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厕所走向另一个厕所

文/西门豹


1、

我是一个小格局的人,一个土得泥土气息浓郁的人,我有时候也感慨自己从针眼里看阳光的局促,虽然感受自己的渺小可也有自己的天空和小鸟,总算庆幸自己没有被抛出生活,还保留了自己的嗓音,即便是站在粪堆上歌唱生活,悲情地看漫天乌鸦飞过我的秋天,也不曾绝望。

我曾解读过一种生活,“一个优裕的人在野外会误以为是厕所走进你家的厨房而被你的坦然和热情尴尬”,我们在某种局促中生活何不是在厕所中煎熬那片刻的苟且,我于是深刻地感受自己,如同从一个厕所走向另一个厕所,这是穷人的人生路线和他们的驿站。

如果你是乡下人或从乡下走过一遭,你必有过一次如厕的深刻,只是你回避了生活的角落,不愿把生活落在土地上,天空自然美好,白云离手很近,那依然是瞭望的梦想。

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厕所,因为人这一辈子无论何时何地都克服不了如厕的欲望,这种经历让一个农村人深感生活的激励,优裕的厕所早超越了我们的厨房,日子的差距可从厕所窥出一斑,这让一个想直挺挺走路的农民想起身弓背需要付出极大力量和勇气。

我就是站在厕所的矮墙内瞭望田野的人!

在我们老家每家都有一个自己的厕所,厕所的数量和住户一样多,它们在院外边沿或隐逸的树林内,它们不远不近不曝不藏代表着它们与人们的关系,一种无法抛弃难以割舍的生活。每天清晨和暮晚人们都要去那里开启日子和终结一天的生活。

我去每家的厕所都如厕过,好像我眼中别人的生活都那么美好,为什么你们总比我精彩!

但有一个场景我是不敢冒然,隆冬大雪掩地,一片茫然,就是在自家也是小心翼翼地去如厕,试探着萎缩不前,好像生怕踩着生活的地雷一般,趋着脚把一个疑似雷雨后呈现的蝉洞荡一荡,荡出如厕的便巢,艰难心情不是你想象,风险也不似你预料,你可能一脚踩滑,坐在那里,也可能探足过力,碰着雪下隐埋的便便,它们比珠穆朗玛峰的冰块都坚硬。

如果是大雪,父亲必然早起,率先打开一条通向厕所的小道,早早地用铁锹铲开一条窄乍的小路,需要走“一”字猫步才能通过,让我感觉到父亲吝啬体力又直达目的地的思想锐意,这是繁缛取捷。

我是在生活中不大安分守己的,我不太按去思想总结的地方苦思冥想,我会一转身把一棵小树当成遮盖思想的大幕,把《沁园春-雪》里的“长城内外,唯余茫茫”的一域浇得斑点狗一样,深深打穿,浅显的尿黄让我理解出两种生活结论,一是我没有雪的高尚和洁白,二是生活让我的肾不健康,多喝几杯水也无法改变我躺在大地上一夜睡眠的疲倦,我是劳动者,劳动者只能尿出咖啡色,却和喝咖啡是两码事,我们没有享受,有的是不细心者体会不出的亚健康。

2、

厕所的春夏秋冬演绎着时光的年轮,生生地夺着我的青春。

雪融山现,春天也从田野漫延到厕所,我一年一度蹲在厕所里怀抱的梦的苦思冥想也渐渐绽开,春天必定来了,“一年一季在于春”。厕所的长条石,边沿挤出嫩绿的小草,身旁的矮墙下,蒲公英的幼苗铺开大的叶片,它们也行动了,它们也在酝酿着一场浪漫的秋天,“我要飞,我要悠悠地飞出这个厕所,美好的生活是属于自己,我不能在乎是不是被美丽的小姑娘拿在手里送给我一把温暖的口气,自己也要飞,只等那秋天的风起,越过这堵矮墙……”

蒲公英的花是橘黄的,好像昨夜跌落在这里的星星,被摔扁了叶针,于是更美丽了,像手掌一样举起。蜜蜂来了,极细的小白蝴蝶也来了,它们三个为伴,错落而飞,像音符一样起伏,我在想它们是老公、老婆和小三?它们不能出国,却只能在这里飞,出国太遥不可及,那旅程是要一点翅膀的实力,它们在这里寻求着自己的美丽,和尴尬的小花相依为命,小花和它们彼此为梦,一个宁静的梦,一个飞舞的梦!

