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五庄观事件——一个乡镇企业家的阶层焦虑

字数 6294阅读 234

“设局者”镇元大仙万万想不到

表面胜券在握的自己

其实早已是另一个局中局里的祭品


1.一个精心设计的碰瓷

就在“西游集团”取道流沙河,收编沙和尚势力时,隐在云端旁观的镇元大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万寿山,必然是他们绕不过的一站了。

西游集团是敌是友,一时难以判断,这个集团背景之复杂,业务之新奇,愿景之隐晦,成长之迅猛,和以往的创业团队都不一样,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然而,不管是敌是友,这对于自己危机重重的万寿山五庄观集团来说,都应该视为一个机会。

首先,不论是敌是友,五庄观的产业基础,定然无忧。有镇元大仙自身的修为和在业界的声名来镇场,别说唐僧师徒不敢胡来,就是背后的观音菩萨也不会硬杠,至于背景更深的如来、老君,扣一个高帽就稳住了。

其次,即使冲突,五庄观的赢面也大。西游集团虽然一路凯歌,但他们这次的创业毕竟还在起步阶段,面对实力雄厚的五庄观,他们必然不敢耗费太多资源和精力,正面硬攻。到时不论是讹他一笔,还是强迫入股或换股,都是一笔稳赚的买卖。

第三,西游集团的弱点突出。西游集团向来行事神秘,低调操作,只要把冲突闹大,那些看热闹的kol、自媒体的头部大号,定会蜂拥而上,到时候以他在圈里的宿望稍加引导,定然是引爆性的传播。为了防止曝光,西游集团定然做出巨大让步,到时候,就是我为刀俎,他为鱼肉的情势。

所以现在的关键所在,就是如何找到稳赢的切入点,引爆这个冲突。

当唐僧师徒在西行路上盘桓时,镇元大仙紧急召开了五庄观高管大会。

会议的场景仍然是令人唏嘘不已。

五庄观眼下经营困难重重,技术老化,流动性枯竭,人才流失,镇元大仙当然看在眼里。让他最头疼不已的,是严重的人才流失:看着台下黑压压的员工,竟一时没人能帮他制定一个令人拍案的设计方案。

不过好在自己内心新添了一把火,看着徒众们庸碌的方案,他的脑子却早已生出一条令人叫绝的思路——

赌上五庄观的产业基础:人参果树。

人参果树三界仅此一颗,其稀缺性和价值世人尽知,现在正好果子成熟,唐僧那些徒弟可是不善类,不可能不动心,一定会偷吃,到时冲突一起,再加一把火,勾起他们打砸抢烧的恶性,让他们推倒这树——后来的事,就一切在我掌握了。

这条计策妙在损失极小:人参果和五行相畏,打砸起来落土隐藏,果子没甚损失;至于如何复活倒下的树,镇元大仙早已秘密研究成功,这样的技术世上绝对只此一家。

到时候把事情闹大,西游集团自然无法收拾,只能任人宰割。等他收割完利益,再来把树复活,果子复原,就是一本万利。

镇元大仙不禁笑出声音。

剩下的事,就是他和全部员工,找个借口避开,把一个空空的道观留给唐僧师徒来破坏。

不对,应该留下年龄最小,脑子不太够用,辣嘴毒舌不饶人,又贪吃贪睡贪便宜的清风、明月二人守着山门,关键时候让他们加把火,就等着万事大吉吧。

2.露怯的下马威

除了孙悟空,唐僧师徒都没听说过五庄观镇元大仙,更不知道他什么底细。

他们也没有得到上头的任何暗示,一脸懵逼地到了万寿山五庄观,然后他们又一脸懵逼地看着偌大的道观里边,只有两个还没脱下纸尿裤的道童。

清风、明月果然也不负所托,迎接一脸懵逼的客人,先不报家门,倒是把排场先显摆足了——

看这对联:“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

大家眼前一亮:卧槽这谁啊,口气比太上老君都大。

看这大厅,我家不供奉道教众神,只供“天地”二字。

唐僧师徒问为啥。

“三清是我们老总的朋友,四帝是老总的发小,九耀星君是老总的晚辈,元辰是老总酒席上凑数的。”

孙悟空听着头有点大,抬头一看:呀我去,天上怎么有那么多牛在飞。

唐僧特别讲礼貌,问候了一句:“你们老总去哪了?”

俩小道童吹牛煞不住,说:“受邀进京参加互联网大会了。”

孙悟空一厅不想忍了:“骚道童吹牛不打草稿,互联网大会是什么规格?谁邀请你一个乡镇企业家去?

