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烬⊕寻爱启示㈨

(18.)

  

  我们这一桌包括我在内只做了六个人,苗苗和四爷坐在我的左右手边,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被迫换上了“企鹅”般的伴郎服,然后很是无语地看着一脸幸福的小五。

  

  他似乎是我们这几个人里变化最小的,嘴脸的淡笑还有当年那腼腆的味道,只是皮肤稍稍地黑了些,以前那几乎遮住眼睛的刘海也打薄了,看上去更是干净了许多。

  

  而就在我还在观察小五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了一声沙哑、但声似惊雷的声音:“嘿,小伙子们,怎么我来了都没有人迎接我?”

  

  我没有扭过头,因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已经知道来的是谁。

  

  “是你自己迟到了,还怨我们啊。”四爷笑着说:“来来来,大黑班长,坐我旁边。”

  

  “怪我咯?”

  

  大黑班长走到了小五的身后,他那高大威猛的体魄跟小五的瘦削站在一起,对比实在太过强烈,总会令人不知不觉想起“美女和野兽”……不,是帅哥和野兽这五个字来。

  

  大黑班长拍了拍小五的肩,爽朗地笑道:“嘿,小五同志,新婚快乐!”

  

  “谢谢,班长大人同乐,同乐啊!”

  

  小五苦笑一声,而在大黑班长的手一离开他的肩膀,他就开始揉起被大黑班长拍过的地方,看他的脸色,显然是受了“内伤”。

  

  我会意地笑了一声——在坐的人里,哪个不知道大黑班长在学校的时候,是怎样响当当的人物?

  

  就他那空手劈砖的绝活,就直接导致了他在三个男寝公寓里,都能横着走!

  

  可我正想着,却见到大黑班长居然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

  

  果不其然,大黑班长很“热情”的问候了我的肩说:“哟,你小子是伴郎啊!啧啧,你怎么还是单身?”

  

  我是躺枪的。我在心里咆哮着,泪流满面。

  

  而一旁的四爷,也不知道是看我太可怜,还是害怕大黑班长的魔爪马上就会伸向他,连忙岔开了话题说:“班长啊,我们家大圣呢?”

  

  大黑班长说:“它啊?它没机会出来,都是你嫂子不让,说开车带只狗容易出事故。”

  

  “那真是太可惜了。”

  

  四爷一脸惋惜,却是连忙拽着大黑班长坐了下来,另一边的三儿和小六,顿时一脸感激地看着四爷,那崇拜的眼神,看的我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这边大黑班长才刚坐下,我身旁的苗苗却是突然喝道:“喂!黑子!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人!”

  

  大黑班长诧异地看了一眼苗苗,然后将头转向我,问:“小二,这位是……你女朋友?”

  

  “不是。”

  

  我憋住笑,拼命地摇着头。

  

  “那是?”大黑班长有些傻眼地盯着苗苗:“你是谁?我们,我们认识吗?”

  

  小五是个老实人,连忙用大黑班长听得懂的话,解释道:“她是沐樱斩千刀。”

  

  “什么!”

  

  大黑班长震惊了,一下站起身失声喊道,而那轰隆如雷的声音,也是一下盖过整间宴会厅的喧闹,再然后,宴会厅里居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可大黑班长却根本没在意这点,只是指着苗苗,自顾自地说:“怎么可能,我老大居然是个女的!卧槽,娘子军要统治地球了么?”

  

  众人:“……”

  

  我和苗苗相视一眼,同时醉哭。

  

(19.)

  我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正听着身旁的苗苗,将我和四爷视若无物的同大黑班长谈论某款网游真渣的时候,也就是我看着腕表指针落到9:15分的时候,静了好一会的四爷突然说道:“小五啊,还有五分钟就正式‘开始’了,新娘呢?”

  小六吐出一块酱鸭的碎骨,口齿不清地问道:“对啊,嫂子呢。”

  小五闻言表情呆了呆,转而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想,应该快来了吧。”

  我仍旧是半眯着眼,懒散地靠着椅背说:“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你想,什么叫应该?你老婆的行踪你都弄不清楚,还是说你们上海男人就这么怕老婆的么!”

  坐在我对面的三儿正喝着茶,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呛地咳了几声,说:“咳……二哥啊,你这红果果的是打击报复啊,有你这么黑我们上海男人的么!”

  大黑班长立马跳了出来,拆台道:“说得好像你不怕你老婆一样的。”

  三儿嘴巴一张,像是被我们说得不知道怎么反驳,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地说道:“特么老子那叫怕嘛?不对,老子那也叫怕?也不对,老子那不叫怕!那叫爱!诶,你们这些不会怜惜女子的庸俗之辈,懂不懂什么叫夫妻相敬如宾呐!”

  而回复三儿的是四爷一个响亮的口哨:“你真是好一个相敬如宾,可是据我所知,你和你家那个相敬的时候,她跪得是抱枕,而你跪得是遥控器吧?”

  “不是吧,三儿你混得这么惨?”

  

  我不解地看着三儿说:“好歹你当年也是我们学校的情中一圣啊,怎么现在落魄成这样了?”

  三儿看了看我们,一口将他面前的茶给喝了,然后才说道:“唉,你们这些白眼狼,当年老子给你一个一个地找女朋友,听清楚了,是一个一个!可你们的,到现在非但不感恩,还联合起来拆我的台,想想真是令人伤感。”

  “你可拉倒吧。”

  

  大黑班长冷哼一声:“就你那些‘姐姐妹妹’的,我们兄弟几个可消受不起!”

  苗苗扯了扯我衣角,小声问道:“黑子这话什么意思?”

  我笑了一声,替她解释道:“哦,就是‘凤姐’和‘如花妹’,都是当年三儿追妞时,搞定的妞的闺蜜。”

  苗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那你有看上的么?”

  “拜托!”

  我白了苗苗一眼,强调道:“那可是凤姐和如花妹!”

  而苗苗却像是更疑惑了,问:“很丑?”

  “丑……算吧,哎呀,总只就是比较奇葩。”

  我无语地看着苗苗,将手机递给她说:“亲,你要不自己百度一下?看看奇葩两个字怎么写。”

  苗苗只是笑着看我,然后哼了一个字:“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6.) 虹口区 杨树浦路 L.A.V.I.N玫瑰里。 我踏在已经被灯光渲染成海蓝色的COSMO宴会厅,在一片人...
    残面先生阅读 27评论 0 0
  • (4.) 记忆里对小五这个人,可以很简单的用“南方人”三个字来形容。 他有着绝大多数南方人的特点——面容清秀,身段...
    残面先生阅读 27评论 0 0
  • (6.) 反正已经迟到了。 ——我居然能这么心安理得地想,是不是我变得罪恶了? 坐出租车去小五家的路上,不知怎么得...
    残面先生阅读 46评论 0 0
  • 一、 七月份雨总是来的让人匪夷所思,分明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骄阳似火,可下一秒就已经是倾盆大雨! 小五呆愣的看着窗...
    六月申阅读 245评论 12 12
  • 曾柏超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