我生活的梦想和如厕一个模式从春天走进夏季,这是我生活的局限,我出生没有落在金盆里,只能落在一块破布上,破布如同这个厕所,我就是那株昨夜跌落的星星,摔出一朵窘迫的小花,我于是看到了小白蝴蝶的梦,渴望着秋天的风,吹越这堵矮墙,黏在小姑娘又细又长弯弯的手指上,可爱的姑娘叫“毕夏”,让我快快走进人生的秋天寻找果实:你快点成功,我等不及了……

厕所的矮墙被暴雨冲刷着不尽的风尘越来越矮,我的田野并没有越来越开阔,我的世界就这么大。我只有在如厕时瞭望才能感受到田野的美好,那才是日子。我像一个拉肚子的病人,怎样也提不起裤子毫无后顾之忧地走向田野,走进那美好生活。它总是遥遥地在矮墙外铺开一面锦,然而我看到有人从这个田野路过,我暗暗地赞叹:你比我精彩!他们甚至牵着一头牛或赶着一头猪,践踏着我渴望的生活而去,那影子实在是难以磨灭,好像锤子扣击骤停的心胸,我满眼金星,觉得矮墙外满目繁华。

我体会着生活如同这如厕的矮墙,它鄙陋而坚强,局限着我的人生,我无法打破它风雨欲摇的筋骨,我没见过它是怎样建筑起来的,但我可以想象它被人们一锤一锤打筑起来的情景,疏散在外,紧实于内,打破它何止是打破生活的屏障,简直是打破人们生活的一个体系,我没有这个力量,绝望莫过于看到一堵去路的墙!你不屑,它有你不屑的坚强。

我有一个去豪华如厕的梦!

那里可以听到“叮咚”的泉水,可以感受凶猛的瀑布,那里是一个揽世界优美水声的世界。每一次瀑流止歇,潺潺流水如复古的筝、萧、瑟,我听出了优美生活的憧憬,一片心理繁华!

3、

我从一种生活走向另一种生活如同我从一个厕所走向另一个厕所,我追求能如厕一个豪华厕所的梦想包掩着自己不敢吐露的野心,我梦想着在这个无法突破的世界里桎梏就给自己一副金手铐,这是智慧毫无选择的无奈。人们修建着自己蜂巢般的城堡然后自己跳进去粉刷自己面前的墙。

这是我在厕所萌生最大的哲理,我们不能突破生活的厕所,外面没有一切生活。物品在商店里,粮食在囤里,人们活动在院子里,无论谁走出去终究还是要回来,回来睡,回来坐,去了太空游一圈还是以回来为生活。

那就从一个厕所走向另一个厕所,提升对厕所的要求,提升对生活的要求,提升生活的品质,提升梦想的高度,完成人生活着这个社会段。

我从那块破布诞生到发现这个厕所就有了换一个厕所的希冀,这种新鲜的欲望伴随着我的成长。

当我踏入别人家的厕所,令我大失所望,并不是我想象的精彩,有蝇子,有黑虫,蛆都爬到上沿了。我一阵厌恶继而又颇富同情色彩地理解它们:你看它们也是为了生活,还没有眼睛,算是在生活中摸索“上下而求索”,寻找一个安全的蜕壳之地,也有一个蒲公英的梦,它要翩翩而飞,它们也不容易,它们的理想要比我们跨越大得多呢!

我去别人家的厕所唯一的进步就是发现了蛆的人生,给了我极大的启迪。这是我在追求中换一个厕所的收获。蛆的生活环境就是它们的人生,我们不要为自己无意中创造了它们的未来而鄙视,都是一种人生环境,都是在不懈的追求和努力,我们难道不应该肃然起敬。我虽然有这个深深的理解,我知道我还不够好,甚至觉得自己险恶和可恨,因为我没有为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蛆而痛哭流涕,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原来每一类生活都这么艰苦卓绝。

我有一种油然的冲动想对蛆的坚毅敬个军礼,我曾经是半个军人,我一直没有丢掉对这个世界上对和错的肯定的习惯,我感谢部队给了我这个品格,虽然我中道被开除,我依然会基于这种品格对社会做出自己默默的评判,我对交警抱有希望,我对城管抱有希望,我对一切改良都抱有希望。这个品格让我活的好累,美好的希望太漫长等于渺茫,渺茫等于无望,无望等于维持现状。

我只有在厕所如厕时才有自己的快乐,我觉得那一刻我排出了所有的困惑和不满,它们被丢弃得遥远,我离开多远它就有多远的与我毫不相干,虽然今天我又发现了蛆的生活,我尊重它们的生存环境,我是要远去的,我要找“诗和远方”,即便是我知道远方是另外一个厕所,也许是一个适宜的厕所,我愿意这个走去理想的过程。

人生就是这种走动走动,待在原地发现不了生活的哲理,没有启迪,就没有生活的指示灯,就如没有眼睛的蛆,上下求索,百般不安,我们的努力和劳苦因想不通而更加悲苦。

也许蛆是这么前进的,它们的歌是这样的:我是一只蛆,快乐向前进,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