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曾经少年(40)

小布一心盼着下课,以便在黑暗角落里和隔壁班的女生打两句闲话,开几句不很雅观的玩笑。

但是第一节自习下课铃响的时候,语文老师丝毫没有让大家下课的样子,反而把自己的身子更其蜷缩进那张略显矮小的靠背椅子里,面对头顶上方三十二度的空气,扬着鼻孔说道,“我们中间不休息,现在再背五分钟书,然后开始摘抄名言名句,练习写作文。”果然如上课时的强调一样,这次停顿只不过是一次重复,没有丝毫新意。

同学们重新放开有些嘶哑的声音,开始熬这最后五分钟。

小布不耐烦地看向窗外,小伙计正好收拾停当伙房的厨具,一边在脏得看不出颜色的围裙上擦手,一边隔着窗户对小布挤笑脸。

小布挥了挥手,小伙计跑到后窗外面,小布从抽屉里拿出不锈钢菜盒在头上扬了扬,然后从手掌宽的锈蚀了的铁窗栅中将菜盒递出去,趁着嘈杂的读书声,大喊了一句:“水!帮我接点凉水……”

干这种事就是驾轻就熟,小伙计接过菜盒回转到伙房边上那座锈蚀的、冰冷的铸铁水管边上,“哗啦啦”三两下,水龙头吐出的水已经将菜盒填满。

小伙计转身回来,将菜盒原样塞过窗栅,然后消失在暗下来的夜色里。

小布接过装满水的菜盒,将嘴巴贴上冰凉的不锈钢和冰凉的自来水,“咕咚咚”喝了小半,“砸吧”一下嘴巴,用袖子擦了两下。然后将菜盒递给马骁,马骁沉思的脑袋水深火热,正好需要凉水冷静一下,所以毫不犹豫接过来,大口大口灌了下去。然后,菜盒又递到大耳手里,大耳一节课都没张口,所以不是很想喝,只是润了一下舌头,就将菜盒放在了窗台上。

“好了,停止背书。现在开始练习写作文,不会写的抄写名言名句”语文老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半躺半坐,声音懒懒的说,“作文的题目是‘意义’,立意要正,开始写吧……”

教室里霎时恢复安静,就像熊熊大火被冰水一下子扑灭,激昂的读书声立时消失不见,换做“沙沙沙沙”的写字声此起彼伏。

小布没有动笔,他最讨厌写作文,所以,这一节课对他来说,还是自由,随心所欲的自由。

大耳放下正在抄写的课本,将作业本重新翻过一页,用铅笔在新的作业纸的正中间规规矩矩的写下“意义”二字。然后停下手中的铅笔,使劲按按手腕,似乎开始思考着什么。

马骁也没有动笔,他在思考“意义”。关于“意义”,他不知道该如何立论,也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去写。

上学的意义是什么?

今天他已经无数次被自己打败,无数次陷进思想的沼泽,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所谓的意义。关于上学,难道就是为了考试,上学;再考试,再上学的一种循环吗?上学就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寒窗苦读吗?上学的出路和来路似乎一样狭窄。在古代,上学的来路就是四书五经,出路就是科举出仕;今天,上学的来路就是小学,中学,大学,一级级的学,出路就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升学考试,毕业考试,一段段的考。……

马骁今天实在弄不清楚自己上学的意义。追求文武双全,或者考试科科第一,是上学的意义吗?那为什么自己除了考试之外什么也不会?不会打球,不会谈恋爱,不会迎接家庭的苦难,不会融入不同的朋友圈子……如果说像古代那样标榜的文人风骨,“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自己并没有这种本事,何苦来难为自己呢?如果说要实事求是的做点什么工作,做点什么贡献,那么自己可以做什么呢?学了以后可以做什么贡献呢?仍然没有答案。

教育的意义是什么?

教育出来马骁这种“好学生”就是成功吗?教育出来树芳这种好学生就是成功吗?还是教育出来小布这种差等生就是失败?或者教育出大耳这种问题生就是失败?教育究竟是什么?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又是怎么样?

马骁还是觉得,教育就是要给每个人平等的教育机会。不再有学不会的人退学,不再有上不起学的人退学,不再有好学生退学,不再有不想上学的人退学。教育要教育不好的学生上进,而不是重点关注个别好学生、关注异常失真的升学率。就像自己不要过分关注考试和分数,而要关心身边的人和事,关心世界的大事一样。

教育者同时也是被教育者,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成长的经历,万万不该把古代那一套求学上进的路子生搬硬套到现在的考试选拔中来。

意义是什么?什么是意义?

马骁自从在电视里接触过“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这样一句谬论式的生活哲理时,总是时不时在脑海中自问自己做的什么事有意义,什么事没意义。后来演变成,在做之前发现什么事有意义,才去做什么事,什么事没意义就不再去做。结果到现在,他可以做的越来越少,意义对他越来越奢侈,他好像再也找不到意义了。于是他开始陷入迷茫,长久的混乱的迷茫,难以自拔,无可救药。

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你的心充满烦恼?你在思考和衡量意义的时候,你浪费的是时间还是生命?对没有做过的事,思考和妄定一个意义,是何道理?是不是逃避?

有了意义,生活就能更安心一点吗,就能早一点达到自己的目标吗?为什么掌钎没意义,抡锤就有意义,如果非得给自己周围的人和事区分一个意义,那么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在哪?

追求意义,似乎陷入了一个无妄的怪圈;追求意义,似乎把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搞得不再有意义。

意义就是这样一个圈套,先是套住自己,再是套住灵魂,直到把身边的一切都抛去,都终止于想一想就立即判断是否有无意义,这是一种何等无聊、何等荒唐的人生啊。

意义。意义就像一条贪吃蛇,贪婪的大嘴追逐着自己的尾巴,一圈又一圈,一旦陷入,就很难再看清开头和结尾,很难再分辨何时始何时终。这就是意义的真相。马骁似乎满怀激愤,为自己深陷意义的圈套不能自拔而懊恼不已。

所以,关于意义的作文,恐怕他要交出一张白卷。因为他自己的人生,已经越来越少能够发现意义;或者说,压根就发现不了意义了,所有的一切都被思想以“意义”的名义快刀斩断,所有的事务和人类在这把刀下都不再产生任何活着的,或者新鲜的意义。

一切已经腐朽,一切已经没落,唯独意义,空悬在马骁高傲但空旷的头颅上,一刻不停地指挥着他找寻所谓的意义、所谓有意义的事。

大耳艰难地在方格纸上码字,小布则一脸随意,任由作业本泛着空白的光,马骁眉头紧锁,心中种种,无处落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