清风、明月一看牛皮吹破,寻思这徒弟见多识广,不好对付啊,倒是这师傅傻得可爱,咱专门对付师傅吧。

于是他们只和唐僧套近乎,还摘了人参果给他吃。唐僧傻啦吧唧,不敢吃,便宜了清风明月两个小家贼。他们吃人参果被老猪听见了,老猪就撺掇孙猴去摘。

孙猴进后花园去摘人参果,无意中发现,这个后花园就是个绣花枕头啊!外圈是花园,挡人耳目,里圈却是一大片菜地。

原来这家声名远播的企业,已沦落到自己种菜吃的地步。”孙猴感慨不已。

几经周折,摘了四次,实际只到手三个果子回来,弟兄三人一家一个。

话说虽然五庄观集团不出名,这人参果却是业界熟知,看来五庄观集团的产品还是名声在外的,怎么这企业说没落就没落了呢?

弟兄三人,一人一个人参果,本来一点毛病没有,结果老猪吃完,贪心不足想抢别人的,大声嚷嚷,事情给败露了。

人家道童一数少了四个果子,闹到唐僧那里,本来大家统一口径一心抵赖,道童说少了四个果子,这下大家都怀疑孙猴多偷吃了一个。

那边骂小偷,这边骂分赃不均,猴子里外不是人,一怒之下把树给推了。

推倒了树,事情闹大,四人连夜逃跑,却不知道镇元大仙在周围埋伏已久

再说这镇元大仙埋伏在四周,看着事情发展完全在自己掌握之中,非常满意:嗯,特别是清风明月表现不错,必须加两个鸡腿。

所以你看,蒙在鼓里的清风明月,看到师傅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诉苦求饶的时候,师傅并不恼怒,笑着听他们讲完,笑着让大家准备刑具,笑着去捉逃跑的唐僧师徒四人。

一般人不懂的,之前会疑惑:这么大损失,镇元大仙怎么还在笑?真的是神仙气度吗?但是看到现在,你该懂了吧。别嫌人家笑了,换成你这个没出息的,都该笑场笑疯了。

镇元大仙追上唐僧师徒的时候,并没有直接上场,而是耍了个心机,先是换了一身破道袍,然后才上去,开门见山不隐瞒:我是镇元大仙,来抓你们的,你们四个是不是刚偷了我家东西,还推了我人参果树?

孙悟空一听瞒不住,打吧,抡棒就上。

镇元大仙开打之前,先飞上天把破衣一脱,露出里面簇新一套装备。

不懂吧,这就叫“下马威”:穷和尚们!看看老子身上的装备,是迪奥哦!

孙悟空读书多,一看这阵势都笑喷了:妈的,现在都2018年了,你穿一身迪奥15年的春秋款,吓唬谁呢?

3.失控的闹剧

镇元大仙虽然面子上露了怯,里子上可一点不虚,抬手就四人连马带行李一袖子收走了。这就是一个老牌创业者的业务水平,这就是底气。

事情到此,只是迈出成功前的一小步,剩下还有很多路要走。

唐僧师徒往柱子上一绑,怎么办?直接喊他们老板来赔款领人?显然不行,这样自己占不到一点便宜。

只有继续闹,闹得越大越好,闹得越人尽皆知越好。

所以各位看官就能理解了:为什么一个神仙惩罚小偷,却用皮鞭这种纯物理伤害的刑具,而且打了一个下午,才打了三十鞭,这还是神仙吗?

抗芒!人家当然是神仙,这样一鞭一鞭慢慢打,就是打给旁观的观众看的——

“大家都来看啊~这就是堂堂西游集团的金牌团队啊~偷了我的人参果啊~还特么推倒了我的树啊~连根推倒啊~人参果树我司的命根子啊~我司业务还怎么开展啊~大家都来看一看噻~”

孙悟空是谁,马上就领悟到,这老道是在演一出戏,而他们师徒四人,不过是配合演出的小角色而已。

这一下惹恼了孙悟空:妈的,天宫的弼马温老子都不屑当,来当你闹剧的小配角,牛鼻子老道太看不起人!

本来孙猴子盘算着,让他绑着打几天出出气,接着上路取经就算了,想到此,去他娘的,连夜就走。

师徒四人连夜就逃走,后来仍然被捉了回来。但是,这回捉人的时候,孙猪沙三人都和镇元大仙动了手。

这是镇元大仙始料不及的,他担心,唐僧师徒已经识破他的闹剧,是铁心要逃走。

他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即使他们这次逃跑失败,但是下次如果再逃呢?

唐僧师徒四人刚刚加入团队不久,人心不定。万一他们受不起挫折,一拍两散,各自逃命,下次他固然能抓住唐僧,但那几个神通广大的徒弟哪里抓去

要命的是唐僧是自始至终没有吃人参果的!

