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赏析131:语语有境界

稼轩《贺新郎》词“别茂嘉十二弟”①,章法绝妙,且语语有境界,此能品②而几于神者。然非有意为之,故后人不能学。

注释

①稼轩:辛弃疾。

《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辛弃疾

绿树听鹈。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啼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②能品:精品,多指书画、诗词等艺术作品。

译文

辛弃疾的《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这首词,章法绝妙,并且句句都有境界,这种精品的词几乎接近神品。因为这不是故意为之的,因此后人很难学到。

赏析

辛弃疾的词,通过运用奇特的想象与夸张、比兴寄托的手法和奇特的语言,多现炫目之色、发聩之声,创造出宏大的意境和雄壮的声势,表现出慷慨豪迈的风格,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同时又能取众家之长,表现出风格的多样化,使婉约词与豪放词有机结合为一体,浑然无痕。这是他的词独一无二的艺术特色。

《贺新郎》这首词中多处用典,却又不露痕迹,与词中的景物描写形成完美的统一。词中鹈声、鹧鸪声、杜鹃声,声声悲泣,马上琵琶,长门紧闭,易水萧萧,西风寒冷……悲歌响彻天际,声声相接,啼血悲彻,不绝于耳。种种惊心之声,纷至沓来;种种惊心之色,凄凉迷离,让人耳闻其哀、眼见其悲,字字有悲意,境界又高远,情致且深沉,是为“语语有境界”。而这首词并非作者刻意为之,只是当时感情如此,一气呵成,这是辛弃疾的性情所致,不是能学得来的。因此王国维对辛弃疾这首《贺新郎》的评价才会如此之高:“章法绝妙,并且句句都有境界,这种精品的词几乎接近神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