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如果不能再相认,还好情分未曾落九尘 《梅林传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列列车驶过,白发苍苍的艾莫瑞斯又出现在我眼前时,密密匝匝的弹幕捏一把都全成了眼泪味道。

最终之战前,梅林去告别,年轻的国王突然就沮丧起来,好像来道别的梅林不是一个仆人,而是来告知分道扬镳的盟国千军万马 。

他看着梅林,第一次极其认真地说,你知道吗梅林,我可能一直在嘲笑你胆小, 但我从来没有真正这样认为过。

左手边是整个卡梅洛特,是家国,是天下,是世世代代彭德拉贡家族守护的希望。

右手边是梅林,是艾莫瑞斯,是仆人,是以心换心的朋友,更是能舍命交予的亲人。

心高气傲的国王啊,沮丧着,失落着,却还是接受了梅林荒唐的理由,无可奈何,却又心甘情愿。

凶多吉少,这一战整个王国的命运都晦暗不明,更何况人。他是明白的,所以他有了私心:即使看起来懦弱胆小,他也更希望梅林能活下来。

后来在行军途中,军情紧急四面楚歌之境,亚瑟却又别扭起来,孩子气地质问盖乌斯,气急了说道,梅林采草药确实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他的在意,恐怕连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也好像忘了,梅林不过一个仆人,不是战士,对打仗而言,并不能有什么帮助。

但他还是本能地希望,生死之战时,他身边有生死之交。

我曾经觉得匪夷所思,梅林死心塌地地对毫不知情的亚瑟,怎么就能排除万难坚持这么久。

可是啊。

在亚瑟看见梅林掉下峭崖毫不犹豫地爬下去找寻差点丢了一只胳膊时,我忽然就懂了。

在梅林换着花样骂亚瑟不会用脑子一国之君像个孩子一样反驳却从来没有真正生气时,我忽然就懂了。

在梅林找回了自己的魔法急急告知亚瑟险情,亚瑟从梦中惊醒,片刻都不曾怀疑,立刻按照梅林说的布兵备战时,我忽然就懂了。

落幕场时,亚瑟的逝去平淡得像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仿佛家常对话絮絮之语,不带一点力道的,是一场太极,起承转合,是一位君王的一辈子。君王的离世本不该如此的,冷冷清清的戏台一样,皇后和子民都不在身边,落寞得不像话;却又好像本该如此,喧嚣升起,最后归于沉寂,最信赖的朋友在身边,前嫌尽释,心结已解,推心置腹后,双方仍是最初的模样。好像,倒也无憾了。

梅林后悔自己还是来迟,悲痛中将真相吐露。弥留时,亚瑟的回答是,梅林,谢谢你。

不是为什么你要骗我,不是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不是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差劲的仆人,而是谢谢你。

倒下的瞬间,梅林声音都在颤抖,不要说再见。

尊贵的传奇的史诗的国王,勉强牵出一抹笑,说 ,当然不。

算来算去,大概八年。卡梅洛特人来人往,日落月升,寒暑更迭。时间推到原点。

伊兰在铁匠铺打铁,格温娜维尔在清洗莫嘉娜的长裙,兰斯洛特在来卡梅洛特的路上迷了路,高汶在酒肆间被人追得到处跑,莫德雷德还是个有着可爱蓝眼睛的德鲁伊小男孩儿,莫嘉娜站在窗前温和地同女仆说着话,乌瑟坐在王座上,处理着大大小小的国事。

梅林刚刚来到卡梅洛特,声线稚嫩,弱不禁风,一双眼睛却机灵有神。亚瑟还在练剑,骑士们被一个个打趴下。

天高地远,阳光明媚,风过林梢。

“Merlin.!"一声怒吼在身后炸起。

梅林转过头,金色头发湛蓝眼眸的年轻的亚瑟,正怒目相向,嘴边是马上就要奚落他的标志性冷笑。

一转头,断垣瓦砾堆起,湖泊河流改道,迂迂回回弯弯曲曲。

再一看,已是千年。

亚瑟没有再回来,梅林还在等。

不过没关系。

回忆若无法再相认,还好情分未曾落九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