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合往事,不问将来

辛同志拿着手机让女儿帮他查工资数目,我心知肚明,懒得参与。但又想不妥,还是装作很热情的样子凑上去仔细审视了一下,不管怎样,他尽力了。

记得还是闺中待字之时,曾经信誓旦旦给自己拟定了目标,将来的他标准是:

有上进心,责任心,事业心。

不嫌弃自己,能知冷知热。

珍爱自己,善待他人。

日子如烟消逝,经历时光淘沙。清清浅浅走过这二十年春秋之后,再转头看,一切早已偏了轨道,不知该唏嘘,该喟叹,该反思,还是应沉默。

经历生活的山山水水,沟渠纵横,他终究还是老样子。岁月飞转,只不过磨掉了一些针锋相对时的边棱,少了一些锐气。他还是那个他,上进心为何物,犹在云雾中,无法探寻。事业心为瑰宝,岂是凡夫俗子轻易能够窥视。欣慰之处,知我是妻,尚能相敬如宾,无论境遇如何。家有儿女,凡事量力而行。少年夫妻之初的华山论剑,技艺切磋,狗犬鸡鸣已然落幕,陋室一片歌舞升平之态了。

呵呵,围城中的两个人,对与错,孰与非,谁能评断。

记得,怀孕临产将近,大腿膀子青紫,依然坚持工作。记得,小产之后三天,摇摇欲坠开门营业。记得,上午忙碌干活,下午诊所输液。记得,前脚出院,后脚一路生风。记得大年三十晚上,冰天雪地,顶着满天焰火回家……

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已经被拍打在往事的堤岸上,无法回头。

我是谁?超人。

超人的使用期也有限,零件已经退化,只能在被风雪腐蚀之后,在被冰棱击破之时,慢慢抚摸自己的伤痕。

各种疾病夹击之下,不能不承认,那个一直坚持打头阵的女人,不是超人,其实早就是烂泥巴。身后那个一直羞涩,怯弱,扭扭捏捏的他再也无法躲藏,硬挺挺的被推上前台。那个打头阵的女人缴了枪,卸了甲,灰溜溜地站在了后边。

前路漫漫,天苍苍,雾茫茫,步步伤。

那本子上的数目卑微的可怜,四口之家,两个孩子,一个病妇,怎样持家才能面面俱到,八面玲珑。日子终究搅成了一锅粥,不甘不愿又如何。慢慢抿着这份滋味,不看脚下一地鸡毛。

忘记昨日怨怼,忘记昨日哀怨,忽略昨日亏欠,把往事投进前进的溪流里,走远。

只要能前行,寻前路风景,何必计较昨日是否雨打芭蕉。

学会波澜不惊,学会镇定自若。没有风雨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日子。有阳光的生活就存温热。

以后,是否?

你前行,我紧随。你欢,我喜。你匍匐在地,我就地而生。

日子,不管穷富,不管悲欢。眼睛眯着,傻里吧唧,糊里糊涂,就这样过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