乎听到这个所谓的文昌帝君正在请求天君赐婚,所谓的文昌帝君要娶她凤九。三生石怎么会如此灵验,难道自己的命运就此被三生石束缚了吗?

陷入自己思绪的凤九自然未察觉到天君在征询她的意见,而天君见凤九并无反对之意,猜测她多半是因女儿家的害羞所以不好这样公然答应,但心里应该是愿意的。天君他也是过来人了,自认为还是很懂其中的道道儿,便开口:“既然他们二位并不反对,不如……”

“且慢!”帝君突然出声打断。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