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九十九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念书的时候逢年过节怕亲朋好友询问成绩,好不容易熬过了被问成绩的年代,却又到了被追问“有没有对象”“赶紧结婚”的问题,似乎在这样适婚的年龄没有找到对象“罪大恶极”,亲朋好友会催促,同事相识会议论,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路上成为单调的风景,倒影响其他看风景人的心情,实属无奈。我倒是希望能生活在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不用操心,穿上红嫁衣,坐进花轿,什么也不用管,至于嫁好嫁赖,直接一句命中注定草草了事。

相亲的路上愈走愈远,从加微信,聊天,见面,每一个程序如同编辑好的一样,见的多了,倒是能快速地排除掉所有不适合的人了。曾经有一个相亲者微信名字叫“情人泪无滋味”,看到这样的名字,我浑身感到不适宜,感觉回到了那个“非主流”时代。虽然名字只是一个代称,但是我还是觉得越到而立之年的我们,这些喜于形的东西会放的淡一些。也许是自己的想法太过琐碎,我便克制了一下,聊了一些,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他便开始直言道“等你嫁过来”之类的话了,我感觉很滑稽,我们不过是还未见面的陌生人,怎么能如此直言呢。我终止了我们的谈话,感觉没有什么意义,然后便是他接二连三的询问,我简明地回复说不合适,他却隔三差五会继续询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最终我只能拉黑对方。一个朋友给我分析到,说对方这样的人很多,他觉得你的身高,体重,工作,家庭背景都符合他结婚对象的要求,所以就会三天两头地忽悠你一阵,为的是多一个备胎,她还说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人肯定有好几个类似我这样的相亲对象,然后经过一段时间打量,最后哪个不嫌弃他,也就是比较温顺的,应该就能被选出来成为他的老婆。

面对这样的解释,我倒吸了一口气,也许只能庆幸我没有被这样不堪的择偶标准给糊弄到,未免是有些惊心动魄了。记得还有一些相亲对象在通过微信聊天,每天都是在抱怨工作很累,生活无奈,我便开始一味地去叙述很多“心灵鸡汤”,结果周而复始,每次的谈话都是满满的负能量,逐渐地他会觉得我的“鸡汤”有毒,也便不了了事了。曾经还有一位在聊天的时候,问我一天做了什么,我直言睡了懒觉,然后练了两行书法,读了几页书,他却大为吃惊,觉得年轻人读书写字要不太古板要不太无趣,却也退避三舍了。无独有偶,还有一位在聊天的时候,知道我是老师,总是称我老师,问一些哭笑不得的问题“你们老师是不是都喜欢去管别人”“你们老师是不是都特别严厉”,我觉得很可笑,我直言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律师就天生爱管闲事”“医生看谁都有病”,我们每个人会有很多身份角色,可在相亲的工程中为什么我们变得如此片面呢。殊不知在我闲的时候也会打王者荣耀,也会追剧追到三更半夜,也会看到好笑的段子笑到岔气,也会看到帅哥花痴到夜不能寐,总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里,有欢快嬉笑的玩闹,也有沉着冷静的执念。

沉静下来,我反思了一下,我自己是一个不善与陌生人聊天的人,从来不会说出有趣的话,更是被动地去倾听,然后去作答,只有真正熟悉的人我的言谈才会真心有趣。我想这应该是大部分人的正常举动,所以我们泛泛认识,简单聊天呈现的只是陌生而礼貌的问候罢了。

以前的我以为成婚如同就业一般,不讨厌能坚持下去,还能有养家糊口的效益便能顺理成章地进行下去,而真正到了此刻,才发现自己矫情地开始希望有所谓的爱情。不仅要有相当的条件适合,更重要的是要有志同道合的信念,才真正地能走进以后的生活。前半生的生活我们总是在孩提时代享受着被爱与宠溺,无论贫困,无论朴素,都是真实而美好,后半生的生活可以去爱,但也要被爱,我不希望通过各方面的条件数据匹配,划定出一个合适的相随者共度这无奈贫乏的一生,我更不奢求如同戏剧般的大爱大恨,缠绵一世。我只希望能不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感到忙碌,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不多不少,走在路上安全而不累赘,相反,他也为我的出现不动容,不焦躁,相伴前行,彼此微笑豁达,走过的风景平凡静好。

真正的生活永远都不会像朋友圈中展现的那样,偶尔遇到风景如画的景致,千载难逢吃到美味的食品,我们都会用手机照上几张不错的照片发出去,配上一行体面的文字,满足的却是自己微不足道的虚荣心。生活的每一天都是真实的,那些华丽的风景,美味的事物,欢快的相聚只是一时,就如同相亲,不是瞬间的展现就能定格往后余生的幸福。愿今后的岁月平易近人,期待的情感不期而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