镇元大仙觉得不能再耽误了,必须把唐僧师徒逼到自己导演的舞台上去——哪怕杀了最容易杀掉的唐僧。

于是第二次被抓,就动用了油锅——虽然仍然没有魔法加成,但已经是化学伤害了。

孙悟空已经慌了,他动手脚砸烂了油锅。镇元大仙看着自己不多的资产被砸破,心疼难忍,但仍然横下心,又烧开了一锅油:饶你孙悟空会动手脚,老子我也是个神仙,不信炸不死一个肉体凡胎的唐僧。

孙悟空见那道士动真格,不敢再胡闹,只能认输:好,我去给你找医树的良方,哦不,我是去替你给那些kol、头部自媒体大号们做宣传

猴子忍了一肚子委屈,上路了。

4.KOL与和事老的众生态

剩下的一切仍在镇元大仙掌握之中,猴子先去求药方,在一群功成名就,闲的没事,只剩瞎嚼舌头的老神老仙、kol、自媒体头部大号中间转一圈。

他在那些地方自然找不到药方,但这件事,就从那里出发,捕风捉影,添油加醋,传得三界皆知了。

镇元大仙算到猴子在那里找不到药方,所以他只能去求他的后台,观音菩萨。观音菩萨再没有办法,也只能出来给自己的马仔擦屁股,剩下的,就等他镇元大仙来开价了!

镇元大仙算得固然精明,却忽略了那些kol和头部大号的贪婪无耻。最无耻的要数“福禄寿”三星,当孙悟空把消息带到他们耳朵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像苍蝇嗅到大粪的味道,腆着脸围了过去。

这福禄寿三星马上表示,虽然自己没有药方,但愿意以和事佬的身份去斡旋这件事。他们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只要能拉下来脸皮到了现场,最后事情无论成与不成,都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孙悟空看到此景,也是狡黠一笑:镇元老道士,拿老子当傀儡,老子也让你出出血!

果然福禄寿三星马不停蹄到了五庄观,但他们一到地方,就被老猪无情地嘲弄了。在小聪明和无耻领域,老猪和他们真是相见恨晚,他一下子就知道三星打的什么小九九。

于是老猪就不停地插科打诨,变着法骂他们三个是“奴才”、“帮闲儿”、“无耻”。各位看官之前可能疑惑《西游记》原著为什么要用那么一大段的无用文字,只是描写老猪和福禄寿三星的插科打诨,其实就是为了讽刺这些“和事佬”的无耻嘴脸。

孙猴子继续一路寻找药方,他和那些kol、头部大号,还有观世音的对话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片段。

所有这些神仙的话里都有一句话:“你怎么去惹他?”

放在大段文字里,没什么异样,但单拿出来,“你怎么去惹他”,这句话是不是有点话外之音?可能有以下几层深意:

1.这回你孙悟空“横的碰到楞的了”吧。

2.他?镇元大仙?咦!惹不起,惹不起!

3.他?无方,无方,有方也是无方。

这样想来,镇元大仙虽自认为三界名宿,实际上在大家心里,确实算不上美名啊。

只是,起初创业时那么英明神武的镇元大仙,怎么就落得个这样的名声呢?

猴子到普陀山的时候,比观音预料的要来得晚得多。

讲述完经过,菩萨批评孙悟空:“镇元子乃地仙之祖,连我也让他三分,你怎么就打伤他树?”

观音菩萨的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批不像批,夸不像夸?

我们翻译一下:那镇元子,是最早一批的乡镇企业龙头,虽然现在我比他强,但看他面子,连我都让着他一点,再看你,咋就把他的树给伤了?

所以,观音菩萨并不把镇元子当成什么厉害角色来看,而且话语中,还有关心和安慰孙悟空的意味。

当然,观音菩萨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一手打造的明星团队,就这么栽在镇元大仙手里,于是果断决定出手。


5.薄弱的护城河

在观音菩萨出发之前,孙悟空多了几句嘴,说自己一路找了很多神仙求药方,结果这些神仙都没那本事。

菩萨一听楞了一下:你去那些地方干啥?

这句话暴露了观音的一丝内心戏:孙悟空把事件传播给了那些kol、自媒体头部大号,但这些人可是个麻烦,用好了,就能给你助力,用不好,就是给自己埋坑啊。既然发生了,就必须想好对策,谨慎处置了——唉,镇元大仙哪怕有一成观音菩萨的见识,也不至于后来输那么惨。

她紧接着向孙悟空透露,她是可以把镇元大仙的树医活的——就算烧焦都能救活,何况只是推倒。

也就是说——镇元大仙赖以成功的最后护城河,没有了

到了万寿山上空,孙悟空故意大声喊人迎接,慌得福禄寿三星连滚带爬地出门迎接——他们仨这一带节奏,镇元大仙的姿态也有点连滚带爬了。

呵呵,不要小看无耻的帮闲、和事佬,关键时候,就是这么好用。

镇元大仙还有点小尴尬:“小可勾当,怎劳大驾啊?”观音菩萨接茬:“我的马仔冲撞先生,该我赔偿!”

