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在转动吗?

无法感知的地球转动


据说,地球不仅以1670公里/小时(1037英里/小时)旋转,而且以107000公里/小时(66, 667英里/小时)围绕太阳轨道运行。太阳系也以885000公里/小时(550000英里/小时)在银河系轨道运行。而整个银河系的顶部也以405500公里/小时(252000英里/小时)的速度移动。银河系也以2000000公里/小时(1.3000000英里/小时)向水螅星系移动。

人对于速度其实是敏感的,但是从来没有人感受到地球是转动的和移动的。

永不变化的星空


群星围绕北极星旋转,形成完美的圆圈星空轨迹图。

如果按照地球论,地球、太阳、银河系都在不断移动,我们看到的星空每年、每月、每天都应该是不一样的。

地球倾斜23.4度,地球围绕太阳旋转,北极星固定在天顶,群星围绕北极星旋转,这几条在地球模型中无法同时实现。

如果地球围绕太阳旋转,太阳又急速旋转,太阳系在宇宙中狂奔,银河系在宇宙中乱跑,我们看到的星空不可能几乎几千年不变。

水不能附着于转动的球体


从旋转木马可以看到,旋转的物体会产生离心力,把附着的物体甩出去。如果地球赤道转动的速度是每小时1650公里,南北两极转动的速度是零,那么地球上的水都会向赤道汇聚,并且被甩出去。

地球论的胡扯:科里奥利效应

法国物理学家科里奥利于1835年第一次详细地研究了这种现象,因此这种现象称为“科里奥利效应”(Coriolis effect)。

据说,地球自转偏向力,又叫地转偏向力,是科里奥利效应造成的一种现象。它指的是由于地球沿着其倾斜的主轴自西向东旋转而产生的偏向力,使得在北半球所有移动的物体包括气团等向右偏斜,而南半球的所有移动物体向左偏斜的现象。


据说,科里奥利效应造成北半球的水槽和厕所马桶朝着顺时针方向旋转排水,而在南半球则导致它们逆时针方向旋转。

经过观察很容易发现,在北半球和南半球,水槽和厕所马桶都不会固定持续在同一个方向上旋转。在同一个家庭中的水槽和厕所马桶经常是有时候顺时针有时候逆时针旋转,这完全取决于盆的形状和水进入的角度,而不是地球的旋转。

美国陆军野战炮兵计算机系统专家Wayne Lundy直言不讳地说:“没有曲率,我们从来没有考虑科里奥利效应。”

根据科里奥利效应,当一个运动的物体离开地球表面,地球仍然在转动,将导致物体运动轨迹发生偏移。

那么,飞机飞离地球表面,为何没有受到影响?无论飞机飞往东西南北,都只感觉地面是静止的。对此,专家懒得解释,反正也解释不了。

大地是平的,静止不动,不旋转,不移动,因此没有什么科里奥利效应,凡是科里奥利效应涉及的现象都需要寻找别的原因来解释。

高空跳伞的证明

费利克斯·鲍姆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从128100英尺(39公里)高空跳伞,如果地球在往东旋转,他着陆时应该偏离在西方几百英里之外的太平洋里,但他没有,因为地面没有转动和移动。

费利克斯·鲍姆加特纳花了两个半小时上升,到达38969米的高度,花了4分19秒降下地面,剩余距离用了7分钟来跳伞。他最后落地的地方距离他出发的地方,距离仅仅是偏东70.5公里。

大炮向天空开炮的实验

19世纪,得知地球是旋转的球体之后,为了知道对作战有没有影响,军队首先做了实验。

实验是这样做的,炮兵部队向天空开炮,炮管垂直指向天空,炮弹发射之后,地球转动,炮弹会不会落到很远的地方去?

结果发现,很多炮弹用14秒的时间上升,用14秒的时间落地,都是落到炮管附近很近的地方,不超过2英尺的距离,有的炮弹直接就掉落回到了炮管里面。

地球论的胡扯:傅科摆


傅科摆(Foucault pendulum),是依据法国物理学家莱昂·傅科命名的,是证明地球自转的一种简单设备。

这个实验的装置包括一个高大的、在任意垂直平面上振荡的单摆。单摆摆动的方向会因为地球本身的周日转动而改变。这是因为单摆的摆动平面,像陀螺仪一样,当地球转动时仍会在空间中保持固定的方向。傅科摆于1851年2月首度次在巴黎天文台的子午仪室公开展示 。几个星期之后,傅科制做了他最著名的单摆,他在巴黎先贤祠的拱顶下以67米长的钢索悬挂着一颗28千克重的铅锤。这个单摆的摆动平面以每小时顺时针方向11°,以32.7小时环绕一圈。1855年,这个单摆被移到国立巴黎工艺技术学院的国立工艺博物馆。

傅科摆常被认为是地球旋转的证据,然而,仔细研究后,傅科摆却证明了相反的结论。

首先,傅科摆不会在任何一个方向上均匀摆动。有时它们顺时针旋转,有时逆时针旋转,有时它们不能旋转,有时旋转太远。傅科摆的行为实际上取决于:

