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料到上半年口碑第一大片是它

昨天,诺兰《敦刻尔克》首波评论出炉,果然爆了。

标题来源:时光网

什么汤姆·哈迪就10句台词,无以伦比的默片;大师手艺;简直让人提心吊胆得想啃指甲……

近乎完美。

不客气地说,对诺兰,这理所当然。

尤其是试映好评——纵然国外没什么红包影评人,但好评也仅限一小撮人。

而,Sir今天要给你们安利的这部,可能更diao——

首先,它的走红,堪称今年暑期档一大黑马。

其次,它的口碑,已被大众的真金火眼检验。

今夏必看电影。

你还会扭着屁股,抖着腿看完它。

有请《毒舌电影》北美记者@西多——

文 | 西多

毒舌电影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极盗车神》

Baby Driver

如无意外,《极盗车神》会是暑期档口碑最好的娱乐大片。

看这一路坚挺的红线——

今年3月美国西南偏南电影节首映,烂番茄新鲜度一直100%

上周北美全面公映,好评度(终于)下降了——3%

213个影评人,206人都给出了好评

连严苛的Metacritic都给出86

横向对比下吧,本周公映,同样被国内媒体报道“好评如潮”的《蜘蛛侠:英雄归来》,73

这部电影的魅力,简单说,打造出一种全新的观影体验。

美媒:今年最具风格的电影

这是一部个性的电影,个性鲜明到,你翻遍影史(至少对于我),找不到同类。

它有飙车。

枪战。

有风格不同的美女。

墨西哥女星艾莎·冈萨雷斯与“灰姑娘”莉莉·詹姆斯

这不是翻版《速度与激情》吗?

当然不是!

《速激》充其量,也就是一套成功的动作片,而《极盗车神》,则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前所未见的,音乐动作片——这个词是我创(瞎)造(掰)的。

甚至,音乐比动作更清晰,更夺目。

主角的iPod是片中最重要的道具

对99%商业片而言,音乐,不过是一种烘托性的元素。

你悲伤了,必须来一首或撕心裂肺,或喃喃细语的单身情歌;你高兴了,来一首振奋人心、开天辟地的(伪)摇滚乐;你心事难名、复杂了,一首低吟、暧昧的爵士乐,再适合不过。

在这些电影里,音乐用得再好再妙,也不过是背景,是催化剂。

《极盗车神》牛就牛在,音乐在此片从幕后走向台前,某些时候,甚至成为叙事的主体。

相信我,你一定会对这场枪战戏过目不忘。

主角所在的盗匪团队,与敌人大干一仗。

背景乐是50年代著名摇滚乐队The Champs 名曲《龙舌兰》(Tequila)。

资料显示,这是1957年冠军单曲,放克(Funky)音乐的代表作品之一,节奏欢快、强烈。

《极盗车神》把这首歌的狂躁与亢奋发挥到极致,整段戏下来,你会发现,每个角色的动作,关门、上膛、开枪,全部踩在音乐的节奏点上

起,承,转,合,水乳交融。

最后,劫匪“蝙蝠”(杰米·福克斯)扔出手雷,面不改色:“Tequila”(龙舌兰)。

正是该歌曲的最后一句词。

然后,画面和音乐,同时黑幕。

太酷了。

我从没见过如此与音乐呼应得天衣无缝的动作片。

音乐在这部电影,是唯一的交流方式。

男主“宝贝”(安塞尔·艾尔高特),是一名车技出神入化的少年司机,因欠下黑帮头目“教授”(凯文·史派西)的巨债,被迫卷入帮派。

该死的,他又爱上一个美丽的餐厅服务员(黛布拉)。

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为了她,他下决心脱离这个犯罪团伙,告别肮脏的过去。

导演安排了一个精巧的设定:因为男主小时候经历一场车祸,导致他永久性耳鸣。

所以,不论他干什么,必须时刻戴耳机。

一方面,这掩盖了他耳鸣;另一方面,不同风格的音乐,也成为他和这个世界沟通的渠道。

抢劫,恋爱,出生入死。

音乐的节拍精准地外化了男主的心理与行动。

甚至可以说,整部电影的故事,完全就是围绕35首原声进行创作(谱写)。

主演之一凯文·史派西在接受采访就说过: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简直就像在跳舞。

另一主演,某个首映礼上,虽然自己尿意十足,但一旦开始看电影,就彻底拔不下眼睛。

“拔”。

这个词我翻译得再准确不过(不禁沾沾自喜)。

说到这,不得不大力赞美《极道车神》导演兼编剧:埃德加·赖特

在一部分影迷眼里,这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之前最熟悉的故事,是原定漫威电影《蚁人》导演,最后因理念不合被换。