镇元大仙一句“你想咋赔”一句话还没出口,福禄寿三星先插了话:“来都来了,大家都别过谦啦,咱就一起去现场看看吧!”

镇元大仙一股气憋肚里,妈的,这三个老东西。

观音一看,又有媒体,又有和事佬,今天这事儿,可不能简简单单过去了,得显显老娘的威风,同时给你镇元大仙some colour see see。

所以明明蘸蘸水,甩甩杨柳枝就能完活儿的事儿,观音菩萨打定主意,非得整点复杂的仪式感出来,就让大家看呗,反正看最后谁出丑。

这样还可以节省自己宝贵的圣水,只用一点滴在悟空手里,让他摁在树根下面,让它慢慢再生,慢慢渗出所需要的圣水。

等圣水渗得足够多了,观音说:这水要用玉器来舀,这人参果与五行相畏,我是知道滴~

镇元大仙一惊:草,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还说出来,周围有记者的好不好!

然后观音菩萨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就吩咐:“老道士拿个玉瓢过来,舀点圣水!”

嘿,乖乖,你们家不会连玉瓢都没有吧?

镇元大仙心里一紧:妈蛋,我还真的是没有玉瓢

观音菩萨竟然得逞了,于是你看下一幕多丢人啊:

镇元大仙的员工们拿了几十个玉茶杯,几十个玉酒杯,一小杯一小杯舀水供着观音菩萨来洒~

脑补一下这画面,丢人的真丢人,长脸的真长脸。

“镇元大仙家穷得啊,连个大点儿的玉器都没有,人家观音菩萨来救他的树,只能让员工拿小酒杯,一杯一杯接水给观音,简直供不上啊……”

添添油,加加醋,三界的媒体、自媒体都传疯了。

6.最后的稻草

“妈的,老子明明自己会救,方法还简单得不得了!”镇元大仙看着观音菩萨这造作的阵仗,恨得咬牙切齿,又不能阻拦。但同时,他也兴奋地想看,她究竟能不能医活他的树。

万一要不能呢?

正想着,那棵树腾一下长了回去,落下的枝叶回到树上,入土的果子挂回枝上——树,活,了。

“妈妈批啊!”镇元大仙只想瘫软在地上。

他看着雀跃的唐僧师徒,他的心不动;他看了看偷眼暗笑的观音菩萨,他的心也没动;他看着欢呼雀跃着把观音菩萨抛在空中的“福禄寿”三星,心里一阵狂吼——

“妈个鸡啊,我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但是,事情远远没完,树活了,客人总不能就这么打发走吧!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谁要不知此中道理,请看此时的镇元大仙!

镇元大仙只能打下来十个人参果,招待各位。

十个人参果啊!

一个给观音啊!我服气我认输我忏悔啊!

四个给唐僧师徒啊!妈的他们都吃过了可是还得给啊!

三个给福禄寿啊!妈的他们三个来是干什么的啊!

一个我自己吃啊!妈的我不想吃但是不吃会被说小气啊!

一个给员工吃啊!妈的这批员工做了什么!只是帮助观音摆拍给我丢人啊!

耻辱远远没结束。

当着福禄寿三星的面,观音摊牌了

“这一场闹剧结束,一万年一熟的人参果,眼看糟蹋了一大半,而且人参果的核心技术已经扩散了。

五庄观集团的产业非常单一,人参果生产、销售业务,人参果的再加工业务,人参果的股权、期货、信贷、次级信贷业务,等等等等,全是建立在人参果这个产品之上的,看似繁荣,其实是沙上建塔,危如累卵。

为今之计,五庄观集团只有并入西游集团所属的西游股份。两家荣辱与共,技术共有,共同开拓更广大的市场。你镇元大仙还可以进入西游股份的股东大会,现有员工也可以凭能力加入新单位。

你看如何?”

句句是危局,句句是折磨他已久的心事

镇元大仙看着观音菩萨的红口白牙,竟然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受是绝望,还是解脱。

他就像一根就要沉入水底的稻草,慢慢体会着淹没之前的平静。

突然他看到了孙悟空,他想起来,他答应孙悟空,医活了树,就和他结拜的兄弟。

对,不能就这样放弃,他要和孙悟空搞好关系,孙悟空如果是他兄弟,就等于是他入股了西游集团啊。孙悟空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就是他翻盘的一切希望所在。

神仙是不会死的,不死就有希望。

镇元大仙看着孙悟空,心思又开始活络了。

                                                                   

                                                                      ----完结----

文 / 十一号井

图 / 86版《西游记》剧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