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 第一百二十一章 浮生尽歇

目录 

西殿这些日子清冷极其。

虽说西殿这位性子一贯温和翩然,但也不至寡淡如此。除却风象宗族事宜相关,西殿近日已关门闭灯,外客一概谢绝,数十座宫宇之内只留几位洒扫宫女侍奉。

谁也不知那位风流俊雅的仙主出了何事。

事实上,就连风轩本人,亦不是很清楚。

自那日云谜会结束,他的心便宛如被剐走了一半,胸腔里既沉闷,又空荡得没有着落。

他脑海里总是不经意的浮现那个宫婢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空泛,绝望,倔强里带着一点惹人疼惜的凄楚。

她的面貌很平凡,只这一双眼睛,令他觉着分外熟悉,但他却想不起是在何时见过。有些夜里,他大梦三千,依稀于梦里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在火中哭泣,他想问问她为何哭得那样心伤,但甫一张口,却蓦然醒了。

他隐约觉着,那日那个宫婢,与他梦中之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后悔那日本着君子之仪,没有拆穿她本来的面目,更后悔没有问清她的姓名,所以哪怕他私下彻查了整个天界,还是不知她的来历。

她仿佛凭空的来,又凭空的消失,一切皆是他的一场错觉。

只是…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到玉桌之上,桌面干干净净,只摆着一片洁白的妖羽。

这是那日后来,他匆忙出来寻她,在司涯阁外看到的。

这样的妖物,本不该出现在天界。

她根本不是什么宫婢,她以障目的法术施行自身,只怕也是为了掩盖身上的妖气,但她究竟意欲何为?他猜不透。想到她可能是妖,他便一阵头疼,妖界广博,并不在他管辖范围之内,要找一个不知来历的妖,更是难乎其难。

但究其根本,他与她仅有一面之缘,他这般执着的寻找她的下落,就算有一日寻到了,他要对她说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

只是冥冥中有一种指引,有一些事他必然要去做——她若不出现,他胸腔中漫无边际的颓然便似乎无法被填补。

“仙主。”

殿门外传来的温和女声打断了他一度的沉思,他收起眼中多余的情绪,正色道:“进来。”

殿门徐徐而开,躬身走进一个身着宫衫的女子,她的五官很周正,透着一股淡淡的矜贵,都说有其主便有其仆,其实这整座西殿的侍女,大多都承袭到了她们主子的一分风雅。

“仙主,出事了。”遥之恭敬的道。

风轩的表情淡淡的,“何事。”

“是烛龙阁,适才闯了一个刺客,”遥之低垂着眉眼,“杀了守阁的上仙。”

风轩淡然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略微的诧异,“巽棘?他们一族守护烛龙阁已有万年,不想这一代却折损在他手里。”他遗憾似的摇了摇头,又问,“那人什么来历?”

“还未查出来,”遥之话说到这里,目有不忍,“刺客吞了化尸丸,全身无一完肤,实在无从查起。”

他的眉头轻轻一皱,这样狠辣决绝的心思,实非常人所能拥有,思及此人背后的势力,他心间暗沉。

“烛龙阁存放着历届上仙下凡历劫时的记忆,此番遭盗,不知神君该如何怪罪。”遥之缓缓的道,试探般的看了一眼玉台上的人,“仙主,我们…要不要插手?”

“不必了,”风轩轻阖双目,“我近来神思倦怠,不想插足此中干系。这些事由着司法界追查便是。”

“是。”

遥之心下立明,行过礼后便欲退下。

但此时却从门外传来了喧闹之音,有侍女焦虑的喊:“我已说了我家仙主不见外客!”

“不行,你不能进去!”

“……”

似乎是响应那人的张狂,殿门哐当一声砸开,一位身着黑袍的男子立在那里,旁边跟着一脸战战兢兢的侍女。

“狂徒!”

遥之叱了一声,随即从空掏出一把九节鞭,鞭身环绕金芒,迅如走蛇一般劈向那人,但那人只不慌不忙的一侧身,整个人显得懒洋洋的,便将那九节鞭贴身避过,动作行云流水毫不费劲。

那人正过脸来,一双丹凤眼魅惑入骨,嘴角轻轻一翘:“仙姑这鞭子使得极好,只是火气莫那么大。”

遥之徒遭人轻戏,面上一窘,怒意非常,正欲手腕一翻一鞭更甚,却听一个清冽而又威严的声音传来:“遥之,来者是客,何况这位身上流着皇族之血,不可失礼。”

遥之一愣,目虽还有不甘,仍是干净利落的将九节鞭收回手中,冷冷看了那人一眼,静默的退到了隐秘之处。

雷辰对着玉台之上的人翩然一笑:“师弟,久疏问候,你这风姿可愈发卓越了。”

风轩目光淡淡的看着他:“师弟?恕在下冒昧,敢问雷族王子师承何处?”

