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史

 在这明媚的下午,我像一块蘸了辣酱的豆腐,处处充斥着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辛辣滋味,或许,我该写点清凉的东西,要不然恐怕这个夏天是过不去了。

 小晴是我的初恋,一恋就是好多年,天知道我有多真心,可是偏偏对我不会来电,用她的话说:你就是一棵大白菜,嫩的时候犯贱,老了煮不烂,炒不熟,生活中可有可无,菜桌上就俩字平淡无奇。我问她:你见过哪个白菜是煮不烂的?她说:就是你喽!我不愿意跟她争辩,就一个字:切~。

 有一天,我跟她看了一场电影,是讲鬼的,原本没什么,她神经大条也没起到任何给我惊喜的效果。当别人的女伴小鸟依人投怀送抱的时候,她掐着我的胳膊硬是我把我痛的大呼小叫,她竟然一边捂住嘴里的薯片一边嘲笑:至于嘛,你是男人嘛?吓成这个样子。我一脸无辜很无奈的避开周围鄙视的目光,两眼直视她,嘴里挤出一丝微笑:下次你能轻点嘛 她幽怨道:我不重啊 好吧  薯片给你吃。我抓过她的左手,果然拇指跟食指指甲缝里有一丝血迹,她惊呼:血啊!~此刻大银幕刚好演到血腥场面,所以周围四座都还比较镇定,没人愿意理会我们两个。我看着她指甲那叫一个心疼,那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她安慰我:没事,不痛。她想挣脱,我细心的用指甲扣出残留那层肉,这掐的我多深啊  我把胳膊抬起来……她终于有了一丝愧疚,站起身拉着我的胳膊往外拽:别看了,回去贴个创可贴吧 我们就这样离开了电影院去了药店,她说:没事,我请你吃烤肉,今晚补回来。也是那天晚上一切全变了。

 我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我的身份也未可知,一切都是个全新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