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无双

文/臧茜

倚窗而坐,拂一缕清风,执一本诗集,细细品味,豁然成悟,心中涟漪泛滥……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历史上文人墨客无数,但我独爱纳兰容若。

图片发自简书App

纳兰性德,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号楞伽山人。王国维曾评价他:北宋以来,一人而已。他天性聪颖,拥有史学家口中“最理想的人格”——文武合一。因为精于骑射,在康熙身边担任一等武官,骨子里却是个敏感细腻、才气万千的文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的一生,短短几十载,你可有这样的遗憾:曾经只顾着惦念未来,而忘了珍惜眼前,以为,时间还长,日子还久,有的话不必急于出口,有的感情可暂存心底。却忘了,世事难料,生命脆弱。或许,有的等待会成为终身的遗憾,那些羞于出口的话,最后如鲠在喉,最后只能化作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叹息。正如纳兰容若和卢氏,情浓,命短。纳兰性德,相国之子,钟鸣鼎食,贵不可言。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中举人,十九岁中贡士,才华横溢的他,曾在无知年纪错过了青梅竹马的表妹,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爱他的卢氏。他出身显赫,父亲是一代权相纳兰明珠,康熙皇帝是他的表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然而,他却自诩不是人间富贵花,打心底里排斥,蔑视这一切,因而过的并不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笔若浮云,乱世倾城。一生毁誉参半,有人说他多情,也人说他专情。可是,又有谁能知道他的世界,早已满目疮痍?试问,又有谁能写出“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这样动人心魄的诗句呢?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断了几多魂?人生若只如初见,未知后来天地变。因为,这位才子很早便离世了。他从不与人争,他从未不与人为善,他一生浪漫,从未想过糙作一首诗。也许,他也想过草草了事,可是,他没有。因为,他是纳兰容若,一生眼中无浮华千贵。

诗,却在笔底开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