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一周:与父亲的偶然“旅行”

字数 1578阅读 34

    元旦刚过去,公历新年的氛围并没有很浓。也许对于我自己来说,所谓新年也就那样,没有太多能扰动内心的情绪存在。但我的这种情绪也不是代表消极,只是很多事情似乎看得很清,“水至清则无鱼”,而自己也发现越来越少事情能够让我情绪波动。

   好像是1月3号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在家。母亲仍旧在她的小玻璃桌前,用笔记本电脑看着她最喜欢的电视剧。父亲坐在沙发上,不时玩玩手机,不时看看电视,不时和我闲聊。我呢,在客厅里转来转去,这边坐坐那边坐坐,说无聊也不是很无聊,只是有点没事干,随便打发一下时间。而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夜晚。来电的是郭医生,她已经跟她师父沟通过,我可以前去看病,最好第二天就出发。于是接到电话后,我和父亲就立刻着手出发前的准备。我在电脑前干着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订酒店。而父亲则在三楼收拾好衣物。母亲则再三叮嘱什么东西重要,不要落下什么什么。

    对我来说,这应该算是和父亲真正的第一次“远行”吧。


   果然,我这个人习惯了按部就班的生活,一旦有点什么事情打破原有的生活规律,自己的内心就有点安不住,这跟我前面所描述的“平静”有点矛盾。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幻想着即将在广州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想来想去,想来想去,就这样失眠了。

    路上去到某一个服务区,我的症状再次出现。吃完午饭后,各种症状侵袭而来,我又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感觉,感觉自己会死。走来走去,躁动不安,而父亲一方面是显得淡定,而另一方面可以说明是无奈。他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帮到我,也只是轻轻安慰着我。依靠着一些药物以及自我调整,我还是熬过了这一关。

    广州给我的感觉就是,既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又充满老广州生活的味道。这两方面你都可以从身材苗条穿着性感的小姑娘和安静无人,路旁种满树的小街道中看得到。

   为了方面出现,我们住在广东省中医院旁边。一开始对省中医院附近的街道没什么好感,而后来发现,我们住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棒。 往西去有上下九,往北去有光孝寺,往东北去有北京路,附近更是有一些小餐厅、小粉店。我的治疗一般放在早上,由郭医生的师兄替我施针,正骨,一般九点就结束。而接下来的一整天,就相当于旅游时间。父亲和我会想探险一样,这家小店吃吃,那家小店吃吃,记得父亲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来到广州怎么可以不吃烧鹅呢?”   于是经常寻找有烧鹅吃的地方吃饭。而父亲每吃到一个好吃的东西,总会拍一个照片,微信发给母亲。真有趣。

     酒店的房间不大,但对我们来说,也足够。在酒店的时候,基本都是我们各玩各的手机,或者看看电视。肚子饿了的话,就上美团叫外卖。竟然我们每次叫的外卖都要比楼下的店好吃。

     父亲赞不绝口,:“大城市就是方便啊,送吃的到门口,又便宜。”

     而平时很少吃水果的父亲,也由于身在异乡,买起了水果来。草莓,柚子,在我的影响下,吃个不停。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时而玩玩手机,或者给母亲汇报一下情况。虽说是前往广州“治病”,但这样的经历也确实让我挺怀念。按母亲的话来说,父亲前段时间帮舅舅搞厨房够辛苦的了,这次就当让他好好放松一下吧。

     我很清楚,父亲根本很难闲下来。对他来说,以前在家,他总是忙个不停。其实像上一辈人的确非常勤奋,总喜欢找点事来做。父亲在酒店待久了,总会喊背痛腰痛,酒店的软床睡得他很不舒服。于是就经常出去到处看看。以前觉得父亲从来不喜欢逛街,但这次我竟然发现他像一个小孩一样,在广州的步行街里逛得十分开心。一时看看首饰,一时看看衣服。因为晚上父亲打呼噜的声音让我实在是难以入睡,导致我每天的睡眠时间少于五小时,白天要陪着父亲逛街,基本上是以一种飘着的姿态去逛街,十分疲累,却也乐在其中。



    在广州待了六天之后,也告别了这个地方。

    “下次再来广州,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咯。” 发车前,在车站附近的肯德基里,父亲如是说道。

     而我,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也暗暗下定决心,先把身体调整好。然后就赚一点钱,带父母到外面走走吧。


                                                                                                       2016.1.20,在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