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上捡的男朋友,最后还是还给了简书。

我从未想过,这段感情会如此艰难,哪怕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我小时候有些抑郁,小范围的自闭,拒绝和这个社会打交道,眼里的这个世界无非是用各种谎言拼织下来的,就像父亲说爱母亲,母亲说爱我。

十四岁那年,我人生迎来一个转折点,我碰见了敏敏, 她是那样优秀的一个女孩子,漂亮又温柔,说话好像带着西瓜味的泡泡糖那种甜甜的味道,总是喜欢穿着有蝴蝶结的裙子,一双白色的袜子,骄傲地像个小公主。

我第一次觉得,妈妈在小时候的我身上打扮的那些被自己抗拒的东西竟然也会这么好看,但是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后来知道她家的特殊,竟然有些惺惺相惜,相似的背景让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时常一起吃饭、温书,几乎形影不离。

人生总是难得圆满,至少在那几年里,我是快乐的,我想我是自发走出了抑郁。

命运于之更残忍的就是刚得到的快乐,马上就被收回去了。因为一个无法反抗的原因必须的搬家,让我和那个家要say goodbye.我和妹妹是连夜送到大伯家的,妹妹还在熟睡,我都没有来得及和敏敏说声再见,我一直以为我只是出去走亲戚玩几天还会回来,却从未想过那一次分别就再也没见过。

换城市不像搬家,大家都还在一个地儿,总归不是转几趟公交车就能抵达的远方,大家不过是朝夕还能有一指时间能够说声对不起和再见。

02

按照这个发展,我自己都觉得我可能再度陷入抑郁,可是天知道,我竟然就这样换了一种性格,我知道,我只是在模仿敏敏,努力让自己开心一点这样就能更像她这样就能假装自己还在她身边,假装自己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

这种奇怪的因子恣意生长,越长越大,我性格越来越外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我想,我大概要忽略那里搬家给我带来对孤独的那种恐惧。

要从同路中寻找同伴,而非硬拽着旧人上路。融入陌生的圈子大概都有一个很尴尬的过程,听着一桩桩没有参与的事,一个个被提及却陌生的姓名,孤独感更浓烈的同时,我这个插班生开始被同学所接受,逐渐快乐起来,这种快乐是偷来的。

但是啊,快乐这东西有瘾。大部分时候没灾没病没失恋,但是会突然的惆怅,怀念起多巴胺分泌旺盛的时刻,就像戒烟的人想吸一口兰州,其实不吸也不会死,但就是浑身不得劲。所以你偶尔无端的伤感,不是当下太糟,而是曾经太好。

离开敏敏后的我,越来越优秀逐渐靠近好学生的队伍,一个还不错的大学一个还不错的工作,甚至在我妈眼里以后还会有一个不错的男朋友再结婚,这就是我普普通通的一生。

我从来都不是委屈求全的人,叛逆于我身上好像来的特别晚,大学毕业后的那个年纪,应该会特别懂事孝顺,我反而在倒退,于是,带着行李奔赴远方,告别这个曾经不太喜欢的城市。

我的第一段感情,是网恋。我们隔着南北的距离,喜甜喜辣的差别,只觉得这世界真的很小,才让我们相识。

会计工作不会很忙,时间充裕,我开始拾起对过去的敬畏,想把身边的事情记录下来,于是我知道了简书,注册了账号,也发表了文章,当然,也认识了一批对我有着深远影响的人,其中,包括他。

后来我仔细想过,如果刚开始就知道以后这段岁月是如此煎熬,我或许不会去沾染,但是啊,我并不后悔,大概是曾经爱过,对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都有了足够的包容。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12月初的时候相识,大概是惊于才华。我以前语文成绩可以,带着过分的骄傲和自信,然后被拒稿打击的满满的,哪怕是收到一个专题的收录都是笑着睡觉的,他总是能给我恰到好处的指点和突然的问候。

我们聊安倍访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颁布新宪法医疗保健到女权主义,从古典主义文学到前苏联伤寒文学,从《霍乱时期的爱情》到《百年孤独》,从两岸局势讲到美国历史然后预言以后的身份证可以植入食指,侃侃而谈口若悬河。

真的很容易被有才华且内敛的人俘虏啊,想跟这样的人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在无边的暮色下,在正好的年华里,谈谈过去幼稚且烂漫的小确幸,却发现,突然碰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也不用说太多话,反正我说的他都懂。

我记得我曾经问过他,既然你文采那么好,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写点什么?

