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不是该结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直木跪坐在柰子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沉默了许久之后,说了句抱歉。

“抱歉,我现在还不能和你结婚。”

柰子看到直木紧紧地抿着嘴唇,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不敢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于是将想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今年的樱花开得很美,直木君有时间真应该去看一下。”柰子伸出手去温柔的碰了一下直木的脸颊示意他抬起头来。

“还是保持现状好了。”柰子温柔的说道。

                                   -2-

今天又是平凡无奇的一天,柰子细心的给直木系上领带,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直到直木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柰子才转身进屋。

一会要去上插花课,之后约了织香一起吃午饭。

柰子看了眼手机,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于是进到卧室不紧不慢的换了身衣服才出门。插花课的老师比柰子大了十二岁,但依旧显得很年轻,年轻之中又带着些许成熟的韵味。他走到柰子身边,拿起桌上的弗朗插在花瓶里。

“这样就好看多了。”

柰子对他点头示以微笑。

相比起体积较大的花朵柰子更喜欢娇小的,像是满天星,但是老师对柰子说过她更适合矢车菊。

细致。优雅。幸福。

能与直木相遇,柰子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所以,就算再等一等也是没有关系的吧。”

织香将碗里最后一块叉烧塞进嘴里摇摇头。

“上个星期和我相亲的那位男士你还记得吗?”

“就是那个公务员?”

“我们打算要结婚了。”

柰子拿着筷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惊讶的看着织香,许久之后发出了一声“咦?”

“如果现在不结婚,以后就很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要趁着年轻,赶快把自己嫁出去。”

柰子点点头,表示赞同。想想自己和直木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个话题。

“如果不能结婚,就分手吧。”织香对柰子说道。

                                  -3-

回到家中,柰子做了直木最爱吃的烤鱼。

“今天辛苦了。”柰子将直木递过来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去盛饭。

直木将鱼肉细心地挑出来夹给柰子,然后自己才开始吃。

“今天做了新月型的插花啊。”直木看见桌子上摆放的花瓶说了句非常喜欢。

柰子顺势说道:“插花课结束后我去见了织香,她马上要结婚了。”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稳定的工作,是个很可靠的人。”

“那么祝福他们了。”直木喝下最后一口味增汤摸着自己的肚子,做了个吃的很饱的动作。

“柰子。”

直木起身走到柰子身边从背后抱住她,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像一只撒娇的小猫一样。

“想你了。”

这声耳语弄得柰子心里痒痒的。

“我也是。”柰子回应他。

可能是织香中午说的那句话让柰子有些恍惚。如果不能结婚就分手。

柰子找不到可以和直木分开的理由。他们在一起五年,时间将彼此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同时也没消磨掉爱情,但是柰子开始想要结婚了。

于是便有了最开始的一幕,柰子向直木表明了自己想要同他结婚的想法,却遭到了拒绝。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直木还没有考虑好更为妥帖。他害怕柰子因此离开他,所以小心翼翼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双眼,而后听到“还是保持现状好了。”这句话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抓着膝盖的双手也渐渐松了开来。

我们是不是该结婚了。

因为你还爱我,所以再等一等也没关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节逼近,单身的你们,我帮你脑补一下七大姑八大婶各种逼婚画面: 今年回家过年,如果七大姑八大婶还这样问你的话,那你...
    迷路的小胖猪阅读 165评论 1 1
  • 这两个月的深圳,天天都下雨,间或出点小太阳,空气的温度很让人舒服,穿着凉鞋的小妖喜欢在雨中走,啪嗒啪嗒地踩水,她调...
    九蹬阅读 97评论 0 0
  • 新洲区阳逻街七湖村附近有一座海拔68米的赛雨山,山上林木秀美、环境清幽,举目远眺视野开阔。相传,清朝乾隆皇...
    Walking林杨阅读 1,598评论 1 5
  • 《小狗钱钱》这本书是我先生买吸尘器送的,一直放在书柜上,多次看到书封面上的小女孩和小狗这个画面,却迟迟没有翻...
    珊言联语阅读 8,020评论 0 5
  • 《其一》 春将尽, 还看一城花。 人行苔痕幽径里, 小亭台上试新茶。 归去在云霞。 《其二》 斜阳下, 白鹭戏江花...
    边秋一雁声阅读 117评论 1 1
  • #20170811#@亭亭羊的日课 1)《旅行的艺术》艺术 这章看得很快,因为本章向导是凡高。凡高我多少有点碎片积...
    亭亭羊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