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笔记09  快来,看风信子花开

风信子花开

还未走到草坪上时,远远就看到夺目的红,摄人心魄。是琵琶湖外侧大草坪上的那几棵海棠树,踏春的游人,欢喜,在她下面各种拍照。

去琵琶湖路上,路边三色堇和紫罗兰开得很好,紫的发亮,黄的俏皮。

下去斜坡,老鸭瓣懒懒散散半开着花儿,大概还是嫌冷吧。

湖畔到处是垂钓的大叔大爷,湖中小鷿鷈和黑水鸡忙忙碌碌,不知道是不是在为将要到的育雏做准备。

路过一片泥滩,有只小家伙在喝水。明亮的大眼睛,灰色斗篷,橘红色衣服,不时抬头张望,是灰背鸫。

我们沿着小溪河岸溯流而上,一个影子一闪而过,我拿起望远镜追寻他的身影,满身酷酷的虎纹,是怀氏虎鸫,他在枝头稍作停留,远去。

只有远东山雀和红胁蓝尾鸲时不时跳跃在视野中。

又几步,满地的婆婆纳眨着蓝色眼睛,毛茛金黄色的花瓣在一旁招摇。忽然,我发现前方水草较高的地方有小家伙在走路,黑白礼服,黄色屁股,是许久未见的灰鹡鸰,你好,小家伙。

走进城墙,这里有另一种风景。

粉色的堇菜一丛丛开在城墙缝中,坚韧而又年轻的生命力扑面而来,真是神奇,她们居然可以同时将温柔与坚挺演绎得如此完美。

植物园里,欧洲花卉还未全开,郁金香大部分还在花苞中,黄水仙却迫不及待已经待出脑袋笑,偶尔间插着两只同样着急的风信子。

风信子真是特别可爱的小家伙,她们肉嘟嘟的,一串儿待着茎上头,粉嫩的颜连少女的脸蛋都自愧不如,宛如初恋的眼神。

认真写生的姑娘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