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30

丈母娘过生日,大女婿说就在家里吃,他们两口子来掌厨;二女婿说这年头谁还在家里吃,你们谁也别跟我争,酒席我已经订好了,丈母娘很是高兴,谁知生日宴还没结束,她就住进了医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大妈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秀秀嫁给了郭建,郭建家境不富裕,但为人厚道,每次来丈母娘家,第一件事就是系围裙进厨房。

前些日子,郭建公司关门了,他自己开了个服装店,虽然挣不到大钱,但日子还是过得去。

这天,秀秀和郭建一起回来看刘大妈,刘大妈正在择菜,说一会儿二女婿富强也要来。

一说起富强,刘大妈就夸个没完,说自己的小女儿萍萍嫁得好,富强有公司,能挣钱,日子过得很滋润,今儿个难得富强要来,她可得准备几个好菜招待他才行。

郭建一进门,就让刘大妈去跟秀秀说会话,厨房的事情他来忙活,刘大妈还开了份菜单,郭建说他一定会按照菜单上的做。

秀秀拿出一件外套让妈妈试试,刘大妈说你们日子都过得紧巴,就别给我买东西了。

秀秀说日子再紧也不能紧了妈,刘大妈穿上外套问外孙女好不好看,外孙女说真精神,刘大妈说外孙女说好看就行了,然后把衣服脱下来放在一旁。

刘大妈看着厨房里正在忙活的女婿郭建,又开始唠叨起来:这郭建人老实又勤快,就是挣不来钱,真是苦了我闺女了,想当年那么多条件好的小伙追求你,你却偏选上跟他过苦日子。

秀秀说你又提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我觉得郭建挺好的,他对我好,对你也好,我已经知足了,不羡慕别人的好日子。

正说着二女儿萍萍回来了,刘大妈问富强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萍萍说他还在路上,一会儿就到。

刘大妈说富强可是大忙人,莫催他。

这时,萍萍拿出一件貂皮大衣让妈妈试试,说这是从国外买回来的。

刘大妈穿上这衣服可高兴了,直夸萍萍孝顺,郭建也从厨房出来了,看着丈母娘身上的衣服,再看看放在一旁他俩买的衣服,这简直是天壤之别,他和秀秀默默地不说话。

眼看到饭点了,富强还没来,刘大妈催萍萍打电话问问,富强说一会儿就到,刘大妈说他不来就不开饭,于是一家人就在等着他,结果一等又是几个小时了,孩子都饿坏了,刘大妈就找来零食垫一下。

好不容易富强来了,那排场大得很,人家说在外面已经吃过了,刘大妈也不生气,直夸他工作忙事情多,做什么都是对的。

大家坐在那里聊天时,秀秀说到妈妈要过生日了,问大家想怎么庆祝?

郭建说:“我跟秀秀商量了,要不咱妈的生日咱们就在家里吃好了,我跟秀秀负责掌厨。”

刘大妈说怎样都行。

这时富强长吸了一口烟说道:“这年头谁还在家里头过生日,当然都是去外面过了,这样吧,你们谁也不要跟我争了,酒席我已经订好了,到时候大家只管去就行了。”

刘大妈一听,喜笑颜开,说富强就是孝顺,想得周到,办事情让人高兴。

生日这天,大家都来到餐厅庆祝,菜也点得不少,大家都吃得很开心,刘大妈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酒过三巡,富强说去一趟洗手间,结果碰见了一个女人丽娜,丽娜是富强在外边的女人,俩人处了一段时间后,富强又不理她了,她正四处寻他,没想到却在这儿碰上了。

丽娜一把抓住富强,问他怎么说话不算数?富强慌了,说有什么话咱们以后再说,总不能在这里聊。

丽娜却不依不饶,非得让他给个说法,要不然就不让他走。

眼看着富强去老长时间了,刘大妈让萍萍去看看富强是不是喝多了。

萍萍便出去寻找,却看到富强跟一个女人在拉拉扯扯,她立即冲上前去问这是怎么回事?

富强说她是我一朋友,喝多了,丽娜说谁是你朋友,你是我男人,你说了要和我结婚的,还说要给我五十万的。

富强赶紧解释没这回事,萍萍气得转身回了房间,一回来就坐在那里直哭,刘大妈问她这是怎么了?

萍萍说富强不是人,在外面有别的人,其实她以前都知道,只是装不知道,没想到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正说着富强进来了,急忙来哄萍萍,谁知丽娜也跟着来了,在房间里大吵大闹,刘大妈一激动,顿时晕了过去。

大家连忙把刘大妈送去了医院,从此,刘大妈由于激动过度中了风,一住院就是两个月。

眼看着终于可以出院了,郭建跟秀秀商量,说萍萍离婚了,她也照顾不了妈,咱们把妈接过来照顾,这样也比较放心。

秀秀说我要上班,你要看店,也没人有时间照顾,要不然就请个保姆吧。

郭建说妈身边离不开人,人家也不见得肯来,我想好了,在店里雇个人看店,我来照顾妈。

秀秀眼眶湿润了,说如果妈知道你对她这么好,肯定会很高兴的,再也不会说你挣不来钱了。

《女婿》讲述老太太一心觉得有钱的女婿好,看不上挣不来钱却处处孝顺的女婿,结果却是有钱的女婿只是表面光鲜,女儿跟着他日子过得不幸福。

没钱的女婿却知冷知热,不但女儿过得幸福,就连家人也得到了照顾,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才是真正的幸福。

俗话说:人生路很长,指不定谁辉煌。

作为长辈,就该有一个长辈的样子,要有长辈的宽容和善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女婿好不好,而是要看是不是靠得住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