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可怜人小脑壳

我们小镇上有一个特别的人物,男女老少都喊他小脑壳。他的真名姓已经无人知晓。他的脑壳那不是一般的小,架在他宽大军绿色上衣上,远远看去只有一个点。

小脑壳家住屯子山村,有一七八十岁老母亲,老人家种有一亩五分水田,仅供娘俩的口粮。

其实小脑壳一年四季在家吃饭的时候很少,大概就是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这两天雷打不动之外,其余时间都在镇上的小店里帮衬,赚取一日三餐。


图片来自网络

小店里咋会要他帮衬呢?

要知道,他个子不高,顶多一米五,黑瘦黑瘦的。他的小脑壳上的头发稀疏,很少洗很少剪,已经是一绺一绺的了。他身上呢,一年四季都穿着那件宝贝宝蓝色夹衣,夹衣上都起了黑褐色的痂了。夹衣里是厚厚的高领打底衫,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来了。裤子也是一年四季都穿的那种,厚实得很。尤其是,他还脚蹬一双黑色高筒雨靴。因为他个头矮,那双高筒雨靴快齐他的大腿根了。大热天的,小脑壳难道有特异功能——不怕热?大热天的,小脑壳打身边经过的时候,没有人不屏住呼吸,生恐那股难闻的酸臭味钻进鼻孔的。

这样一个人儿,小店咋会要他帮衬的呢?

许是小店老板同情小脑壳吧。又或许有的是同情与占便宜兼有吧,毕竟小脑壳勤快地帮忙倒垃圾,提满桶的泔水送到指定人家什么的事,不需要支付一分工钱的。

他也是晓得别人嫌恶他的,每每提着满满一桶泔水或满满一桶垃圾远远过来的时候,他就一边大声喊:“开水来了啊!开水来了啊!”一边把他那双宝贝雨靴踏得贼响。这时候,跳舞的不跳了;吃饭的赶紧跑进家门;聊天的停止聊天,且用双手捂住鼻子再说……

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嫌恶,像看西洋镜一样看着这一幕幕,傻乎乎地“嘿嘿——嘿嘿——”着大踏步走过去。

现在国家扶贫政策很好,想必他家定是贫困户,一定得到扶持了的吧?可是,他干嘛还是这般早来晚归不顾冬冷夏热勤劳不息地呢?说他傻吧,他又晓得帮着几个小店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说他不傻吧,连这酷暑之时都还全身捂着深秋时节甚至冬天穿的衣物,一个夏天不知洗过一回澡没有。


图片来自网络

我很想跟他送几件儿子穿过的短袖衫什么的,可是,不知他会不会收下。这么多年,肯定也有人冒出过我这样的念头,怎么就没有一个人送成功呢?这样一想,刚刚冒出的念头被自动掐灭了。

他又提着满桶的泔水走过来了,嘴里不忘叫喊着:“开水来了!开水来了!”叫完,他傻傻地嘿嘿嘿着,雨靴蹬蹬蹬的声音快盖过音响放出的舞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往总是觉得,戏里戏外,应该是两个人生。只是因为这个人,这出戏。真与假开始变得模糊。 看客辨不清。他自己也分不清,...
    任磊_b7ec阅读 598评论 0 1
  •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和尚为了选拔理想的衣钵传人而设想了一道十分奇妙的“考题”。一天,老和尚对一胖一瘦两个得...
    青丝琴阅读 37评论 0 0
  • 在我出生的时候,父亲买了一块玻璃镜子,挂在我的卧室床头旁,离地面有半米左右。那是块椭圆形的镜子,有一米多长,镜边镶...
    吴启公子阅读 36评论 0 1
  • 模糊我所有看向远方的视线 都不在看 稍有一眼未见,你掉入心里寒暄 一条被青草淋湿的路 从开始起,就在滋养着 它想保...
    陈汐年阅读 253评论 0 10
  • 往事烦多阅读 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