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宁波的三吋时光

1

8月23日晚在上海大舞台看阿哲的『还爱·光年』演唱会。那些陪伴着自己长大的歌曲早已烂熟于心,坐在离舞台不算太远的座位上,看的不是人,听的也不是歌,而是灵与灵之间更深层的交谈。

翌日清晨,在酒店用完廉价的自助早餐便赶往上海汽车南站。

从上海出发,途径宁波、绍兴,再回到上海,这是事先拟定的行程,原没打算走这么多地方,只想看看昔日旧上海的风情。然,想起去年因禽流感突然取消的浙江行,便将宁波和绍兴加入计划中。

只是时间太过仓促,也留下许多遗憾。

2

从上海坐大巴去宁波,是想看看杭州湾跨海大桥。

然,一上车就开始呼呼大睡的我中途醒来只隔着车来车往的马路看见桥下的茫茫大海,嘟嚷一句“不就是海么”便又沉沉睡去直到汽车到站。

正午的宁波,烈日炎炎下,等在公交车站的我就像是一盘快被烤熟的粉蒸肉。无奈拦了辆的士前往月湖。刚下车,大雨如注而下。却是酣畅淋漓。

3

如家快捷宁波城隍庙月湖店。

推开房门,看见深蓝色的地板、淡黄的书桌以及黄灿灿的墙面。碎花纹绿色床单、红色的灯罩,以及足够舒适的大床顿时给我一种“如家”的幸福感。

雨后。从酒店步行至天一广场。衣裤就像瞬间小了一个尺码,紧紧地黏在身上,汗珠通过皮肤一点点渗透出来,极不爽快,湿闷难耐。本是要去寻找缸鸭狗的,视线所及遍寻不着,却看见远处的必胜客标志,旁的也不再想便直直走了进去。

蔬菜沙拉。培根芝士焗薯蓉。

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享受着空调的滋润舒爽。邻桌是一对年轻情侣,喝着甜腻的果汁,各人的面前都摆着一块吃了几口的蛋糕。不一会儿,服务员又端来两杯双球冰淇淋。男生看起来水灵灵的,说话也极秀气,只见他双唇一闭一合全听不清细语声。

隔条走道,对面坐着一桌年轻的三口之家。小男孩在沙发走来走去,不时用手中的气球棒敲打父母的头。男子身材魁梧,接起电话来与对方大声理论,不时挥舞右手,一只脚贴着桌边不停抖动。

顶前面的大圆桌旁围着五、六个年轻男女,酒足饭饱之后开始玩扑克。

等了许久才端上一盘蔬菜沙拉,服务生这才发现桌上连餐具都没有,更别提解渴佳品柠檬水了。菜叶子老得无从下口,千岛酱也只给了一小碟,又过了很久才送上焗薯蓉,更是咸得连擅长吃盐的山东人都要破口大骂了。

抵达宁波的第一日,在懒懒的时光中虚度。

4

天一阁

天一阁,大抵是旅行者途径宁波的必到之处吧。

我也是极喜欢这座园子的,大抵是因为书痴范钦的缘故吧。关于他与天一阁的故事以后再叙罢,今天我只想说说天一阁的蚊子。

那日,我穿了一条九分裤,脚踝不多不少刚好露在外面。就算用花露水在皮肤上淋了个遍,蚊子们还是整整齐齐咬了几排包,本就不算细的脚踝顿时肥了一圈。蚊子欺生,我是知道的。但他们如此具备团队精神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

在园子里闲走,遇见这朵白色的小荷。蹲在泥地里拍下她的倩影,却在一阵瓢泼大雨之后,再也找寻不见。

5

你听说过溪口么?

那是蒋介石的老家。

我也是在临出发前才知道。朋友说,溪口太美,你至少要给它预留两天的时间。而我时间太少,又在各个博物馆之间纠结迟迟难以定夺。可不想,就在宁波住下的第二日,我临时决定去溪口一日游。

喜欢独自上路,是因为许多细小的瞬间会突然改变原先的计划,由此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而这些惊喜,足够支撑你走过无数个寂寞难耐的夜。

溪口有两大景区,一是雪窦山风景区,一是蒋氏故里。

我……原只想去看看后者的。可抵达溪口的时候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跟随一众散客乘106路公交车到游客集散中心,花230元买一张景区通票。刷票进入游客通道乘景区大巴去往各景点的时候,我忽想起早前看的游记,提到从三隐潭进景区,最后只能花50元坐小火车和索道才能前往其它景区,否则就得原路返回,极不划算。

想着小火车,我执意在三隐潭景区门口下了车。

三隐潭下山阶梯

总是到了山脚下,我才想起自己患有“恐高症”。

站在长而陡又望不着边的下行阶梯,我的大腿肌肉紧张得瑟瑟发抖。一阵抽搐之后,我索性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了。从第一节石阶到墨绿色栏杆有好几步,我只得用手撑着身体,一步一步挪到它跟前,抱着它,手心不断冒汗,死也不肯撒手。

你有没有试过给自己一个心理测试,如果再面前有一个按钮,一启动它就可以没有任何痛苦地消失于这个世间,你是否愿意按它……我的答案一直是,愿意。有时候这个答案令我心生警觉。

——安妮宝贝《莲花》

我常在梦中看见自己站在高山围绕的悬崖边,纵身一跃。

独自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慢慢地,一步一阶缓缓走下。

幽幽水声,甚美。

我不知道在此停留了多久,直到有一群游客缓缓而至。喧闹声打破了山林间本该有的平静,也打破我内心的思绪。

缓缓走在栈道或阶梯上,听着流动的水声。

那一刻,我被这大气磅礴的自然世界感动。水花们看透了我的心,正欢唱着走过我的世界。

如果你也曾和我一样,一个人悠然走在这大自然的山水间,或许你也能懂得我此刻的无言。

悠长的木质吊桥。

它的旁边还有一条石阶。

两条不同的路,看到的自然是不同的世界。那一刻,我没有克服内心的恐惧,只拍下它的照片。

这就是前面所说的小火车了。

真舍不得离开,如果有足够的时间;

其实不必着急离开,如果我可以舍弃那些所谓的景点。

雪窦山上有一座雪窦寺,我没有进去,如今想来甚是可惜。但人不可贪婪,有舍才有得,否则到头来握在手中的一切都将化为虚无的云烟。它们本就不属于你,你又何必苦苦挂念。

6

在宁波的最后一天,上午我又去了天一阁。午后离开时接到JY的微信,便乘车前往天一广场,在乐购超市电梯口买了一根烤玉米,找到起点网咖坐在意外禁烟的清新世界里和朋友们聊天。

2个小时以后,我又买来一根玉米坐在喷泉边看倾盆大雨里的喷泉。

宁波,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