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意志:赴约?

时间的意志

                                       

第一次知道宁波功归于上小学时一次六一演出,学校要求人人都要穿白衬衣。在那个物质还很匮乏的八十年代初,大人断然不会给孩子买像白色这种不耐穿的颜色。所以,当那件衣领商标上印着熊猫(宁波制衣)字样的白衬衣到手后,每一处细节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中。

对宁波的第二印象当属王澍。2012年,王澍荣获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他是获得该奖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迄今为止第一个中国人。宁波博物馆、宁波美术馆、宁波五散房都是王澍的作品,当然不能不提的作品还有位于杭州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了。

看过王澍设计的作品,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传统”,是那种可以将久远的历史、璀璨的文化弥散在现代空气中的气息,是那种让人能够安静下来的环境氛围,有时间留下的印迹,有设计师对历史、对时间、对建筑创造的情感。

建筑设计师在房子上花费的心思未必人人都能看明白,那些构造的原理,风格的流派,材质的搭配,如果略知一二会看得更为明白一些。不过凡美的,有视觉冲击力效果的东西带来的可感性也是立体而丰富的,就像不懂材质依然能说出是柔软还是硬朗的感觉,法与道是相通。

外行安于看热闹就好了。

去一座城市的理由很多,选择追寻设计师的脚步也未不可,去看大规模使用废旧材料建成的博物馆、位于老外滩的美术馆,还有距离博物馆不远的明州公园里的五散房。

下周4月12日至14日宁波文博会,去赴一场思念已久之约。

2019.04.0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