雷辰轻轻“啧”了一声,步履悠闲的朝前迈了几步,“师弟真是贵人多忘事,三十年前你拜入八荒星君门下,还叫得我一声师兄。这才寥寥数日,你怎的就给忘了。”

风轩思了一瞬,了然的道:“原来王子说的是凡尘往事。”他停了一停,云淡风轻的笑了,“那确然是不记得了。”

这回答似在雷辰意料之中,“师弟位高权重,忘了我自然是不打紧,可有些人,你不该忘。”

话音将落,他狭长的双眸凝于某处,右袍一掀,原本置于玉桌上的事物便被他隔空而获。

风轩不自觉的站了起来,沉声道:“王子此举,不觉有失皇族风范?”

雷辰却似乎对他的质问不屑一顾,他目光幽然的盯着掌心的事物望了许久,“你说你不记得了,可为何还有她的颈间羽?”

“颈间羽?”风轩低声重复,继而目有困惑,“…你认得这妖羽的主人?”

“何止认得。”雷辰自嘲般的一笑,他掌心一反,便将那羽翼又送了回去。

风轩眉间稍缓:“王子今日位临西殿,不知所为何事?”说了一半,他的气息忽变幽长,“还有…若王子知晓这妖羽主人相关,还请不吝告之一二。”

“呵…”雷辰狷狂的眸中滑过一丝凄然,“她为你舍生入死,为你散尽妖籍,为你无悔成魔。但如今,你却来问我,她是谁?”他妩媚的唇间多了一丝危险的味道,目光凝结成冰,“其实,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风轩对其话中的威胁置若罔闻,不知思及什么,目色微沉:“你是说,她不是妖,而是魔?”

“怎么,你也看不起魔?”雷辰状似无意的道完这一句,忽然整个人又懒懒散散下来,似乎适才那个杀气迸发的瞬间只是错觉,“我听闻,你要娶天帝他老人家的女儿为妻?”

这人喜怒无常,不可捉摸,但不知为何,风轩莫名对此人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他摇了摇头:“外界流言多有荒唐,我对蝶雅仅是兄妹之谊。”

“好。”雷辰状似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只这一瞬,他又目发寒光,“记住你今日这句话,若你敢娶她,我一定会杀了你。”

风轩听了他这话,只觉好笑,“弑仙可是灭族之罪,王子不会想拿整个雷族来换在下一人性命罢?”

雷辰在一旁的玉椅上坐下来,舒了舒脖颈,无畏的道:“这可说不准。”

“杀不杀我且是后话,”风轩淡然的道,继而执袖微微朝雷辰行了一礼,“这妖羽近日扰我神思,还望王子告之我此人下落。”

雷辰回过头来,目光深然的望了他许久,“我只问你一句话。”

“请讲。”

“你是要从今往后的锦绣仙程,还是要一个世人唾弃的魔女?”

风轩一愣,抿唇思了一瞬,沉声答:“我只求无愧于心。”

“好一个无愧于心!”雷辰忽然放声笑起来,虽不知他在笑什么,但风轩却觉着这笑并非发自他内心。他从怀中捞出一个木匣子,毫不在意的朝风轩抛去。

风轩稳稳接过,双手在触到木匣的那一瞬便已知道内里装着何物,他目光一诧:“这是…”

“这是你在人间三世的记忆。”雷辰利落的将他余下的话说了出来。

风轩略微沉吟,一语道破:“原来烛龙阁之事,来自你的手笔。”

雷辰并不否认,只是语气略带憾意:“得手此物,确实费了些许工夫,守阁那小子死得不亏,折了我一员多年的心腹。”

风轩以掌心缓缓抚摸那匣子的表面,面上不动声色:“原来王子果真弑得了仙,丝毫不惧灭族之灾。”

雷辰眉梢的轻讽暴露出来:“你若要讨这个功劳,尽管去神君那里告发我便是。”

风轩却是摇摇头笑了,别的且不说,这人这副坦荡无畏的姿态倒让他颇为欣赏。“我只想知道,你冒这么大的风险盗取此物,又如此迫不及待的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心之所至,不再蒙蔽自己。”雷辰怅然的道,这话说的云里雾里,他也不做解释,“你不是问,那妖羽之主是何来历?一切问题的答案,全在你手中的这个匣子里。”

风轩沉默了,低着头不知在思什么。

“只是打不打开,尽在你一念之间。”雷辰若有意味的道,“或许打开之后,你会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亦未可知。”

不等风轩回答,雷辰一掀长袍站起身来,潇洒与风流在这人身上诠释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狭长的双眸微眯:“风轩,我已失去这一生最为珍视,望你不要同我一样,虽有漫漫人生,却徒留无尽遗憾。”


下一章 

喜欢别忘点个赞哟,以及新文求支持谢谢~师门有妹初养成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花一周时间拜读了久仰的《三体》,大刘的想象力是充满魅惑力的,又让人震撼!最令我好奇的是这样宏达的想象力是如何培养出...
    山水一舟阅读 272评论 3 3
  • 文/007同学 疏离文字,已近五月。 因了工作的变动和日渐生疼的颈椎,绝少触及电脑。清心,寡念,回归,日子在日复一...
    007同学阅读 242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