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周作业|繁事杂记

       九月九日,小雨。因为是周末,本来就堵车,领导还要开会耽误了半个小时。我就这样一路堵回家,天已黑。急匆匆地停好车,上楼敲敲门,“妈妈!”里面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叫着我,堵车的坏心情一下烟消云散了。

开了门,她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对我说,“宝宝今天过生日呢!”

“妈妈知道,这几天妈妈都陪你好吗?”

“好!没问题!”

       女儿两岁。正是可爱的年纪。


       我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从小在我姥姥家长大。我舅我姨们都爱我。如今他们年纪都大了。姥爷也九十五了。

      上周去姥爷家看他,他一开门看见是我,掩饰不住激动的面容,但还要故作镇定的说,“你来干啥?”

      我进去挽住他的胳膊,“哎呀,我来看看你嘛。”

      “走走走!一个臭老头有啥好看的!”说着,皱起眉头摆摆手哄我出去。

      “我就不走!进门水都不给喝一口!”我绕过姥爷坐到他的躺椅上。

      “你起来!你坐那去!”他过来递给我杯水,把我拎起来不让我坐他的心爱之物。然后自己坐上去,翘着二郎腿摇啊摇的。“你今天来是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让你见见我,让你高兴高兴!”他闭着眼睛面带微笑摇着摇椅听我说话,苍老的手掌在他光秃秃的头顶来回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哼!我一个臭老头!谁记得我!还让我高兴高兴。”

      “哟!说话还酸溜溜的呢!”我站起身来开桌边的小抽屉,拿出指甲刀,“臭老头,今天来主要目的是给你剪剪脚趾甲。”

      “哎呀!太好了!等一下!我洗个脚!”

      没等姥爷说完,我已抱起他一只脚脱了袜子准备开剪。

      “不行不行!我还没洗脚呢!”

      “哎呀!赶快吧!剪完了再洗吧!”

      我姥爷是个老革命,平时总是板个脸,全家人都怕他。但是偏偏他就是喜欢我,我怎么样没大没小跟他说话他也不生气,所以一直以来,我们俩说话总是让家里其他成员膛目结舌。我妈以前说,“你别没大没小的,你姥爷生气了咋办!”我就把姥爷拉过来让他对着我妈拍胸脯,永远不生我的气。我妈当时震惊了。

四姨是个比我妈还勤快的人。家里一尘不染,被子床单永远跟新的一样。前阵子在郊外买了块菜地,吆喝着全家去看看。我们这辈,就我跟她们上一辈关系好,有事没事都爱叫上我。前两天她打电话给我,我一看是四姨,赶紧先把听筒的声音调到最小,“四姨,咋啦?”

      “我明天去菜园子,最近也买了只羊,我给宝宝明天挤点羊奶拿过去吧?”

      “哎呀,不用,你明天几点去啊?我妈要带宝宝也去菜园子玩呢,我送你们。”

       我一说完,电话那头声音更大,“好好好!太好了!明早去你家!”说完就挂了电话。她总是这样,把自己要说的说完就挂。时间还没约呢!我急忙给她回过去,她再也不接了。我妈跟我说,“你四姨说话声音大,可能跟她耳朵有时候听不见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我妈分析的对。


      我妈是个大女人。思想前卫,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很喜欢开导别人。我昨天回家跟她说,我觉得现在的工作特无聊,感觉没有意义,没了方向,想要换个喜欢的事情做。她说:“累了就歇歇,出去转转。你要明白你不是为了你女儿或者别人活着,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有价值,是该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活的有意义了。”

      很累的时候,想想自己可爱的亲人们,就是满满的幸福和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