这是埃德加·赖特导演生涯的“污点”,这也是我们爱他的地方。

《极盗车神》成本仅3400美元,不及《变5》(2.6亿)零头,但演员阵容华丽,连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和杰米·福克斯、艾美视帝乔恩·哈姆(《广告狂人》),都甘当配角。

(可能)买的就是他的面子。

在我看来,埃德加·赖特是个不逊于诺兰,至少与盖·里奇平分秋色的英国导演。

他总能在一个俗套无比的故事中,挖掘到他无可取代的惊喜。

这种惊喜,某种程度,更新了商业片的语法。

天生怪才。

2004、2007和2013年,埃德加·赖特和他的好基友西蒙·佩吉,尼克·弗罗斯特先后创作了《僵尸肖恩》《热血警探》和《世界尽头》三部优质作品。

被影迷称为“血与冰淇淋三部曲”

埃德加·赖特是“极少愿意去呈现各种可能性的导演。”

就说僵尸片。

通常来说,这类型片的设定是,僵尸与人类势不两立,人类消灭僵尸,有且只能通过绝对暴力。

埃德加·赖特不这么办。

《僵尸肖恩》中,面对僵尸的步步逼近,两主人公是怎么反抗的。

用其中一个最爱的音乐(黑胶唱片)当武器。

两人甚至因此吵了一架。

那僵尸和人,又有什么本质不同?

也许开头这组长镜头可以回答——没有你想到的差天共地。

当主人公顶着一张扑克脸,穿过这个城市,对这小镇已经酝酿的僵尸灾变熟视无睹。

你又何尝活得不像一具僵尸。

果然,最后人类与僵尸,和平快乐地生活到一起了。

这就是埃德加·赖特带给我们的思考,他喜欢在惯性驾驶中,给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急转弯。

意想不到但保持安全范围的惊吓,就是惊喜。

看埃德加·赖特的电影,你和我,都会有这样的感受——

原以为是警匪片呢,怎么突然搞笑起来;喜剧片吧,怎么冷不丁让我们沉重了;好吧,我开始认真了,但结局又是怎么回事。

反英雄,反俗套,反类型。

血与冰淇淋;屁与西多士;屎与和氏璧;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干的元素,就被他如此和谐地,拼凑到一起。

埃德加·赖特太脑洞了。

《极盗车神》的诞生,同样来自他的脑洞大开。

1995年,赖特还离电影很远,他无意中听到《Bellbottoms》。

BellbottomsThe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 - Baby Driver (Music from the Motion Picture)

这首歌前半段节奏强烈,但不快,之后逐渐升高,澎湃。

赖特当下就想,假如一个司机,听着这首歌在车里等待自己抢劫同伴,并踩着它驾车逃离。

这不酷吗?

酷毙了。

2002年,赖特就借着拍MV的机会,把“逃跑司机在车里听歌等同伴”的概念实践了。

这也是当年最火的MV之一。

| 时长:03分31秒 |

赖特还不满足,时隔20年,他终于在《极盗车神》实现了它。

该歌正是第一场飙车戏的背景乐。

今天,回过头,看《极盗车神》的成功,我们不禁感慨:埃德加·赖特和漫威的闹掰,或许是好事。

如果不是“坚持自己”,他极有可能屈从大公司意志,拍出一部中规中矩的大片。

乐观的话,是《神奇女侠》《蜘蛛侠》;

悲观地想,是《变形金刚5》《神偷奶爸3》;

到处都是系列,到处都是宇宙,到处都是流水线的螺丝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更凸显《极盗车神》的难得。

我尊重商业,但必须说,在这个普遍安全和保守的年代,冒险与任性,也许更该被鼓励。

正是有它们的存在,我们才看到另一种大片的可能,才继续找到去电影院看大片的理由。

感谢埃德加·赖特不想委屈自己。

感谢他的才气和勇气兼备。

感谢《极盗车神》,示范了怎么让一个简单而俗套的故事,焕发出喘不过气的视听盛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