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风十里不如你

   在三月明媚的晨光中,河边的柳树依旧粉黛淡雅,可那枝拂叶摆间的婀娜多姿却让人难以忘怀。站在残存的薄雾前,他转过头去,回首,又见她。

   那是一个寂静的秋天,冷漠的仿佛已处寒冬。在历经夏日绵长的酷暑后,热量仿佛被消耗殆尽,学校后院的那棵法国梧桐叶落不止,每每站在树下,那一身轻薄的水汽,总会让他感到一丝慰藉:毕竟还是有一份秋意缠绵。就在这个秋天,他认识了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谈不上多么美艳动人,更没有金庸小说中小龙女那般清尘脱俗,仿佛只是一个邻家的小妹妹,纯洁,天真,嘴角那一丝浅浅的弧度,总是残留着春风。或许这就是所谓一见倾心吧。可是他并未忘却,自己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角色,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骄人的成绩,没有俊俏的容颜,也无修长的身姿。她是那种心底浅亮的孩子,一缕阳光,就能激发身上的光彩。

   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们竟然分到了同一个班,位置也是那么的接近。他慌乱了。那如花的笑靥灿烂如斯,让他难以直视,那份曾经的勇气就像是闪耀着七色光泽的泡沫,噗地一声,就散了。那是多么滑稽的声音,多么细微的声音,却像一声惊咤爆响,从未有过的怯弱突然间就蔓延到全身各处,瞬间就占领了原本故作冷静的头脑。

   在一片迷茫与惘然中,日子悄悄地流过,那份感情也因时间的冲积愈加坚决、厚重,直至有一天,那遮掩许久的情结终于被阳光照射到,近在咫尺的温柔,却凝成了晶莹剔透的冰晶。一江春水回复了那素裹的冬日银蛇,不再言语,不再欢畅,只许在夹岸静静注视,手指所及,满是尖锐的疼痛与彻骨的漠然。

   可即便如此,那份感情却是如此执着,他没有办法去对自己说:停下吧,别太累。那是一份执念,一份近乎顽固的执念。

   ......

   不久,他们分开了,落花飘零一地,流水依旧奔流不息。她在那看风景,殊不知有人也把她当做风景。每一个课间他都会跑到教室对面的天桥上,只为看一眼那脑海中演绎过千百遍的微笑,只是一缕浅浅的春风,就能造就一场盛大的花事。可每当那熟悉的目光朝这边望来,看到的只会是一丝残影,一丝张皇失措的残影。

   有一天,那一直躲躲闪闪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可没有说什么。尽管身处教室与办公室的走廊之间,同学们依旧十分配合地营造了一个私密的地带,虽然有许多闪烁的目光在黑暗的角落中不停窥视,可是他并没有多么在意,他眼中所看见的,只有一人而已。丝毫不出乎意料,料峭的春寒扼杀了刚抽芽的新绿,满园春色终究是海市蜃楼,那枯枝依旧丫杈着,保持着一个顽固的姿势。虽然一节课付诸东流换来的满满一面心意只是被粗略地扫过后匆匆退回,在回教室的途中也化为了漫天碎屑随风而去,可那颗炽热的心脏却跳动得更加坚决。

   ......

   三个月之后,突如其来的分班唤起了那缕冰封的思绪,当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都充盈着笑意,那细微的恐惧的尘埃却悄悄遮住了他的眼睛。视线所及,浅笑如歌。或许是朋友们的鼓励与调笑,他的视野渐渐清晰,那份久违的勇气,渐渐在心中充盈。

  记得那是一个残阳如火的下午,跑道上漫天飞扬的尘埃久久未散,就连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也无法对抗这遮天蔽日的沙屑,他从起点跑出,可是却没有看见那翩若惊鸿的身影,只看见对手们一个个地从身旁消失,万物飞速后退,直至离起点还有五十米的直道,步伐却有些犹豫,四处张望之下,却发现一双木然的眼睛在注视着他,毫无感情,空洞与漠然充斥着。他摇了摇头,开始了最后冲刺...

   直到天边的云都被染成血红,喧腾的人声才被音响中传来的低沉沙哑的充满磁性的成熟男音所遮盖。他站在队伍的前列,却觉得仿佛有一把尖锐的刺刀从背后插入,轻轻地在胸腔中滑动,把五脏六腑绞得支离破碎,那股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发酵,酸酸的,咸咸的。他转过头去,正对上一束极为锐利的目光,就像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无情,精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无法直视,只能缓缓转过头去,任筋肉化成满天血雾,那轻轻浅浅的情愫,也在升腾的甜腥气息中遁无所踪。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转眼间,充满挣扎与纠结的一年半在默默中流过。

   又是分班季。

   这回的分班结果在假期中就隐约可见了。但分离并没有裹挟着失落。在同样凉爽的九月,没有挥手告别,他们只是各自走进教室,投入到节奏各不相同的学习中,在接下来的十个月里,连说的话都未曾超过十句,这样的状态,或许没有人能够想到。

   而如今,一如三年前那个炽热的六月,又是无数人眼含热泪,互相告别。三年前的那天,在考试返校后准备回家的那刻,突然间倾盆大雨如泻,为这些尚且单纯的孩子们留下了挥手告别的机会。细密的雨点打在教室门口红色的栏杆上,绽开一朵朵轻柔的水花,不知有多少人,心里也有这样一泓雨悄无声息地落下,在一颗颗幼小的心灵中最后一次洗濯微尘。渐渐地,雨停了,天边淡淡的彩虹是贺礼、是骊歌。

   一晃两三年,匆匆又夏天。在这个六月,我们看着黑板上的数字由13到0,看着窗外的七年级小朋友愈加无虑,满眼憧憬,我们却要背起行囊,各奔东西。有人要面对生活的压力,有人依旧要在浩瀚的书海里孜孜不倦地潜游。此去经年,或许天涯海角再难相见。

   时光溶解了外露的岩石,斑驳粗糙的表面化成了泡沫渐渐消失。日复一日的夕阳侵蚀了年轻乖戾的岩石轮廓,露出成年前光滑而润泽的内里。回归线引导了所有人的回归。曾经犯过的错误;曾经失败的爱情;曾经幼稚的告白;曾经起伏的感伤都被深深浅浅地刻画在人生漫长的海岸线上。 其实他是很向往那样的场景的:午后流光,蝉声聒聒,她在他的身旁,从绿色的梦中醒来,一转头便看见了他,那灿烂的弧度,笑成了倾城日光中最精致的剪影。

   这个故事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