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情归何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君,开门……”贺涵用手拍打着门。他感觉眼皮很沉很沉,浑身像要散架一样。

无论如何他都要见到子君,他有一肚子话想对她说。

子君静静的坐着,贺涵敲门的声音就像铁锤一下一下敲在她的心上。她不能出声,也不敢出声。她能说什么呢?再多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开门,她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自己的情了。爱上自己亲闺蜜的男朋友,这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正如她对贺涵说过的一样“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我这辈子就成了连我自己都瞧不起的混蛋!”

爱情到底是什么?罗子君自己也有些糊涂了。她爱贺涵吗?应该是爱的,在贺涵每一次为自己挺身而出时,在贺涵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优秀时,她是爱他的。可是这种爱能抵得了唐晶和贺涵十年的感情吗?想到陈俊生背叛自己时那种锥心刺骨的痛,子君的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下。

她更多的不是想到贺涵,而是想到唐晶。唐晶和自己这些年的友谊,唐晶对自己百般的好,唐晶对自己说的那句“陈俊生养得起你,我也养得起你……”这世界上除了母亲之外,还有哪一个人这样掏心掏肺的对过自己呢?连陈俊生也没有过!她和陈俊生没有过爱情吗?当年是谁说过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要养自己一辈子的?那些甜言蜜语还历历在目,可是人呢?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多变的动物。从古至今,从来都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她又想到唐晶和贺涵。贺涵曾经多么信誓旦旦的说过唐晶是他心里最完美的女人。这十年来,他见证着唐晶的一切,他甚至不忍心也不舍让唐晶为了婚姻而放弃自己的一切。他不爱唐晶吗?不爱怎么会有十年?他向唐晶求过婚,是唐晶拒绝了。

子君心乱如麻。所有的前尘往事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她无法忘记陈俊生的背叛,更无法忘记唐晶幽怨绝望的眼神。一个人的生命里,有什么比得上最重要最亲近的人的背叛更让人痛心的呢!她理解唐晶的心情,因为她也曾经历过。

“子君,……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无法欺骗唐晶,也无法欺骗自己。我就想告诉你,我爱你不是一时冲动……我……我……”

“对不起,我不想为难你,我…………”隔着门缝,子君能听出贺涵声音里的痛苦和悲伤。她用手摸着门,就像在摸着贺涵脸颊上的泪水一样。她使劲的握着拳头,她害怕一松手她就打开门冲出去。

唐晶的心一定还比她更痛吧?想到唐晶,子君的心就撕裂的痛。偏偏是贺涵,偏偏是唐晶。命运呐,真会开玩笑!

子君抬起头,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十二。这一天又过去了,再过几个小时,黎明的曙光又会投射进自己的房间里。又是新的一天,又是新的开始。在人生这条岁月长河里,有什么能和时间抗衡呢。就连每天的太阳也是今天不同于明天的,谁敢说明天的太阳还能像今天一模一样?总会不一样的,即使模样一样,那光晕,那热量,那投射出去的反光,能一模一样吗?

没有任何声音,一切安静的像是死去了一样。子君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贺涵走了?!她心里像是被哪个无知的孩子抓了一把,生生的疼,夹杂着一股深深的失落。

她打开门,门外空无一人。甚至让她怀疑贺涵是不是曾经来过,抑或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子君呆呆的站在门口,失了魂一样。过道里上上下下走过两批人,她还是傻呆呆的站着。别人问什么,说什么,她都不晓得。她不记得自己怎样走回房间,又怎样锁了门躺在床上。她需要好好睡一觉,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来的样子,一定会的!

迷迷糊糊中,子君听到手机响了。她不想接,也没力气接。她太累了。

又一会儿,敲门声急促的响起来。夹杂着喊叫声。

子君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摸过手机一看,两点二十整。

她胡乱披件衣服,忙忙往门口走。刚一开门,陈俊生冲了进来。

“打电话怎么没人接……”陈俊生没等子君开口就急急的说“贺涵出事了!”

“什么?!”子君脑子嗡的一声。

“贺涵出车祸了!在抢救呢,我给你打电话没人接,所以赶紧跑过来找你……”陈俊生语无伦次的说。

“贺涵……车祸……”不可能的,子君使劲儿摇着头,怎么会呢,贺涵从来都是那么谨慎小心。

“下午下班贺涵说找我喝两杯,我们去了老卓那,也没喝多少酒,凌玲打电话我就回家了”陈俊生说“我以为贺涵也回家了,谁知道他没回家……”

“没回家?他去哪儿了?”

“应该是来找你了,车是在吴淞路口被撞的,和上次一样”陈俊生小心的看着子君。

“吴淞路,上次……”子君忽然觉得身子软绵绵的,浑身抖得像筛子一样。

“快,不然来不及了”陈俊生顾不得子君有没有穿好衣服,拉着子君往楼下奔去。下楼时子君一只拖着掉了,也没有在意。

夜很静。城市的灯光把夜色照的像白昼一样。医院的楼道里除了明晃晃的灯光和穿梭的大夫护士,只有唐晶孤零零的站着。

唐晶用手捂着嘴,很明显,她的嘴唇哆嗦着,身子也哆嗦着。在空旷的楼道里,唐晶单薄的身躯像纸片人。

“唐晶!……”子君顾不得只穿了一只拖着,飞奔着上前抱住唐晶,眼泪决了堤的海水样狂奔而下。

唐晶的身躯很僵硬。没有一点温度,如果不是她砰砰跳动的心预示着她是个大活人,子君怀疑自己拥抱的是一具尸体。

“对不起……对不起”子君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嗓子有些发咸。

“他终究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唐晶喃喃的说。“我知道这世上有两种事情是不可推托的,来了就是来了:一是爱情;二是意外。……可是……可是……”唐晶泪如雨下。

走廊的灯光发出暗淡的光,唐晶和子君拥抱在一起,在灯光下看着像一个人一样。手术室的灯光红的像一把火,熊熊的燃烧着,想要吞灭一切的嚣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