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与长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上午10点多下了场小雨,吃过午饭,照例把椅子搬出来小睡会。身子骨就是有点贱,天天习惯了骄阳烈日高温,老天赏点雨露就有点受不了,半睡中把对着我吹的壁扇关掉,还顺手扯件男装短袖盖在肚皮上。

实际守店是不允许沉睡的,一场小雨,眯会眯得我喷嚏连天,但身子懒是不想动的,我拿起桌面上的手机点进简书,看到小草发过来的女子篮球赛那篇短文链接。看得我眼角挂着欢乐泪点,小草写了那么多文章,难忘这篇带给我的快乐让我记忆犹新。

看后顺着小草的回评我来到妃七条。

哈,当眼光看完谢长发的评言,我已不是扯嘴角笑了,我是惊悚的爆笑出声。

前几天无意看到他写的一篇我想碎你的脸__编辑部李沫沫。尤其对文中长发哥、长发哥那段看得我也是笑得屁滚尿流的,今天再看到他妃七条留言:一入简书深似海,每一声离岸的深情呼唤都是有价格的,比如长发哥就被剥得只剩一条丁字裤。

于是我再次进入他的文章主页,再把那篇沫沫看完,这次因为加上他今天的自称长发哥,我笑得更是不能止住。

在天天正儿八经日子里,好不容易今天被我连着看了两篇欢乐文字,真比多赚两百块钱还让我开心。

看到愉快的要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