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食肉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写道:“我年纪还轻,阅历尚浅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近日来,“创造101”的选手杨超越受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质疑与诋毁。因为她的实力配不上居高不下的人气,因为她没有为粉丝的喜爱,感恩戴德、披星戴月地努力,没有在舞台上取得大家“希冀的”“突飞猛进的”提高。人们高歌着“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对不劳而获,少劳多获的人投之唾弃与鄙夷。的确,社会的种种不公常让人郁结于心,在网络上一吐为快也无可厚非,但一直站在道德的高地俯瞰、批判他人确实是有失公允了。如果能亲历他人受过的种种苦难,也许有些“键盘侠”也会为自己过激的言语感到无地自容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这句话被多少文艺青年奉为圭臬,然而多愁善感的文青终有一天要步入社会,要为人父母,要经受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人情世故,礼尚往来的现实,让人无可奈何、迫不得已、不可言说的规则就摆在眼前,如蛛网般繁密压抑,时时刻刻束缚人们的手脚,人人都无处可躲。生活是最有耐心的工匠,他以岁月为刃,一点点磨去年轻人的锋芒。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最后的我们究竟是背弃初心,变得戾气满满、阴鸷冷血还是柔软善良、温暖如初呢?

    我敬重与现实硬碰硬的人,他们有气节,有原则,纵使头破血流也绝不后退,但凝望深渊过久,自己亦成深渊,缠斗恶龙过久,自身亦成恶龙。我时常觉得“人定胜天”就是一个笑话,个人力量是如此微薄孱弱,很对事情非人定所能至,倘若能选择迂回地与之周旋,借力打力,圆润地弹回它的匕首,不让它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痕,圆融地穿梭于世间,真正做到知世故而不世故,处江湖而远江湖,难道不是更好的反击?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常常藐视并嘲讽一切潜规则,他们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即可做自己想做的事,说出大快人心的言语,其实早已有人为他们铺好了垫脚石,他们永无前瞻之虑、后顾之忧,所以那些出身草芥,将磨难化为淬炼,最终戴着镣铐跳舞的人才更令我钦佩。

      有伞的孩子可以走走停停,一路观花赏景,没有雨伞的孩子只得冒雨狼狈奔跑。别人生活和奋斗的方式,或许有难以告人的苦衷,他人也无权评判定夺。种种令人费解的举动,也许只是为了活下去,活的更好。这又有什么错呢?

    电影芳华里说,最不被善待的人,往往最能识别善良。现实常令我们伤痕累累,每当我们在无眠的深夜舔舐自己的伤口时,是否能想起他人也受过同样的伤?于是不再义愤填膺,不再愤世嫉俗,不再妄议他人是非,而是选择和生活握手言和。一个人,可以对所有事情都宽容,但是对“不宽容”这件事情,是不宽容的。愿我们能在经历过大是大非,惊涛骇浪后,因为内心强大而对万事万物生出体恤式的温柔,不再如处处与人为敌,不再嗤笑落难者,在墙倒众人推,他人痛打落水狗时不做随波逐流的从众者。

    知易行难,越长大,越知生活不易。很多事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黑与白之间是深深浅浅颜色不一的灰。于是学会理解,学会体谅,学会包容,学会共情,学会设身处地,学会将心比心,以己度人,变得柔软,温暖而善良。

    做一个柔软的人也不是那样难的。林清玄曾写道:“柔软心是大悲心的芽苗,柔软心也是菩提心的种子,柔软心是我们在俗世中生活,还能时时感知自我清明的泉源。”

      越懂得,越慈悲。越明白体谅他人,就是放过自己。

地理与旅游学院吴泽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