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秋,长江之歌(13):高山流水见琴台

长篇散文游记·连载


10月5日(2):武汉琴台

        出归元寺,准备去附近的琴台。

        这时,一位挺漂亮的操一口京腔的姑娘向我们打听道路,我爱人也用北京话与之交谈。这时,正赶上下雨,小吴又主动同那位姑娘打了同一把伞。这样,大家就认识了,相约同去琴台。这位北京姑娘名叫屈慧,对我们为她单身出游感到的疑惑解释说,她的男朋友在武汉念大学呢。

        长江大桥的汉阳桥头是龟山,龟山脚下,月湖之滨,有古琴台旧址。这里鱼藻交映,松木森森,环境十分幽静。

古琴台(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古琴台是知音文化的发祥地,历代古籍均有记载,特别是明代的冯梦龙《警世通言》,以小说形式渲染感人的故事,生动而曲折的情节,更加引人入胜。相传春秋时代,楚国有两位音乐大师俞伯牙、钟子期,在汉阳相遇相知,成为知音。后《今古奇观》进行了转载,《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更加奠定了大众认可的“知音文化”的根基。

        后人为纪念这两位音乐大师,逐在此建琴台。据《宋皇书录》载,北宋时已有琴台,几经兵祸战乱,主要建筑荡然无存。清嘉庆年间(1796-1802)由湖广总督毕秋帆重修,复其旧貌,并请汪容甫作《重修琴台记》。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不是清代原貌,历次战乱对琴台皆有损毁,最后一次史上最大规模的修缮是在前年(1981)。“朱弦已绝,空桑谁抚?……高山流水,相望终古”(《琴台纪略》1919年)。 

        在青松翠柏掩映下,一栋两重飞檐“高山流水”仿古建筑,彩梁画栋,金碧辉煌。前有非常雅致的石台(1957年重建琴台时建),立一人高四方石碑,上刻仿米蒂“琴台”行草与琴台简介。石台周围有汉白玉石栏,其上刻浮雕,皆为相关历史典故。


琴台 (本文作者拍摄于1983年)
琴台(本文作者拍摄于1983年)


        霏霏细雨,打湿衣衫和头发,仿佛“高山流水”的音符,淅淅沥沥滋润着我们,胸中涌动“巍巍乎若泰山,汤汤乎若江河”的激情……


      《吕氏春秋·本味》:“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泰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江河。’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

     (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古琴台题刻很多,横额“琴台”二字为宋代书法家米蒂所书。在“琴台碑廊”,有清道光六年(1826)岭南宋湘的题刻:“噫嘻乎,伯牙之琴,何以忽高山之高,忽流水之深。不传此曲愁人心。噫嘻乎,子期知音,何以知在高山之高,知在流水之深。古无文字直至今。是耶?非耶?相逢在此,万古高山,千秋流水,壁上题诗,吾去唉。”其书法洒脱,有“笔飞墨舞”之势。董(必武)老、叶(剑英)老观后,曾索取宋湘拓片珍藏。

(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待续)   



        注:此文(原标题《1983·秋,长江召唤,我们出发……》,为了标题更具时代背景,也更加含蓄和洗练,故改之)是记叙散文体裁中的游记,且是沿着时间场景顺序,以日记形式和场景变换为行文结构(进行连载);同时,为了使内容更加丰富,采取“时空叠加”的方式,加入了同一空间的不同时段的内容。

        本文为作者断续历时11年于1994年底完成,然后压箱底25年;2019年第一次修改,增强了文中历史事实、时代特征、地理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史料性与真实性,尽可能做到顾言而见貌,即字而知时;2020年6~10月第二次修改,对第一次增改再次补进文史地情内容,进一步加强了行游中从感受到感悟的内心演进,并修辞润色完善;全稿约8~9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