他只是笑笑说:想说的都是时光,能懂的人不多,恰好身边已经捡到一个,还写给谁看呢?反正你懂了就好。

你的话里面有月光,我的字里面有好梦。我想我大概那时候就沉沦了吧。

从未谈过恋爱的我,在这场名为恋爱的博弈中输得我措手不及。哪怕是从未见过面的一个人,我也甘之如饴。

哪怕一直是颜控的我,也愿意放低任何要求,我想,这大概就是有趣的灵魂。甚至我还安慰自己就像李银河刚开始看到王小波也是觉得他丑,最后还不是栽在他的才华里。

大概是太喜欢你了,所有的戾气都悄悄溜走,剩下的都是温柔。

03

总会突然想起一个人或者一段时光,那曾是人生里快乐的峰值,每想起来一次,就扇现实一个耳光,于是才感到生活很糟。

就这么谈了小半年后,我想我们已经是非常熟悉彼此了,不能总这么活在网页里总得面基吧,次年夏季中旬我们准备见面,隔着漫长的距离仅仅靠着电话和各种社交软件联系的,我想这或许就是爱情。

他是北方人,声音浓醇好听,每次听他唱歌都能很安稳的睡觉。以前局限于手机上的他,终于要见面了,开始我和所有小女生一样,羞涩怕自己不够好减肥在短时间里让自己变得好一点,后来就盼望着时间快点过去,但愿真正见面的时候不会太尴尬,毕竟我是个脸皮薄的。

心念念又担忧的见面并没有如期等来,他说他有事,可能要缓一下。

我明明有些失落还要强撑着说好,反正我们来日方长又不急于一时。恋爱里的女生,总是很牵强,奇奇怪怪的小情绪要忍着,不说出来,哪怕一个人生闷气也好,反正你不会知道。

当然,有些负面情绪一旦留着不清理,就会慢慢生根发芽长成岑天大树。两个月后,突然的失踪,能够联系的社交软件和已关机的手机号都仿佛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我突然发现,除了这些,我和你再无可联系的共同好友,何其悲凉。

只觉得,这世界真的太大了,漫漫人海你我与共,我竟再没能联系到你。我只是觉得有些亏,明明我也不丑啊,你凭什么说不见就不见?

又两个多月过去,朋友说,这除了是死掉了,还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是悲痛欲绝,只是失望,你知道的,只要你说一声不喜欢了,我一定会把自己打包好保证再也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我虽然喜欢你,但我还是有我的自尊心。

后来才懂得原来分手就是这个人跟你再也没有关系,千秋万代,四海八荒,都只有你我,再无我们。

甚至后来再打开简书这个APP都莫名想哭,浓郁的悲伤涌出来是无法用单位来衡量的,于是辍笔不更,再无兴趣。

一直觉得突然的大肆争吵然后一拍两散比什么也不发生就变成陌生人温柔太多。我宁愿被言语折辱千万次,也好过对方除了莫名其妙什么都不留给我。但是太多人偏好冷落的方式,我也不再期待任何回应。只希望长路漫漫,我们都别回头,别再见。

之后和你分手的那段日子啊,我可开心了,看到晴空万里我会抬起头来呼吸着白云的清新,听到小鸟的叫声我开心的想唱歌,没有你的日子我可真轻松,日子真长啊,长到我终于习惯了伪装。

再次打开简书,既然已经决定忘掉你,写文是我的爱好兴趣所在,我还是要坚持下去,这不是对你的任何想念,也不是对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的缅怀,只是,我重新做回我自己。

突然发现以前一起奋斗的人,大多都已经签约了,好绝望啊只有我还在原地甚至退步,谈什么恋爱呢?费时又糟心。

要离开的人可多了,你们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