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陈念,你会把魏莱推下去吗?

电影的故事越动人,吸引人内心的感触就大,就像泡的那杯有些涩辣的姜茶,你必须要喝,饮醊第一口,只能告诉自己它是好的。看完四字弟弟和冬雨的角色,陷于情景里久久不能平复,可能自己也有相同或类似的经历,作为旁观者也好,亲历者也好,童年,少年,青年时期都经受着不同的冷热暴力,但我似乎一直跟陈念一样是个隐忍的人,或者是说我就是个胆小的人,童年时期选择性的排在队尾是因为不谙世事,年纪也是3,4岁左右的样子,那还可以原谅,也不懂的像聪明孩子一样围在老师的周围,去讨取欢喜。

稍大一些的时候,转学到新的小学,陌生的环境,就一年的时间为了去适应,也只为了升上对面那所学校,大人的煞费苦心,是一路跟随,除了跟陈念一样一门心思,别的也顾及不上,但眼睛不会说谎,或多或少班里有讨厌和喜欢我的,也是我的不以为意,常被开开瞎凑配对的玩笑,尽管是几百个几千万的不愿意,配对的另一方是胖胖的男孩子,跟我一样是转学生,他似乎很乐意,心也很大的想进入这个玩笑里,但我不是,可是如果不融入这样所谓的小集体,那么会有人在乎你所谓的自尊吗?也见到同类的霸凌,那是一个长得有些黝黑,头发有些稀疏毛躁的女孩子,我一直记得她的名字YL,家长被传言是法官之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女孩本身应该是五官清秀,成绩和学识都应该是出类拔萃的类型,然则不是,我想家长的职业也是她编纂用来的保护色吧,她似乎看起来总是脏脏的,也总是咬铅笔头,各种笔杆子的头,本子和书籍也总是皱巴巴的,班主任和各科老师也不怎么去搭理她,也不会特别在学习或各种问题上去刁难她,因而仿佛更加助长了某些人的嚣张气焰,中午跟我一起搭伙吃饭的女生,也无一例外的成为攻击她的对象,我仿佛就是懦弱的陈念,站在了YL的对立面,作为漠视的旁观者,和那些漂亮脸蛋但内心龌蹉的灵魂也没什么区别,且是不能原谅的,看着YL拿着铅笔笔芯扎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的啃自己的手臂,有时候甚至剪掉自己的头发,男生也在嘲笑她精神不太正常,脑子有问题的时候,我甚至于一度相信了他们的谎言,看他们抽掉了她的椅子,看她摔在地上,我竟然也笑出了声。也忘记了我在班级出板报的时候,因为大姨妈的洋相被男生嗤笑的经历。人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啊,我曾经看着他们扔掉了她的书包,把书包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看着她在上课铃响前一点点的拾将起来,我看到了她作业本里清秀的字体,那是写的工工整整的正楷,比班上多数人都要写的好很多的字,包括我。她真的没有错啊 ,那一刻,我心里哭了,我想帮她,可我只是一个简单的转学生,不想陷于这场看似学生闹剧的风波里,告诉老师并没有什么软用啊。

到了十几岁的时候,青少年最朦胧的成长期,就算是各自所谓的喜欢也是放在心里的,被传到耳朵里除了好奇也只是一笑置之,繁重的课业似乎能让不少风言风语消失一些,但隐形的欺凌其实并没有结束,依然能肉眼可见,这次是YJ,具体什么事情是记不清了,好像是因为这个女孩子记忆力差因此总被嘲笑,比起之前经历的貌似罪责轻微了许多,但是更多的是优等生和中等生以及差生之间现实反馈,隐约能形成三个小团体,优等生有自己的讨论圈子,似乎被家长灌输了只要读好书其他都不要管的亚子,性别似乎被淡化,男生的优等生总是跟女生的优等生谈论的眉飞色舞不可开交,老师也是将前面的位子或中间的位子留给更好的人,优等生在运动竞技上却被同类男生所排斥,多少能听到一些,被评论肢体不协调。

这个世界总是平衡的,至少在感情上,到了一个人筑梦大专校园的时候,似乎被校园冷暴力给影响到了,收获了想法共通的朋友,也受到了寝室的排挤,因为常在外面跑,似乎不怎么跟寝室沟通,甚至于拓展活动,班级都没人小组愿搭伙,看似融入了集体的活动,完成的也挺好,但心里的膈应真的是存在的,隔壁的寝室似乎更热情也更乐于接受些,不明白是区域性歧视还是我当初不善于女生间所谓的心里话的妥帖。

陈念把魏莱推下去了,换我,也会这样做吧,她一直刺激着念念最脆弱的神经,完全轻视了最要保护的人性,把对方的尊严践踏的体无完肤,对,就是烦了,我讨厌你自以为是的那个样子,我曾经是魏莱,也曾经是陈念,活成自己才是若干年后的事情。但陈念终究是犯了错,她要付出代价,多可笑,在以人为本面前,她要进去,因为反抗的过失,因为牵扯到命了,而被践踏的人性却没有人来保护,除了小北,现在走在阳光里的小北就是羊小毛吧,用羊小毛的话就是读书没什么用,一路摸爬滚打过来,但羊小毛说要让自己未来的孩子出国领市面还是让我大跌眼镜的,眼界和学识不能瞬间改变世界,但能改变自己,借用陈念的话,长大了能原谅过去的错,却没人教我们如何长大。羊小毛,如果你现在正在保护世界,那么,我就保护你好了,如果我赢了世界,那么你便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