启动摆动的初始力

傅科摆上部球的悬挂处的球体和凹窝的接触部位的光滑程度

主要取决于日食和恒星的运动

地球旋转和傅科摆的摆动行为是完全无关的。如果地球旋转能够影响傅科摆,那么就不需要手动启动傅科摆。

如果地球的昼夜旋转能够导致傅科摆的360度均匀昼夜旋转,那么地球上所有的悬挂的物体,比如悬梁自尽的尸体和乡村屋檐下悬挂的老腊肉,都不可能保持静止,都应该保持不停地旋转和摆动着。


普通的机械钟摆会在几小时之后停止摆动。傅科摆能长期运转,原因是天花板上有一个电磁铁,当摆动缓慢下来到达某一程度的时候,电磁铁会给钟摆加力,让它能够继续摆动。所以,傅科摆摆动的力量根本不是来自于地球的旋转。启动是由人力启动,保持旋转是由电磁铁。

阿莱效应

莫里斯·阿莱的实验证明傅科摆的运动和地球是否旋转无关,而是和日食有关。

1954和1959年,法国人莫里斯·阿莱(Maurice Allais,1911-2010)注意到在持续了2个半小时的日食期间,傅科摆的角度急剧变化了13.5°。这种现象在大多数随后的月食中又被多次观察到,这显然意味着傅科摆不是记录地球的旋转,而是其他某种东西的运动。阿莱的观测结果被称为阿莱效应(Allais Effect)。

莫里斯·阿莱是跨学科的牛人,因为发现阿莱效应1959年获得法国宇航学会加尔贝奖,1988年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我们的教科书只有介绍伪科学的科里奥利效应、傅科摆,根本不介绍科学的、推翻了傅科摆的阿莱效应,傅科摆还被挂在北京天文馆里面向大众展示,推销伪科学的地球论。

旋转的地球违反科学定律

热力学第二定律,或称熵定律,连同摩擦力与阻力的基本原理,决定了大地不可能是一个长时期均匀旋转的球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旋转的地球将受到可测量的阻力,旋转速度不断减缓,每天的小时数不断延长。在所有记录下来的历史中,丝毫没有观察到这样的变化。

迈克耳孙-莫雷实验

所有为了证明地球是运动的实验都失败了。这些失败的实验是:

迈克耳孙-莫雷实验(Michelson-morley experiment )

艾尔实验(Airy’s Failure)

盖尔实验(Gale experiment)

萨尼亚克实验(Sagnac experiment)

其中最著名的是迈克耳孙-莫雷实验(Michelson-morley experiment )。

笛卡尔提出了以太,后来的科学家也相信宇宙中到处都充满了以太,是电荷、电场、磁场传播的介质。

1887年,为了观测以太是否存在,由阿尔伯特·迈克耳孙与爱德华·莫雷合作,在美国的克利夫兰做了实验。

以太说认为以太是光媒介质,那么地球在以太中运动,在地球上各个方向的光速与地球运动应该符合伽利略变换,即C+V和C-V。迈克尔逊-莫雷实验正是测量C+V和C-V中的V,得到结果为零,就是说地球是不动的。

实验否定了以太,从此物理学的各个基础概念如电荷、电场、磁场,都成了无源之水。科学界的物理学体系崩溃了。科学家受到地球论、日心说的误导,没有从地球是不动的这个现象上去找原因,而是转而认为以太不存在。

以太存不存在是一回事,还得解释地球为什么是不动的。

为此,爱因斯坦提出了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就是说虽然地球是不动的,但是太阳和星空是相对移动的。

在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里面,爱因斯坦也不得不承认,地球是不动的。爱因斯坦还说,相对论对于静止的地球也是适用的。也就是说,相对论只是把我们为什么看到太阳和星空是移动的提出一种假设的解释,糊弄过去,没有推翻和否定地球是不动的。

爱因斯坦说:“我被迫相信,地球的运动不能被光学视觉实验证实。”

相对论一直受到科学界大佬们的质疑。还在相对论提出之初科学界就有不同看法,其中不乏大科学家,如彭加勒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迈克尔逊、洛仑兹、卢瑟福和狄拉克等。尼古拉·特斯拉也反对相对论,支持以太。到现在,反对相对论的呼声也是依然很高,根源在于相对论完全就是为了弥补日心说、地球论的根本错误而产生的胡扯。

物理学界的前辈普朗克私下对爱因斯坦说,不要欺骗过头,会露馅。

日心说、地球论是万恶之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日新得2017.05.09 1、2016年12月01日,雾霾拦江 《改变你思维的最好故事》 一个小故事引入:赤道...
    Pheebs阅读 47评论 0 2
  • 有时候总会莫名地怀恋某些东西,想着想着便抑郁了。窗外只听鸟儿稀疏地叫声,阳光还未完全洒进来,照在我的床榻。 眼睛睁...
    Anntii阅读 131评论 1 0
  • 花样年华匆匆过, 恍似去年春岁雪花耳边落。 人心不古匆匆客, 恰如昨日斜阳孤雁奔南国。
    拾荒野人阅读 26评论 0 0
  • 刚看到一句话“过度的工作会变得没有重点,并且不容易持续下去。”我的内心像被一拳击中了,很痛。这不就是在说我现在的状...
    Bu_kenny阅读 27评论 0 1
  • 任何一个人 办括我自己在内 以及任何一个生物 从本能上来看 总是驱吉避凶的 因此 我没怪罪任何人 没有对任何人打击...
    张大宝的尾巴阅读 4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